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往微信群發扶貧照”到踏石留痕有多遠?

2018-5-16 08:50:57

來源:東方網 作者:梁江濤 選稿:鬱婷藶

  《解放日報》的微信公眾號最近刊發了一篇文章,説的是一位基層幹部在微信中描述了其淪為“微信工作群奴”的狀態:多個部門的微信工作群每日必報到並傳報相關材料;他的“副包”(即包村工作副手),每次出門要帶五部工作手機,裏面是各部門不同的工作系統要填報,所有手機24小時保持開機……將“現代辦公條件”稱為基層幹部的“坑”,應該不算誇張。(5月16日中國青年報)

  應該説,微信群等網路平臺給政府部門的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面向基層、面向群眾的政府工作創新方式,必須融入智慧政務體系,善用微信等網路平臺,與公眾加強互動,通過留言、上傳資訊等方式展開交流,答疑解惑,廣接地氣,提升公共服務的效率,增強公眾參與社會事務的管理。

  不僅如此,微信公眾號、政府網站、官方微博等已成為新媒體時代政府部門必須擁有的陣地。公眾通過開通手機APP和相關政府部門的微信公眾號,就能足不出戶獲取各種與自身利益密切相關的政府政策和動態資訊,不少事情可以不用跑腿,在網上就能辦得妥妥的。

  但值得警覺的一個問題應運而生,微信工作群等網路平臺的過度使用,甚至出現濫用和依賴症,使一些基層幹部淪為“微信工作群奴”,這是現實背景下“電子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新變種的典型症候。曾幾何時,政府公共服務的熱線電話,流於形式,模式固化,像背書一樣,有小孩就説,諮詢電話裏阿姨説話特別快,一定是急著要上廁所。

  同樣,對“微信工作群”的依賴,使得幹部拿著手機與民眾交流,微信工作群太多,大數是上級佈置的硬任務,應接不暇,久而久之,官話套話加上公式化,甚至是假話連篇,套路盛行,公眾對此不再看好,政府公信力大受傷害。

  有個典型的例子,幹部下鄉搞扶貧,所謂“工作留痕”,異化為鎖定位置、網上簽到、找貧困戶合影、上傳照片和有關材料,這幾個完全拜託手機操作的程式走下來,這一程扶貧就算完事了!不知扶貧的幹部想到,這樣做,扶貧對象會怎麼看?

  面向基層、面向群眾的工作,要走心,要務實,不是微信群所能大包大攬的。深入基層不僅要讓群眾見到大活人,而且要讓群眾見到幹部在幹實事。這才是真正的“工作留痕”。

  今年春節期間,有位省級機關回家過節的年輕公務員告訴我,省裏搞了個“鄉情微調研”活動,讓他們在春節期間到基層搞一次調研。他請我幫他聯繫幾位農民,好去當面搞調查。我説,不需要跑到鄉下去,給你幾個鄉下親戚的微信號就行了!他堅持要下鄉,於是我就和他一起到鄉間走訪了好幾位老農民。結果,這位公務員深入了解到農村留守老人的一些困惑與難題,並就如何破解提出了一些有益的建議,寫成一篇調研報告,回去交卷後受到領導的表揚。

  總之,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凱撒。微信歸微信,真人歸真人,既不要因為出現了“微信工作群奴”就否定電子網路運用到政府工作中的作用,又不能依賴電子政務,荒廢了與群眾面對面的交流,零距離地掌握實情,實實在在地為群眾辦事。將基層幹部從微信工作群中解放出來,需要科學的政績考核評價與問責制度的跟進。惟有此,才能讓基層幹部真正做到抓鐵留印,踏石留痕。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