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讓高雅藝術與科學碰出耀眼的火花

2018-5-16 08:25:13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天放 選稿:鬱婷藶

  由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工會主辦、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工會承辦的“高雅藝術進院所”上海輕音樂團專場活動14日於此間舉行,高雅藝術走進上海科學殿堂,受到科技工作者熱捧。據介紹,從2013年起,上海分院工會在上海市科技工會和各研究院所工會的大力支援下,組織“高雅藝術進院所”系列活動,為研究院所送藝術到府20多場次;共計8000余人次科技工作者在繁忙的科研工作之餘,走出實驗室,走近藝術,陶冶情操。(5月15日中新網)

  常見高雅藝術進校園等活動,而高雅藝術進科研院所,倒是不常見。不過,這項活動又顯得很重要。從效果看,確實達到了目的。“音樂會幫助科研人員在緊張繁忙的科研工作之餘調節身心,讓他們感受到音樂之美,更好地促進科研工作。”誠如從事科研工作30多年的中科院上海生化與細胞所研究員陳正軍所言,藝術和科學從來不矛盾,能把藝術帶到科學殿堂,是一件好事,“經濟發展,需要更多創新和創造力,有了藝術,可以激發更多的創造力。”

  一直以來都在提倡“藝術與科學交匯”;藝術的形象思維與科學的邏輯思維一旦結合,一定會得到令人振奮的成果。例如,音樂就曾經屬於數學學科。在微積分學創立之前,音樂是與算數、代數、幾何和天文學並列的數學學科的4大分支之一。巴赫“赫大調小提琴協奏曲”、“調小調雙小提琴協奏曲”和莫扎特“莫大調長笛協奏曲”的旋律變化同地震強度、網頁鏈結、太陽耀斑強度、相互作用的蛋白質配對、社交網路的粉絲等服從同樣的數學、物理規律,即它們的逆累計概率服從冪函數表示的冪律。

  很多科學家相信,藝術與科相通,有些科學發現的靈感來自音樂,不少科學家都擁有很高的藝術成就,並不令人奇怪。托爾斯泰創作《安娜?卡列尼娜》時,每天彈琴兩3個小時,剩餘時間伏案寫作;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更是自認為拉小提琴的成就要比他物理學的成就高,因為他曾説:“我的科學上的成就,很多是音樂啟發的。”科學研究表明,人先天的智力條件相差無幾,而有的人聰明,有的人不夠聰明,就在於人的潛能是否被有效激活。儘管音樂等藝術不是激活人的潛能的唯一手段,卻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其實在我國,科研和藝術相結合一直是優良傳統。正像報道中“70後”研究員高大明所言,其實這個院子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非常熱鬧,老一輩科學家很多從美國、英國留學回來,現在科研壓力大,平時在實驗室忙碌,很少有機會去接觸這些優秀的藝術演出,“有這麼高水準的、專業的樂團進入我們的科研生活環境,有個碰撞,是件特別好的事情。”這裡曾經每個週末也會有舞會。他期盼更多藝術演出走進科學大院。

  高雅藝術作為精英審美文化的一部分,是優秀知識分子和藝術家在學習和繼承以往傳統藝術和現實社會各階層藝術的基礎上,運用物質媒介和藝術語言,通過藝術構思和創作,並在新的社會背景下不斷加工、不斷更新、不斷創造的藝術。因此,對於科研人員來説,高雅藝術有著多方面的作用和多維度的影響。《禮記?經解》在談到樂的教化作用時,用了極為精闢的四個字:“廣博易文”。“易”是變易,“文”即文雅。有了音樂等藝術素養,人的氣質、靈感乃至創造力勢必大大提升。

  可見,藝術學科與自然科學中的多門學科有共通之處。雖然高雅藝術不可能代替其他學科的存在,但多接觸高雅藝術,而對科研人員來説,不僅可以提升自身修養,更有可能整合知識結構,深刻影響科研的效果。由此,為這一“創新”舉措點讚,也希望類似活動經常開展,以讓高雅藝術與科學碰出耀眼的火花。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