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又聞“只知周迅不知魯迅”

2018-4-16 09:51:02

來源:東方網 作者:淩河 選稿:桑怡

  近日微信之上,不脛而走的一則段子,不以為然有之,深為嘆息也有之,所以不吝篇幅,擇要抄錄如述——

  剛剛在學校邊的小餐廳吃飯,聽到兩個學子聊天。

  A:剛才有個傻X告訴我魯迅姓周!笑死我了!周迅是個演員好嗎?真想一板磚拍死他!

  B:恩,就是,魯迅的原名明明叫做李大釗!

  我心裏一陣淒涼,要來了紙筆,在餐巾紙上寫好標準答案遞給這兩個孩子:

  魯迅是先生1918年發表《狂人日記》用的筆名,也是影響最廣泛的筆名。原名魯達,字濱遜,號智深,浙江周樹人……

  關於這個例子,留言錄中,有指其過於誇張,今天的“孩子”,哪有這般無知的,也有扼腕痛切,説“只知周迅、不知魯迅”的現象存在已久,調侃並不誇大!

  究竟誰是誰非,且不去説它,見仁見智嘛!只是從這則虛構的段子,卻聯想起一個真實的“不知”——那是數年之前,上海公佈文化名人故居保護名錄,凡一百多處,其中“周立波故居”赫然在列。於是不少新舊上海人,就奇怪了,周立波不是個活人嗎?前幾天還鮮龍活跳地説他的“海派清口”呢,怎麼就死了,就有“故居”了——原來蕓蕓眾生,不知此周立波非彼周立波,這個周立波,是為現代大文豪,他的《暴風驟雨》和《山鄉巨變》,曾在上世紀風靡五十年。可是今天的人們,不知道這個大家周立波,他只知道那個説學逗唱差一點要撓人胳肢窩的笑星周立波啊!

  這樣説起來,“只知……不知……”的事兒並非只是段子啊——不是有名滿南北的大明星,一曲終了,在萬人體育館萬眾矚目之下,高呼“謝謝陳變陽先生剛才的精彩指揮”嗎?不是有粉絲萬千的大歌星,聽了《滿江紅》後,甚是動容,請問“能不能讓岳飛也給我寫首歌”嗎?不是有名頭很大的大歌星,聽到董存瑞的名字,不由得信口“我知道,不就是《我的團長我的團》的那個主角嗎”?

  其實明星們的“無知”,包括她們驚問“盧溝橋在哪?出了什麼交通事故嗎”等等,都不值一談,靚盤之下一包草,本是不少星兒的本相,但到了“學富五車”的文化人,也有著“只知……不知”的笑話,那就令人真笑不起來啦——一位自稱的大收藏家,説是結識和“捧紅”過無數書畫名人,於是偽托知己,説他與十上黃山的大畫家“很熟”,居然一口一聲“劉海栗”怎麼怎麼樣;另一位自詡儒商,賺了大把錢之餘又研究了幾十年紅樓夢的“大家”,對於大紅學家的西逝深表哀悼,結果又是一口一聲“馮其痛先生一路走好”云云。有媒體引進精英,對一位高學歷、高資歷的名校博士,來一次只是象徵性的筆試,不料竟將中國新聞事業開創者的范長江,答成了逗人一笑的笑星潘長江,也算是幽默了一把。名校出身的名編輯,不是將民法大家周枬,生生拆成了“周木丹”嗎,至於研究了十餘年經濟學原理的財經類博士生,竟全然不知道顧準這個名字,他怎麼弄懂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來龍去脈呢?

  還是回到文首的段子來。或許有人會説,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只知”和“不知”,但是作為“民族魂”的魯迅,只是過去一代人的“必知”嗎?或許也有人會説,知識總有缺門,誰也不是萬寶全書啊!可是連魯迅都“不知”而“只知周迅”的“孩子”,缺的可不是一隻無關輕重的“角”啊!那可不是什麼“文化的瑣屑”啊----未知讀者諸君,如何看待這個段子,這點調侃?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