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宅賭”不如郊遊

2018-2-14 13:23:08

來源:東方網 作者:李長安 選稿:桑怡

  盼望著,盼望著,師生放寒假啦,務工人員回來啦,城市車水馬龍啦,安靜的小山村變得熱鬧起來啦。

  臘腸挂滿櫥窗,土雞啦,肥魚啦,牛肉啦,羊肉啦,滿眼的美食讓人味蕾大開;大地張燈結綵,田園一片祥和,過年啦,新年好啊!

  有臉沒臉回家過年,家在哪,心就在哪,年就在哪。於是,還沒有回家的,也恨不得生出翅膀來拼命往家的方向飛奔,哪怕是三五天假,哪怕是匆匆一瞥,只為了和家人待會兒,哪怕是一天半天、一頓團年飯時間;已經回家的,城裏人陪父母孩子轉轉公園,散散步,農村人抱抱孩子,看看期末試卷。最幸福的事莫過於一家人團聚在一起。

  但,還有一部分人,辛苦了一年,回家過年除了看看老人,陪伴一下孩子,都“宅”到牌局上了。有孩子在作文中寫道“我的爸媽是賭鬼,除了回來第一天帶我和爺爺去城裏買新衣服,買年貨,一直到再次外出打工,白天黑夜都是在牌局中度過的,現在我已經不盼望他們回家過年了,因為他們每年都會輸很多錢……”孩子的話充滿真情實感。“宅賭”在農村已經是普遍現象。

  作為土生土長的農村人,筆者感受頗深。隨著網際網路+大眾化,老鄉群越來越多,在拉進“老鄉見老鄉”感情的同時,也為嗜賭者提供了交流平臺。平時大家勞累一天,下班不是好好休息,而是在群裏吼“房間已經開好,不服來戰。”手機上打起了麻將;生活如此不易,漂泊在外,娛樂休閒一下,可以理解,但非要“賭”出壓抑實在不可取。一些務工人員往往提前幾個月就在群裏預約“今年在哪打牌,打多大”,甚至從初一到十五,把時間也安排得滿滿噹噹,該陪老婆回娘家沒時間了,該辦的事情“不忙”了,因為“三缺一”更急,回家過年多了另一個強烈的盼頭:賭。

  小賭怡情,大賭嗜命。三五人、七八人很快就會湊“一桌”,掙了一年錢,酣暢淋漓地賭一回,“打大點”,誰也不服輸,即使根本就沒有掙多少銀子,也要打腫臉充胖子。結果,有人初一就輸掉幾千塊,到該動身外出務工時,已經欠下一屁股賭債,陷入年年打工年年賭的惡性迴圈中。

  農村賭風盛行,有“賭違反禁令,不違法”的錯誤認識的原因,有受社會閒雜人員蠱惑的原因(農村還有一部分人,長年累月以賭為生),有過年“七天樂”文娛生活有待提高的原因。

  “吹面不寒楊柳風”。過年了,春天來了,小草開始冒尖了,氣溫回暖了,冰雪消融大地甦醒了。為什麼要宅在房間裏豪賭呢?一方面,幾個“煙客”吞雲吐霧,封閉的房間烏煙瘴氣,對身體不好。另一方面,中央政法委、中央綜治委、公安部近日印發《關於集中打擊整治農村賭博違法犯罪的通知》,將農村賭博與“違法犯罪”等同起來了;再者,一年難得回家,應該多陪陪家人,把時間耗在賭桌上,搞得一家人抱怨連天,過年也沒有了“好心情”,何苦呢?

  一年之計在於春。春節既是對上年的總結,又是對新年的展望。一家人難得在一起,大家坐下來總結一下去年的目標有沒有實現,總結成敗得失,制定好新年的目標,再出發才能明確奮斗方向。

  “河清海晏,時和歲豐”,與其“宅賭”不如郊遊。改革開放40年來,特別是近五年,中國取得的輝煌舉世矚目,又特別是新農村建設成績斐然:硬化的村道如彩帶纏腰,一棟棟小洋樓拔地而起,荷塘月色,小橋流水,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錦繡河山的壯美畫卷,鄉村遊如雨後春筍。

  登高望遠萬象更新。新年之際,何不呼朋引伴,帶著家人來一場“説走就走的郊遊”呢?遠離賭博,輕輕鬆鬆過新年,和家人相親相愛,蓄勢待發才能贏得新年“開門紅”。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