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提高最低工資還需立法支撐

2017-10-13 10:21:21

來源:東方網 作者:汪昌蓮 選稿:喬一

  2017年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的地區數量較去年大幅增加。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至少已有17個地區公佈了2017年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上海、深圳、天津、北京的月最低工資標準點2000元。數據顯示,2016年只有9個地區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10月12日中國新聞網)

  今年以來,全國17個省份已先後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雖然漲幅不一,但對於廣大低收入群體來説,無疑是個福音。特別是,內蒙古等地明確,最低工資標準中包含:基本養老保險金、醫療保險金、失業保險金和住房公積金的個人繳納部分,“含金量”更高。然而,理想變現實,通常會阻力重重,如果沒有相關的法律規範,沒有嚴密的常態監管,最低工資“含金量”再高,也僅是紙上的畫餅。

  事實上,要求取消最低工資標準的聲音,從來就沒有消停過。殊不知,在我國實行市場經濟的初級階段,勞務市場有欠規範,用工單位拖欠、剋扣勞動者工資現象相當普遍,一旦取消了最低工資標準這個政府規定,勢必會助長部分不良企業壓榨員工的不良風氣,員工按勞取酬的合法權益將無法得到保障。特別是在當前銀企“鬧錢荒”的不利環境下,一些抵禦風險能力較差的企業,就會把拖欠、剋扣、削減員工工資,視為救命的稻草。因此,假如取消最低工資標準,受到傷害的還是普通員工。

  調查顯示,42%的企業未執行最低工資標準,且很少有用人單位因不執行最低工資標準而被處罰。究其原因,一是因為不少地方把最低工資僅當做一條指導線,並沒有作為一項法規來執行;二是由於人力市場供大求小,找不到工作的人以自降身價來競爭就業崗位,導致一些員工,即使拿不到最低工資,也忍氣吞聲地幹下去。最低工資標準,實際上成了水中月、鏡中花,難以從根本上惠及勞動者。

  因此,若想最低工資標準在各地真正落地,尚須工資立法支撐。首先,應儘早出臺《工資條例》,把“調低限高”作為核心內容,既要建立工資正常增長機制,又要限制壟斷企業高工資,不斷消除行業差別和分配不公。特別是,在維護勞動者權益的基礎上,盡可能的兼顧企業利益。比如,有關部門應該在調整企業稅負、服務企業經營等方面給出更多優惠措施,促使企業增強自身造血功能,不向員工轉嫁經營成本。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