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億元村霸支書”背後的未竟之問

2017-8-13 09:39:30

來源:東方網 作者:錢良超 選稿:鬱婷藶

  黨的十八大以來,黑龍江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以“零容忍”態度堅決懲治腐敗,加大監督執紀問責力度,對反映強烈的“小官大貪”案件一查到底,回應群眾關切,形成高壓震懾,凈化政治生態。(8月10日黑龍江日報)

  本次黑龍江共通報了5起“小官巨貪”的典型案例,其中第一起就十分引人關注,即哈爾濱市南崗區紅旗滿族鄉曙光村原支書兼村主任于福祥案,通報顯示于福祥把村子當作自己的“自留地”和“獨立王國”,目無法紀、大肆貪佔公款,腐化墮落、極度奢靡,涉案金額達2億多元,有媒體稱這或許將刷新“小官巨貪”的涉案額記錄,也確實是讓我等瞠目結舌。

  在很多人的慣性思維中,上億元的涉案金額,多半又是一個“大老虎”,肯定是遠在廟堂的“大官員”,然而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是一個不能稱之為“官”的村支書,是一隻基層“小蒼蠅”。那民眾便也不禁想問了:一隻“蒼蠅”的“虎膽”是從何而來,一位“不在編”的幹部為何能有如此大的能力,一個“小人物”的“大作為”又是如何實現的?而筆者認為,這背後都脫不開“失”字。

  一為思想迷失。“人若放任自流,必將走向墮落”。現實中大量的腐敗案件證明,每個貪腐行為發生的背後都是思想道德防線出了問題,當思想迷失于慾望,信仰丟失于誘惑,貪腐便能乘虛而入,于福祥作為一名共産黨員、一位基層幹部,手中權力原本應在黨性的引導下為百姓謀利,但其卻在貪慾“虎膽”的支配下為自己牟利,最終也就自陷泥沼不能自拔。

  二為權力失控。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現實中的村支書與村主任原本應分別由兩人擔任,以便實現相互監督,互相制衡。而在報道中的于福祥卻是村支書兼任村主任,形成了人財物三權的集于一身,這樣哪還會有什麼民主決策機會,村民自治也就變成了村主任自治,曙光村集體的所有“資源”也成為了其手中玩物,任其宰割,貪腐2億也就“順理成章”。

  三為監督失守。近些年,隨著國家對基層村社投入不斷的加大,發展也逐漸加快,使得一些村官手中權力增大、資金增多,但是監管體系卻還沒有完全跟上。上級的無人監督,同級的不願監督,群眾的不敢監督,便造成了一些監督漏洞,過大、過多的漏洞則讓一些村官們成為了權傾一方的“土皇帝”,也讓他們的貪腐之路有了可乘之機。

  而蒼蠅雖小,卻能猛于虎!故而還希望我們的幹部能從“億元村霸支書”身上讀出人生教訓,汲取反腐經驗,領悟治理之法,讓“小官巨貪”現象不再屢屢上演。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