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寒門貴子”的故事為何頻繁刷屏

2017-7-17 08:23:29

來源:東方網 作者:鄧海建 選稿:鬱婷藶

  一夜之間,龐眾望成了“超級網紅”。父親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母親先天殘疾常年臥床,自己在5歲時被查出先天性心臟病,母親坐著輪椅為他借錢做手術……他還曾多年撿賣廢品,補貼家用。就這樣,這位農村少年自強不息,順利通過清華大學“自強計劃”招生測試,獲得該校60分(最高)的優惠加分。6月23日,河北高考成績公佈,龐眾望取得684分(加分後744分),成為河北省吳橋縣理科狀元。(7月16日中國青年網)

  “世界吻我以痛,我仍報之以歌。”

  魏祥的“清華來信”,龐眾望的“自己解決學費、不想欠人情”,成為這個招生季刷屏的故事。一個在甘肅,一個在河北,命運的玩笑,殘酷而相似;然而在他們身上,亦有著近似的堅韌與拼勁、有著同樣的自強與感恩。我們無意于消費同類的痛苦來佐證人生的鋒利,亦無須靠悲慘的逆境來構築向上的信心,但,他們上游的姿態,卻比任何抽象的正能量更撫慰人心。就像清華回信裏那句已成網路流行語的話,“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在雞湯文反胃的年份,這話打動人心,並非是炫技的辭藻,而是它概括了一種叫人激情重燃的可能:苦一點、痛一點之後,你還可以在階層流動中重構自己的坐標,你仍能夠在社會分化中找到命運的回報。

  在這個人性至上的年代,極致悲愴的人生早不復“感動”之色,更叫人反思、亦叫人悲憫。但惟有一件事,悲憫與反思之外,仍會生成激蕩之力,那就是“寒門貴子”的故事。龐眾望的故事裏有個“自強計劃”,其實,北京大學“築夢計劃”、清華大學“自強計劃”,均是面向邊遠、貧困、民族等地區縣(含縣級市)及縣以下高中勤奮好學、成績優良的農村學生。在這些計劃的背後,是值得慎思的農村學子考名校難的現實話題。

  此前,不同調查和數據顯示,中國國家重點大學裏的農村學生比例自1990年代開始不斷滑落。2006年1月,國家教育科學“十五”規劃課題“我國高等教育公平問題的研究”課題組對國家重點高校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多所國家重點大學,上世紀90年代以來招收的新生中,農村學生的比例呈下降趨勢。今年,北京高考狀元熊軒昂説過這麼一句大實話,“農村地區的孩子,越來越難考上好學校。”憑此,網友稱之為“最耿直的網紅狀元”。

  坦白説,要論證階層固化的偽命題,魏祥或者龐眾望的故事,遠比王寶強之類的逆襲更叫人信服——前者是體制內的邏輯通道,後者是體制外的小概率偶然。社會流動性是個大命題,關乎生存信仰、關乎國之根本,從“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到“窮人的孩子也能魚躍龍門”,本質上的價值寄託都是一脈相承的。“寒門貴子”的故事為何格外暖心?這個問題,早不是什麼人生命運的流俗化解讀,亦不是窮而彌堅的反人性歌頌,而是扎紮實實指向兩個問題:一是教育公平。高考大省也好、教育強省也罷,毋庸諱言的是,它們往往又是經濟欠發達地區——這不僅是個耐人尋味的現象,更指明瞭一種難以言説的焦慮。讓更多高分的、貧困地區的孩子有好大學上,這個問題是教育公平繞不開的現實考量。二是階層流動性。最好的“夢想成真”,不是偷跑或者加速,而是不管在怎樣的“賽道”上,都能奔向一個光明的前程。高考牽動人心、公考高燒不退,背後的因果關聯,大約也有這樣的關係。

  自古以來,“寒門貴子”的故事就仿佛自帶美顏功能,光芒萬丈、暖意逼人,它叫人看到奮鬥改變命運的可能、讓人相信“起而行之”比安於宿命更有益,於此,這個生機盎然的社會,才不會讓人沉淪,讓不至暮氣氤氳。是的,縱使我們凡庸而不如魏祥龐眾望,但人生遼闊,總有篤信。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