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我的前半生》,可不遵從原著但不可沒靈魂

2017-7-17 08:21:29

來源:東方網 作者:白峰 選稿:鬱婷藶

  每一部影視都有它遵行的原則,或者説依靠的原著,或者説本子,尤其是IP改編,大多靠的是IP粉絲的力量,正如此,好多IP影視,或多或少是依賴於原著的粉絲成就了自己,也發展了自身,那麼説,原著進入影視,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難道就不能改編了,或者説一定要原模原樣嗎?其實未必,就説最近熱播的電視劇《白鹿原》,與原著或多或少就有出入,突出的人物也不一要,即便是電影《白鹿原》也與原著有不同之處。

  據人民網報道,《我的前半生》改編自香港著名通俗小説家亦舒的同名小説,該本小説寫于1990年代,至今誕生了20多年,是亦舒多産達300部的同類小説中知名度較高的。這本小説對編劇秦雯産生過重大影響,這也是她接受改編創作的原動力。然而,這部劇剛播出不久就引發爭議,有網友指出該劇從人物設置、故事劇情完全與原著大相徑庭。

  對此爭議的兩點,編劇都作出了解釋,給出了答案,為什麼會這樣,又不是這樣,針對和原著比內容為何改動較大的問題,編導秦雯回應稱,“我只是借了亦舒的一個種子”借了一個種子,就會種出更多的內容,肯定會與原著不同。就為何要增加“賀涵”這個男一號角色?秦雯的回應是:因為原小説沒有貫穿全場的男主角,電視劇如果沒有一個貫徹全場的角色,電視劇就會失去方向,沒有了靈魂,正如《白鹿原》,不同的劇種改編時選取的內容和人物也不同,而作為電視劇更是把朱先生和白靈放大了,是貫穿全劇的核心人物,這正是電視劇《白鹿原》的靈魂和精神,但就在一些劇種裏,卻弱化,甚至是取消了朱先生和白靈這兩個人物。

  其實,觀眾觀看一部電影也好,電視劇也罷,並不一定要看到原著中的東西,而要看到新意,看到它的靈魂和精神的東西,尤其是適應社會的東西,不一定原著裏的東西能拍攝成電影或者電視,或者説就適合觀眾的口味,而不是原著的東西,也不一定就不能拍攝出來,或者説不適合觀眾的口味。

  事實上,有些原著裏的東西,要改編的確有些難,一者是適應的場景不一樣,《我的前半生》寫的是香港的事,卻要在上海拍攝,如果還照原著拍攝,豈不是風馬牛不相及了嗎?正如此,編劇説只是借一原著一顆種子,有了這個種子,也就是靈魂,就是精神,便可以拍攝出與原著內容不一樣,但靈魂和精神卻是一樣的東西。二者是適應的環境不一樣,香港的環境與上海的環境不一樣,過去的社會與現在的社會的環境不一樣,怎麼就要一定堅持原著?三者是適應的故事也會不一樣,過去的故事可能過去讀吸引人,現在的故事可以賦予新意讀就會吸引人,因此,在這粒種子的作用下,便會有不同的改編,不同的內容和故事,有何不可呢?

  一部電視,一部電影,可以不遵從原著,但不可以脫離實際,也不可以少了靈魂,更不能沒有精神,關鍵要有吸引人的地方,關鍵是要有靈魂,要有精神,有了靈魂和精神的支撐,電視劇也好,電影也罷,才會讓觀眾喜歡,才能有市場,更會傳播久遠。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