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三炒作女畫家裸體作畫低俗且無聊
2015-10-11 09:37:03 來源:東方網 作者:王羨古 選稿:仲穎

  “才女雅芬裸體作畫”,這一早在2013年就在論壇、微博等平臺上引起過廣泛關注和爭議的話題和人物,本次“轉戰”微信朋友圈“戰績斐然”,實實在在又“火”了一把。當“裸體”成為了爭議中的“主角”,畫畫反而成為了大家漠不關心的“路人甲”,那些口口聲聲讚揚“裸體作畫”是“衝破世俗”的人,真的不覺得用女性暴露身體的方式來炒作有那麼一點低俗、無聊和不堪嗎?

  我們不是迂腐的衛道士,也不是看到女人露出手臂和腳腕都覺得天下將亡的老學究。但從社會公序良俗的角度而言,真的不明白畫個畫有必要非脫得一絲不挂嗎?看到那麼多人稱讚這位才女“勇敢”、“解放天性”、“為藝術獻身”,筆者倒是很想問問,這些溢美之詞跟裸體作畫真的挨著嗎?難道不穿衣服就能畫得更好一點?難道光著屁股就能靈思泉涌?難道袒乳露臀就能下筆如有神助?倘若真是如此,怎麼近現代沒見齊白石張大千范增這些大師也來個裸體作畫?歷史上也沒聽説顧愷之吳道子仇英等人畫畫前先脫光光啊?總不能説“裸體作畫”是才女雅芬的特異功能和獨門秘笈吧?

  當一個年輕貌美身材姣好的女畫家一絲不挂地畫畫,誰能説清楚到底是要讓觀眾看人體,還是讓觀眾看畫畫?那些拍著胸脯讚美女畫家裸體作畫的人,又敢不敢摸著良心説自己看的是畫而不是人體呢?沒錯,裸露身體作畫是一個非常好的噱頭,瞬間吸引了足夠多的眼球,可以説讓才女雅芬“一裸成名”,但這與畫畫藝術何益?是提高了大眾的藝術欣賞水準還是陶冶了公眾的藝術情操?是培養了更多的書畫愛好者還是推進了中國書畫事業的進步?倘若女畫家是裸露身體做他人作畫的模特,還和為藝術“犧牲”和“獻身”沾邊,如今這般,我們也只能報以“呵呵”了。

  更可笑的是,好多人還言之鑿鑿地稱裸體作畫是“行為藝術”。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行為藝術”已然成了裸露身體進行低俗炒作者最好的擋箭牌,雖然廣大公眾不是專業的藝術從業者,但也別這樣藐視大家的智商好不好?真要是但凡裸體都是藝術的話,公共浴池豈不是成了藝術館?莫非掃黃打非的公安幹警成了破壞“藝術”的劊子手?“藝術”二字絕不應該成為某些人的幌子和大旗,更不能成為某些人賣“狗肉”時挂出來的“羊頭”。

  所以,要在這裡真心實意地對才女雅芬和炒作她的人們説一句,如果真的熱愛藝術,請耐得住寂寞,請不要急功近利,請不要被低俗炒作的“速效”迷昏了頭腦。在藝術這個領域內,沒有捷徑可走,要知道“梅花香自苦寒來”的道理,要懂得“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的哲學。把脫了的衣服傳回去,把心思更多地用在作畫而不是裸露上,如果你足夠努力並且有天分,總有一天人們的目光會從你的豐乳肥臀上移到你的畫作上,目光中也會少了那些情色和猥瑣,多幾分敬重和讚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