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請為"于英生殺妻案"暫留活口

2015-5-17 09:44:23

來源:東方網 作者:江錫鈺 選稿:桑怡

  昨日,安徽蚌埠“于英生殺妻案”疑兇武欽元強姦案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武欽元因強姦罪被安徽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5月16日《新京報》)

  蕪湖市中院認為,被告人武欽元違背婦女意志,採取暴力手段強行和被害人韓某發生性關係,並在實施強姦的過程中致被害人死亡,其行為構成強姦罪。武欽元在發現韓死亡後,為掩蓋罪行,用菜刀切割韓的頸部,並用引爆液化氣罐的方法試圖徹底毀滅現場,其犯罪後果極其嚴重,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罪行極其嚴重,依法應予嚴懲。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武欽元的行為構成強姦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武欽元強姦殺人,將於英生一個美好的家庭害得家破人亡,可以説是死有餘辜,蕪湖市中院一審判決不僅在於英生看來“判決是公正的,比較滿意”,在我們這些熟悉于英生的朋友們看來,也是公正的。《新京報》的報道中沒説武欽元是否上訴,在我看來,如此嚴重的罪行,且無自首情節,隱藏了17年,即便上訴,也是枉然。

  不過,我以為在於英生冤案追責沒有到位的今天,還是應該讓其多活幾天,為追責留下活口,畢竟此人也是于案中的重要證人。

  于英生蒙冤17年,武欽元在警察隊伍中隱藏了17年,沒有保護傘那就是天方夜譚。儘管這個保護傘可能是被動的,是為了保護持傘人自己。否則就無法解釋,省高院宣佈于英生無罪後,17年的陳年舊案“瞬間”偵破。

  據《新京報》等媒體的大量報道,都指出當年檢察院曾退回公安局移送的要求起訴的案卷,認為其證據不足,不能起訴。其實,這事在蚌埠坊間流傳多年。在蚌埠盡人皆知,正是時任公安局長調任市檢察院檢察長之後,檢察院立即接手起訴了于英生。以後,此人又擔任了市法院院長,直到在此位置上退休。這樣的鏈條上,當然不一定就是此人作祟,但總要給公眾一個交代。畢竟,官員貪功辦錯案,繼續捂著錯案不平反的“故事”,人們見得太多,在監督機制很不完善的昨天和今天,這也是人的本性決定的。

  當然,在於案的錯案鏈條上,可能還有很多人將錯就錯,知錯不改,直至放縱真兇。否則也無法解釋當年辦案人和起訴審理人為什麼對兇手的精斑、DNA檢驗結果等重要證據視而不見。為了自己的前途,為了自己的官職,寧肯放縱惡行、冤屈好人,這也是我們見慣了的“故事”。為了避免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這些“故事”中的主角,讓悲劇不再重演,必須對於案的錯案承辦人追責到底,放縱了他們,無異於在我們身邊保留一顆顆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而要追責到底,就應該暫留武欽元這個活口,防止某些急於滅口的人如願以償。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請為"于英生殺妻案"暫留活口

2015年5月17日 09:44 來源:東方網

  昨日,安徽蚌埠“于英生殺妻案”疑兇武欽元強姦案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武欽元因強姦罪被安徽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5月16日《新京報》)

  蕪湖市中院認為,被告人武欽元違背婦女意志,採取暴力手段強行和被害人韓某發生性關係,並在實施強姦的過程中致被害人死亡,其行為構成強姦罪。武欽元在發現韓死亡後,為掩蓋罪行,用菜刀切割韓的頸部,並用引爆液化氣罐的方法試圖徹底毀滅現場,其犯罪後果極其嚴重,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罪行極其嚴重,依法應予嚴懲。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武欽元的行為構成強姦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武欽元強姦殺人,將於英生一個美好的家庭害得家破人亡,可以説是死有餘辜,蕪湖市中院一審判決不僅在於英生看來“判決是公正的,比較滿意”,在我們這些熟悉于英生的朋友們看來,也是公正的。《新京報》的報道中沒説武欽元是否上訴,在我看來,如此嚴重的罪行,且無自首情節,隱藏了17年,即便上訴,也是枉然。

  不過,我以為在於英生冤案追責沒有到位的今天,還是應該讓其多活幾天,為追責留下活口,畢竟此人也是于案中的重要證人。

  于英生蒙冤17年,武欽元在警察隊伍中隱藏了17年,沒有保護傘那就是天方夜譚。儘管這個保護傘可能是被動的,是為了保護持傘人自己。否則就無法解釋,省高院宣佈于英生無罪後,17年的陳年舊案“瞬間”偵破。

  據《新京報》等媒體的大量報道,都指出當年檢察院曾退回公安局移送的要求起訴的案卷,認為其證據不足,不能起訴。其實,這事在蚌埠坊間流傳多年。在蚌埠盡人皆知,正是時任公安局長調任市檢察院檢察長之後,檢察院立即接手起訴了于英生。以後,此人又擔任了市法院院長,直到在此位置上退休。這樣的鏈條上,當然不一定就是此人作祟,但總要給公眾一個交代。畢竟,官員貪功辦錯案,繼續捂著錯案不平反的“故事”,人們見得太多,在監督機制很不完善的昨天和今天,這也是人的本性決定的。

  當然,在於案的錯案鏈條上,可能還有很多人將錯就錯,知錯不改,直至放縱真兇。否則也無法解釋當年辦案人和起訴審理人為什麼對兇手的精斑、DNA檢驗結果等重要證據視而不見。為了自己的前途,為了自己的官職,寧肯放縱惡行、冤屈好人,這也是我們見慣了的“故事”。為了避免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這些“故事”中的主角,讓悲劇不再重演,必須對於案的錯案承辦人追責到底,放縱了他們,無異於在我們身邊保留一顆顆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而要追責到底,就應該暫留武欽元這個活口,防止某些急於滅口的人如願以償。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