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股市暴跌怨人民日報嗎?

2015-5-6 09:10:18

來源:東方網 作者:江錫鈺 選稿:桑怡

【相關新聞】大盤暴跌逾4% 連破兩關口失守4300點

  5月5日,滬深股市暴跌,上證指數盤中暴跌近200點,收盤下跌181點,跌幅超過了4%。和前幾次大跌有政策利空,比如“查兩融”等不同,這次暴跌,並沒有什麼政策利空。於是,網上網下就有人將這次暴跌的直接原因歸罪於人民日報,因為該報頭天在經濟新聞版發表了一篇題為《牛市也別忘風險》的個人署名評論。

  其實,股民看人民日報的並不多,主要是各大網站對人民日報這篇評論的推送,放大了其影響力。許多散戶都是從手機或電腦上看到網站轉發的此文,有些網站又在標題上醒目地告知讀者:“人民日報提示風險”,有人還出來解讀,這是“風險”二字在這波行情中第一次上了人民日報的標題等等。如此一煽乎,分不清人民日報社論和個人署名文章的股民,也就將這篇署名“午言”(作者應該姓許吧)的文章,當成了人民日報的社論,當成了中央要股市降溫的直接喊話。

  其實,有經驗的讀者都知道,任何一家報紙不署名的社論或評論員文章,比起一般個人署名的言論分量要重得多,反之,署名評論比起不署名的評論分量要輕得多。“午言”的文章,只是個人署名評論,並非“本報評論員”,更非社論,而且是和風細雨地向新股民提示牛市中也存在著風險。甚至“午言”文章發表的當天,上證指數還上漲了30多點,現在回過頭來又怨起人民日報,説得過去嗎?

  股市的暴跌,説到底是獲利盤太多,股民兌現的願望強烈。尤其是融資盤(借錢買的股票)的兌現慾望更加強烈,甚至慌不擇路,形成踩踏效應,造成指數一跌不回頭。當然一些觸發因素,比如某些券商調整融資標的等等,也是原因。道理很簡單,一些炒高的股票,比如某些“中字頭”,券商擔心風險,不肯再借錢給股民買這些股票,原先借錢買進的股民眼看沒人能借到錢來接手,那只有壓價賣出還淺。你也壓價,他也壓價,看誰跑得快,股價除了直線跳水,還有別的選擇嗎?

  股市是高風險市場,錢來得快去得也快,人民日報向新股民提示風險是必要的,新股民確實要增強風險意識,尤其是在可以融資融券的“杠桿時代”,盲目追漲,就可能“打爆倉”血本無歸。但是,人民日報的特殊身份,又決定了它確實要對股市慎言。畢竟,歷史上,監管部門利用過人民日報打壓過股市的瘋狂,雖然那時是不署名的“本報特約評論員”,分量極重,而且放在頭版頭條,也確實立竿見影。現在,一般股民分不清署名評論和不署名評論的不同分量,往往聽風就是雨。由此看來,作為黨中央機關報還是少發甚至不發對股市的評論為好,對股市不宜進行人為的干預,漲跌任由市場決定,股民虧了錢也怨不得人民日報了。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股市暴跌怨人民日報嗎?

2015年5月6日 09:10 來源:東方網

【相關新聞】大盤暴跌逾4% 連破兩關口失守4300點

  5月5日,滬深股市暴跌,上證指數盤中暴跌近200點,收盤下跌181點,跌幅超過了4%。和前幾次大跌有政策利空,比如“查兩融”等不同,這次暴跌,並沒有什麼政策利空。於是,網上網下就有人將這次暴跌的直接原因歸罪於人民日報,因為該報頭天在經濟新聞版發表了一篇題為《牛市也別忘風險》的個人署名評論。

  其實,股民看人民日報的並不多,主要是各大網站對人民日報這篇評論的推送,放大了其影響力。許多散戶都是從手機或電腦上看到網站轉發的此文,有些網站又在標題上醒目地告知讀者:“人民日報提示風險”,有人還出來解讀,這是“風險”二字在這波行情中第一次上了人民日報的標題等等。如此一煽乎,分不清人民日報社論和個人署名文章的股民,也就將這篇署名“午言”(作者應該姓許吧)的文章,當成了人民日報的社論,當成了中央要股市降溫的直接喊話。

  其實,有經驗的讀者都知道,任何一家報紙不署名的社論或評論員文章,比起一般個人署名的言論分量要重得多,反之,署名評論比起不署名的評論分量要輕得多。“午言”的文章,只是個人署名評論,並非“本報評論員”,更非社論,而且是和風細雨地向新股民提示牛市中也存在著風險。甚至“午言”文章發表的當天,上證指數還上漲了30多點,現在回過頭來又怨起人民日報,説得過去嗎?

  股市的暴跌,説到底是獲利盤太多,股民兌現的願望強烈。尤其是融資盤(借錢買的股票)的兌現慾望更加強烈,甚至慌不擇路,形成踩踏效應,造成指數一跌不回頭。當然一些觸發因素,比如某些券商調整融資標的等等,也是原因。道理很簡單,一些炒高的股票,比如某些“中字頭”,券商擔心風險,不肯再借錢給股民買這些股票,原先借錢買進的股民眼看沒人能借到錢來接手,那只有壓價賣出還淺。你也壓價,他也壓價,看誰跑得快,股價除了直線跳水,還有別的選擇嗎?

  股市是高風險市場,錢來得快去得也快,人民日報向新股民提示風險是必要的,新股民確實要增強風險意識,尤其是在可以融資融券的“杠桿時代”,盲目追漲,就可能“打爆倉”血本無歸。但是,人民日報的特殊身份,又決定了它確實要對股市慎言。畢竟,歷史上,監管部門利用過人民日報打壓過股市的瘋狂,雖然那時是不署名的“本報特約評論員”,分量極重,而且放在頭版頭條,也確實立竿見影。現在,一般股民分不清署名評論和不署名評論的不同分量,往往聽風就是雨。由此看來,作為黨中央機關報還是少發甚至不發對股市的評論為好,對股市不宜進行人為的干預,漲跌任由市場決定,股民虧了錢也怨不得人民日報了。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