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老藥"穿馬甲的背後是"裁判"不公

2015-4-22 09:19:22

來源:東方網 作者:畢曉哲 選稿:桑怡

  單獨定價藥品在新一輪藥品招標中又攤上大事了。4月20日,有媒體曝光了常用藥克拉黴素改變劑型,由普通膠囊改成軟膠囊,就搖身一變成為獨家品種、享受單獨定價後身價比普通膠囊高出22倍的消息。隨後馬上就有業內人士向羊城晚報報料稱,部分原研藥明明專利已到期,卻仍能享受單獨定價,明明價格比同類藥品高出20倍,也能輕鬆中標,相當有失公平、公正。為此,廣東一藥企還將國家發改委告上了法庭。(4月21日羊城晚報)

  廣東某家藥企狀告國家發改委主要有兩項內容:一是部分國外進口的原研藥專利保護已過期,卻仍享受單獨定價;另一個是個別藥品經過“改頭換面”,普通膠囊改成軟膠囊竟然成為獨家品種,定價可以高達其他同類藥品的20倍。廣東藥企的“反映”和“狀告”讓公眾深感認同,明明是“老藥”,穿個馬甲、換個“包裝”,竟然可以搖身一變為“獨家藥”,這哪還有公平可言?國外專利藥保護期已過,國內監管部門竟放任其繼續牟取“暴利”,這是哪門子道理。形象些比喻,老藥品“穿馬甲”竟價和專利過期仍實行“價格保護”,就猶如現實生活中的短跑比賽“服用興奮劑”、網路遊戲開外挂,不僅重創公平公信力,更直接暴露出來的是“裁判者”的失職。

  做為價格監管者的地方發改委,很顯然沒有當好藥品招標的“裁判”。藥品監管包括品名、價格等多方面監管,對於藥品的專利保護期間,以及專利到期後的處理處置,不屬於國家發改委職責,但發改委有關方面完全可以及時與食藥部門溝通,共同創造一個乾乾淨淨的市場競爭環境。對於老藥“穿馬甲”現象,發改委做為市場監管者也並非不能有所作為,“換個馬甲”,價格定價上番了20倍,這顯然有違誠信和公平,身為價格監管者完全有權進行干預。説到底,一些地方發改委在藥品招投標上,並沒有真正盡到維護市場公平和保護消費者利益的職守,他們沒有及時“察覺”和查處此類事實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放縱了無良競爭和投機行徑。

  換包裝的“暴利藥”竟然可以高價中標,與規則漏洞和規則缺失有關。應該將藥品進入醫藥市場的規則進行重新修訂和完善,對於失去專利保護期的藥品從規則安排上一視同仁;對於“翻新藥”一致對待,讓各類藥品在價格競爭上以“品質”和“效能”為重,而不是“新包裝”、“新名稱”取勝。尤其是剔除專利過期藥和“換馬甲藥品”的獨家品種權,讓這些帶外挂的“選手”脫下“作弊器”、讓這些吃“興奮劑”的選手付出應有的代價,是確保藥品競價公平、保護患者利益的前提。

  其二,公眾更希望徹查“不公裁判者”本身。俗話説“無利不起早”,個別地方發改委為何長期放任此類“不公平競爭者”進入市場?而且,放縱個別藥品經過“改頭換面”後以20倍的原價中標?其中,難道沒有利益尋租或蠅營狗茍的“貓膩兒”嗎?兩年前中國足球領域挖出了一大批“蛀蟲”,其中就有一批“問題裁判”。事實證明“不公平的比賽”背後必有“黑哨”和“黑金運作”。那麼,已經過了專利保護期的阿奇黴素,價格仍居高不下,背後的“黑哨”是誰?類似的像克拉黴素藥品換個劑型身價就高出22倍,其背後有沒的“黑金”?“黑色和灰色利益”到了哪個部門、哪個官員手中?不應該儘快找到“答案”,並順藤摸瓜徹查嗎?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老藥"穿馬甲的背後是"裁判"不公

2015年4月22日 09:19 來源:東方網

  單獨定價藥品在新一輪藥品招標中又攤上大事了。4月20日,有媒體曝光了常用藥克拉黴素改變劑型,由普通膠囊改成軟膠囊,就搖身一變成為獨家品種、享受單獨定價後身價比普通膠囊高出22倍的消息。隨後馬上就有業內人士向羊城晚報報料稱,部分原研藥明明專利已到期,卻仍能享受單獨定價,明明價格比同類藥品高出20倍,也能輕鬆中標,相當有失公平、公正。為此,廣東一藥企還將國家發改委告上了法庭。(4月21日羊城晚報)

  廣東某家藥企狀告國家發改委主要有兩項內容:一是部分國外進口的原研藥專利保護已過期,卻仍享受單獨定價;另一個是個別藥品經過“改頭換面”,普通膠囊改成軟膠囊竟然成為獨家品種,定價可以高達其他同類藥品的20倍。廣東藥企的“反映”和“狀告”讓公眾深感認同,明明是“老藥”,穿個馬甲、換個“包裝”,竟然可以搖身一變為“獨家藥”,這哪還有公平可言?國外專利藥保護期已過,國內監管部門竟放任其繼續牟取“暴利”,這是哪門子道理。形象些比喻,老藥品“穿馬甲”竟價和專利過期仍實行“價格保護”,就猶如現實生活中的短跑比賽“服用興奮劑”、網路遊戲開外挂,不僅重創公平公信力,更直接暴露出來的是“裁判者”的失職。

  做為價格監管者的地方發改委,很顯然沒有當好藥品招標的“裁判”。藥品監管包括品名、價格等多方面監管,對於藥品的專利保護期間,以及專利到期後的處理處置,不屬於國家發改委職責,但發改委有關方面完全可以及時與食藥部門溝通,共同創造一個乾乾淨淨的市場競爭環境。對於老藥“穿馬甲”現象,發改委做為市場監管者也並非不能有所作為,“換個馬甲”,價格定價上番了20倍,這顯然有違誠信和公平,身為價格監管者完全有權進行干預。説到底,一些地方發改委在藥品招投標上,並沒有真正盡到維護市場公平和保護消費者利益的職守,他們沒有及時“察覺”和查處此類事實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放縱了無良競爭和投機行徑。

  換包裝的“暴利藥”竟然可以高價中標,與規則漏洞和規則缺失有關。應該將藥品進入醫藥市場的規則進行重新修訂和完善,對於失去專利保護期的藥品從規則安排上一視同仁;對於“翻新藥”一致對待,讓各類藥品在價格競爭上以“品質”和“效能”為重,而不是“新包裝”、“新名稱”取勝。尤其是剔除專利過期藥和“換馬甲藥品”的獨家品種權,讓這些帶外挂的“選手”脫下“作弊器”、讓這些吃“興奮劑”的選手付出應有的代價,是確保藥品競價公平、保護患者利益的前提。

  其二,公眾更希望徹查“不公裁判者”本身。俗話説“無利不起早”,個別地方發改委為何長期放任此類“不公平競爭者”進入市場?而且,放縱個別藥品經過“改頭換面”後以20倍的原價中標?其中,難道沒有利益尋租或蠅營狗茍的“貓膩兒”嗎?兩年前中國足球領域挖出了一大批“蛀蟲”,其中就有一批“問題裁判”。事實證明“不公平的比賽”背後必有“黑哨”和“黑金運作”。那麼,已經過了專利保護期的阿奇黴素,價格仍居高不下,背後的“黑哨”是誰?類似的像克拉黴素藥品換個劑型身價就高出22倍,其背後有沒的“黑金”?“黑色和灰色利益”到了哪個部門、哪個官員手中?不應該儘快找到“答案”,並順藤摸瓜徹查嗎?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