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藝考生素顏進考場才能出藝術

2015-2-28 09:40:12

來源:東方網 作者:白峰 選稿:仲穎

【相關新聞】中戲要求藝考生素顏進考場,你怎麼看?  

    與往年不同,今年中戲首次在招生簡章中強調不得帶粧、並著日常服裝考試。現場,學校準備了卸粧濕巾,提供給化粧考生。記者看到,一些已經進入考場的考生,由於不符合素顏要求,被考官要求場外卸粧後再進入考場考試。一名被要求卸粧的考生説:“現場真的有老師拿著紙巾‘驗身’,很嚴格。”中戲院長助理郝戎介紹,表演係初試可帶淡粧,而播音主持專業則必須素顏,在復試時淡粧考試。我們要看的是學生本來的素質,所謂“璞玉不琢”。(2月27日《北京晨報》)

  對此,今年的中考戲藝考中似乎進行了改變,有了不同,要還原藝術的本來面目,但是依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説法不同,有人認為,素顏進考場才能考出真實的水準,而且對其他沒有化粧的考生也更公平。而又有人認為,中戲招生不該只看長相,應考驗學生的專業知識,化粧不影響專業知識,今後演藝道路還得化粧。

  其實不管怎麼認為,都是“公説公有理,婆説婆有理”,但是考試考的既是能力,也是態度,而且也是一種藝術生的本來面目,是原汁原味的東西,並非是化粧了的美女,或者説是改頭換面的藝術。

  現在的藝術有些偽裝,而且更有些包裝,還有些任性,藝術失去了它本來面目,卻是“高大上”,更是異彩紛呈,絢麗多彩,。有時候,你看一個演員,在臺子上如同美人胚子裏出來的一樣,可卸粧後面目全非,並非同一人。

  你還別説,一次與一朋友一起在大街上散步,朋友拉了我衣服説,“你看前面這個美女不一般”,朋友也是從背影和其的衣著上判斷的,結果我倆超越了此美女後發現,其很是一般,背影與臉相差萬里。

  看來看一個人,要看原裝,看本色,化粧後,或者説著了裝後,你看到的並非是本人,或者説是改頭換面的人,而非真正的她本身。

  如今的化粧技術太強大,一個人經過化粧後甚至能變成另外一個人,同時由於藝術考試的興起,也成就了一些化粧市場,有人專門給藝術考生化粧,進行包裝,這讓藝術生沒有了素顏,藝術沒有了真實,最後考試也或多或少受到裝束的影響。

  中戲藝考生素顏進考場,既是讓藝考生回歸本身,驗明藝術的真身,也是讓藝術返璞歸真,回歸藝術的本性。可否,當前我們的一些藝術假大空,藝術不是比真正的藝術,而是比技術,讓先進的技術埋沒了生活中的藝術,藝術也失去了光彩,更沒有了地氣。

  中戲藝考從藝考生的素顏開始,就是讓藝術也能真正回歸到自然,去接地氣,回到它本來的面目,才能出藝術,這樣,既給藝術精彩,也讓考試能歇斯底里地發現化裝後的真人真面目,藝術生才會有真本領,藝術才會有真實貨。

編輯點評:

    除非考試有特別要求,否則學生應該有學生的樣子。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藝考生素顏進考場才能出藝術

2015年2月28日 09:40 來源:東方網

【相關新聞】中戲要求藝考生素顏進考場,你怎麼看?  

    與往年不同,今年中戲首次在招生簡章中強調不得帶粧、並著日常服裝考試。現場,學校準備了卸粧濕巾,提供給化粧考生。記者看到,一些已經進入考場的考生,由於不符合素顏要求,被考官要求場外卸粧後再進入考場考試。一名被要求卸粧的考生説:“現場真的有老師拿著紙巾‘驗身’,很嚴格。”中戲院長助理郝戎介紹,表演係初試可帶淡粧,而播音主持專業則必須素顏,在復試時淡粧考試。我們要看的是學生本來的素質,所謂“璞玉不琢”。(2月27日《北京晨報》)

  對此,今年的中考戲藝考中似乎進行了改變,有了不同,要還原藝術的本來面目,但是依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説法不同,有人認為,素顏進考場才能考出真實的水準,而且對其他沒有化粧的考生也更公平。而又有人認為,中戲招生不該只看長相,應考驗學生的專業知識,化粧不影響專業知識,今後演藝道路還得化粧。

  其實不管怎麼認為,都是“公説公有理,婆説婆有理”,但是考試考的既是能力,也是態度,而且也是一種藝術生的本來面目,是原汁原味的東西,並非是化粧了的美女,或者説是改頭換面的藝術。

  現在的藝術有些偽裝,而且更有些包裝,還有些任性,藝術失去了它本來面目,卻是“高大上”,更是異彩紛呈,絢麗多彩,。有時候,你看一個演員,在臺子上如同美人胚子裏出來的一樣,可卸粧後面目全非,並非同一人。

  你還別説,一次與一朋友一起在大街上散步,朋友拉了我衣服説,“你看前面這個美女不一般”,朋友也是從背影和其的衣著上判斷的,結果我倆超越了此美女後發現,其很是一般,背影與臉相差萬里。

  看來看一個人,要看原裝,看本色,化粧後,或者説著了裝後,你看到的並非是本人,或者説是改頭換面的人,而非真正的她本身。

  如今的化粧技術太強大,一個人經過化粧後甚至能變成另外一個人,同時由於藝術考試的興起,也成就了一些化粧市場,有人專門給藝術考生化粧,進行包裝,這讓藝術生沒有了素顏,藝術沒有了真實,最後考試也或多或少受到裝束的影響。

  中戲藝考生素顏進考場,既是讓藝考生回歸本身,驗明藝術的真身,也是讓藝術返璞歸真,回歸藝術的本性。可否,當前我們的一些藝術假大空,藝術不是比真正的藝術,而是比技術,讓先進的技術埋沒了生活中的藝術,藝術也失去了光彩,更沒有了地氣。

  中戲藝考從藝考生的素顏開始,就是讓藝術也能真正回歸到自然,去接地氣,回到它本來的面目,才能出藝術,這樣,既給藝術精彩,也讓考試能歇斯底里地發現化裝後的真人真面目,藝術生才會有真本領,藝術才會有真實貨。

編輯點評:

    除非考試有特別要求,否則學生應該有學生的樣子。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