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撈父被騙"反證出的"撈人市場"

2015-2-27 15:29:24

來源:東方網 作者:江錫鈺 選稿:仲穎

  北京市門頭溝區原副區長閆永喜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數罪並罰終審被判處無期徒刑。在閆永喜被雙規後,其兒子閆某為撈父親,托一同學父親尹某幫忙,10余次送出328萬元。記者昨日獲悉,尹某因詐騙罪、合同詐騙罪被海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8年。(2月27日《京華時報》)

  騙子被判刑罪有應得,不去説他了,倒是這個因救父心切而“被騙”的閆某值得一説。

  閆永喜是2010年12月被提起公訴的,其貪污受賄加挪用公款達4200萬元,當時曾被媒體稱為“京城第一貪”。像許多貪官東窗事發一樣,閆永喜也是走的群眾舉報→紀委雙規→移交司法的路子。就在紀委雙規環節,閆某聽同學説其父親尹某“中紀委有關係”,就托該同學轉請其父“打點關係”,去救閆永喜。第一筆“打點費”就給了70萬,之後,又分10余次給了250多萬,結果,尹某玩起了“失聯”,並沒能救出閆永喜。

  類似的戲碼就是近年來的保留劇目,常演不衰。有救父被騙的,也有救夫被騙的。前不久新華社報道,安徽官員張某被省紀委雙規後,有北京開著“公關公司”的職業騙子説和省紀委有關係,張某老婆王女先後向這家“公司”打錢千余萬,也沒能救出其夫。此事最終還是北京市高院判處騙子任鵬宇一案時暴露的。當時,網上網下,紛紛質疑,王女的千余萬“撈夫款”從何而來。

  兩起典型的“撈人”詐騙案,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家屬都有鉅額“撈資”,對以錢“撈人”堅信不疑。像閆某竟然能十幾次付“撈資”,孜孜以求。是什麼支援他們有如此堅定的信念的呢?如果沒有成功的“撈人”案例在,哪怕是他們道聽途説來的,他們會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輕信騙子嗎?

  其實,“撈人”成功的案例從近年來許多紀委官員、司法人員被查處中就可以反證得出。從王岐山一再強調要清除“燈下黑”中,我們也不難推斷出,中紀委以降的各級紀委中,有紀委官員已經成為貪腐官員的保護傘,別的不説,光是被查處的省紀委現任或曾任一把手就有多人。這些人的具體案情雖未公開,但動輒受賄幾千萬,難道沒有“撈人”的免災款?至於枉法輕判之類的司法腐敗案例,人們更是見慣不驚。這樣的情勢下,實際上已經存在著“撈人”的地下市場,而且生意還很紅火,一些騙子、掮客在這個市場中游走,利用貪官家屬救人心切的心理詐騙錢財,也就沒啥奇怪的了。

  所以,要徹底清除“撈人”騙子,首先要清除事實上的“撈人”市場。嚴厲打擊黨政官員和司法人員利用權力放縱犯罪的腐敗行為。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講,就是要“全面從嚴治黨”、“全面依法治國”。真正做到這兩個“全面”,才能弊絕風清,風清了,騙局才難以做成。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撈父被騙"反證出的"撈人市場"

2015年2月27日 15:29 來源:東方網

  北京市門頭溝區原副區長閆永喜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數罪並罰終審被判處無期徒刑。在閆永喜被雙規後,其兒子閆某為撈父親,托一同學父親尹某幫忙,10余次送出328萬元。記者昨日獲悉,尹某因詐騙罪、合同詐騙罪被海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8年。(2月27日《京華時報》)

  騙子被判刑罪有應得,不去説他了,倒是這個因救父心切而“被騙”的閆某值得一説。

  閆永喜是2010年12月被提起公訴的,其貪污受賄加挪用公款達4200萬元,當時曾被媒體稱為“京城第一貪”。像許多貪官東窗事發一樣,閆永喜也是走的群眾舉報→紀委雙規→移交司法的路子。就在紀委雙規環節,閆某聽同學説其父親尹某“中紀委有關係”,就托該同學轉請其父“打點關係”,去救閆永喜。第一筆“打點費”就給了70萬,之後,又分10余次給了250多萬,結果,尹某玩起了“失聯”,並沒能救出閆永喜。

  類似的戲碼就是近年來的保留劇目,常演不衰。有救父被騙的,也有救夫被騙的。前不久新華社報道,安徽官員張某被省紀委雙規後,有北京開著“公關公司”的職業騙子説和省紀委有關係,張某老婆王女先後向這家“公司”打錢千余萬,也沒能救出其夫。此事最終還是北京市高院判處騙子任鵬宇一案時暴露的。當時,網上網下,紛紛質疑,王女的千余萬“撈夫款”從何而來。

  兩起典型的“撈人”詐騙案,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家屬都有鉅額“撈資”,對以錢“撈人”堅信不疑。像閆某竟然能十幾次付“撈資”,孜孜以求。是什麼支援他們有如此堅定的信念的呢?如果沒有成功的“撈人”案例在,哪怕是他們道聽途説來的,他們會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輕信騙子嗎?

  其實,“撈人”成功的案例從近年來許多紀委官員、司法人員被查處中就可以反證得出。從王岐山一再強調要清除“燈下黑”中,我們也不難推斷出,中紀委以降的各級紀委中,有紀委官員已經成為貪腐官員的保護傘,別的不説,光是被查處的省紀委現任或曾任一把手就有多人。這些人的具體案情雖未公開,但動輒受賄幾千萬,難道沒有“撈人”的免災款?至於枉法輕判之類的司法腐敗案例,人們更是見慣不驚。這樣的情勢下,實際上已經存在著“撈人”的地下市場,而且生意還很紅火,一些騙子、掮客在這個市場中游走,利用貪官家屬救人心切的心理詐騙錢財,也就沒啥奇怪的了。

  所以,要徹底清除“撈人”騙子,首先要清除事實上的“撈人”市場。嚴厲打擊黨政官員和司法人員利用權力放縱犯罪的腐敗行為。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講,就是要“全面從嚴治黨”、“全面依法治國”。真正做到這兩個“全面”,才能弊絕風清,風清了,騙局才難以做成。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