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警惕"個人稅號"背後存在的"漏網之魚"

2015-2-5 09:31:16

來源:東方網 作者:畢曉哲 選稿:實習生李妍

  2月3日,《稅收徵收管理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在國務院法制辦徵求意見截止。這份內容豐富的意見稿一個突出特點就是明確了納稅人識別號制度的法律地位。“國家施行統一的納稅人識別號制度”。意見稿中明確,今後,稅務部門將按照國家標準為企業、公民等納稅人編制唯一且終身不變的確認其身份的數字代碼標識。(2月4日北京晨報)

  對公民個體實施“個人稅號”管理,一個人一生就一個“稅號”,繳納多少、應該繳納多少或能成為一本明白帳,這對於加強依法納稅意識以及構築公民誠信是必要的和有益的。就如近年來各地法院紛紛實施的遏止“老賴”高消費行為,銀行對不誠信者貸款予以限制一樣,屬於織密社會誠信網的一部分。然而,就個人納稅而言,“個人稅號”的實施,真的能實現萬“稅”大吉?稅務稅收領域的誠信問題就能解決?仍然值得擔憂。

  我國公民個體納稅不誠信,主要表現就是“偷漏稅”行為。納稅義務人應該繳納的不繳,應主動申報的不申報,再加上管理對象過於龐大,稅務機關很難查實涉及億萬人群中的每個個體的稅負和納稅情況。但“不誠信”的偷漏稅行為又最典型的表現在富人群體身上。實事求是地説,國內富人群體有更多的避稅的可能。經營公司分紅、各類股票收益、出租租貸所得、民間借貸收益、外出講學、其他勞務所得等等,只要本人不主動申報,稅務機關將無從知悉。

  一份報告顯示,江蘇全省的高收入人群中,月收入為2萬~4萬元的群體不到1萬人,而月收入為4萬~6萬的人群還不到3000人。南京的一位稅務稽查幹部對記者説,這個數字還沒有南京德基購物中心(一家高檔奢侈品商店)的VIP會員多。江蘇如此,其他省份也好不到哪。而這些表面上的“不自覺”漏掉的稅款稅務,才是國內稅收真正應收上來的“大頭”,也是個人應負的納稅義務的“大頭”。很可惜的是,“個人稅號”並沒有觸及這一問題。

  事實上,國內富人群體稅負的確不重。按照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相關規定,以公民20%的個人所得稅繳納標準為例,其比例並不比西方國家低,應該和發達國家基本一致或“更重”才對,但現實恰恰相反。2013年媒體報道,美國的聯邦所得稅絕大部分由富人繳納,而且他們的稅負不斷攀升。2010年10%的納稅人貢獻了70%多的聯邦所得稅,而1986年只佔55%。2010年當年,其餘90%的納稅人僅僅負擔了不到30%的所得稅,47%的美國人分文不交。而在我國,上調個稅起徵點後僅有6000萬人免稅,不到個稅人群的10%。説明,長期以來我國個稅徵收屬於“工資稅”。眾所週知,所謂的“工資稅”不過是“窮人稅”、“工薪稅”,“窮人稅”一旦成為個稅的主流,“富人們”必然更多的逃避了納稅義務。

  稅收稅負不公平的問題長期存在,且長期未能妥善解決。一個“個人稅號”制度就能堵住“不公平”漏洞嗎?在我看起來很難。富人只要“不自覺”,稅務機關仍然拿他們沒轍,富人工資的部分公開透明,而“非工資”的部分佔了大頭卻霧裏看花,這樣的“個人稅號”最終“卡住”的、“要挾住”的依然是普通工薪族。試想,一些富人從事的各類經濟活動,是不可能全程納入稅務部門監管的,他們背後拿了多少“勞務費”、“一首歌收了多少出場費”、一部劇本究竟拿到多少錢,憑的其實是“良心”,而不是一張“三合一”的個人稅號,更非“終身一號”就能解決。一言以蔽之,個人稅號之下,對於納稅“漏網之魚”的富人群體,仍然“漏洞百齣”,更不可能根本上解決稅負稅收公平問題,對此我們須有清醒認識。

編輯點評

    “個人稅號”制度只是看上去很美,似乎無法承載社會大眾對公平、義務、責任的期待。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警惕"個人稅號"背後存在的"漏網之魚"

2015年2月5日 09:31 來源:東方網

  2月3日,《稅收徵收管理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在國務院法制辦徵求意見截止。這份內容豐富的意見稿一個突出特點就是明確了納稅人識別號制度的法律地位。“國家施行統一的納稅人識別號制度”。意見稿中明確,今後,稅務部門將按照國家標準為企業、公民等納稅人編制唯一且終身不變的確認其身份的數字代碼標識。(2月4日北京晨報)

  對公民個體實施“個人稅號”管理,一個人一生就一個“稅號”,繳納多少、應該繳納多少或能成為一本明白帳,這對於加強依法納稅意識以及構築公民誠信是必要的和有益的。就如近年來各地法院紛紛實施的遏止“老賴”高消費行為,銀行對不誠信者貸款予以限制一樣,屬於織密社會誠信網的一部分。然而,就個人納稅而言,“個人稅號”的實施,真的能實現萬“稅”大吉?稅務稅收領域的誠信問題就能解決?仍然值得擔憂。

  我國公民個體納稅不誠信,主要表現就是“偷漏稅”行為。納稅義務人應該繳納的不繳,應主動申報的不申報,再加上管理對象過於龐大,稅務機關很難查實涉及億萬人群中的每個個體的稅負和納稅情況。但“不誠信”的偷漏稅行為又最典型的表現在富人群體身上。實事求是地説,國內富人群體有更多的避稅的可能。經營公司分紅、各類股票收益、出租租貸所得、民間借貸收益、外出講學、其他勞務所得等等,只要本人不主動申報,稅務機關將無從知悉。

  一份報告顯示,江蘇全省的高收入人群中,月收入為2萬~4萬元的群體不到1萬人,而月收入為4萬~6萬的人群還不到3000人。南京的一位稅務稽查幹部對記者説,這個數字還沒有南京德基購物中心(一家高檔奢侈品商店)的VIP會員多。江蘇如此,其他省份也好不到哪。而這些表面上的“不自覺”漏掉的稅款稅務,才是國內稅收真正應收上來的“大頭”,也是個人應負的納稅義務的“大頭”。很可惜的是,“個人稅號”並沒有觸及這一問題。

  事實上,國內富人群體稅負的確不重。按照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相關規定,以公民20%的個人所得稅繳納標準為例,其比例並不比西方國家低,應該和發達國家基本一致或“更重”才對,但現實恰恰相反。2013年媒體報道,美國的聯邦所得稅絕大部分由富人繳納,而且他們的稅負不斷攀升。2010年10%的納稅人貢獻了70%多的聯邦所得稅,而1986年只佔55%。2010年當年,其餘90%的納稅人僅僅負擔了不到30%的所得稅,47%的美國人分文不交。而在我國,上調個稅起徵點後僅有6000萬人免稅,不到個稅人群的10%。説明,長期以來我國個稅徵收屬於“工資稅”。眾所週知,所謂的“工資稅”不過是“窮人稅”、“工薪稅”,“窮人稅”一旦成為個稅的主流,“富人們”必然更多的逃避了納稅義務。

  稅收稅負不公平的問題長期存在,且長期未能妥善解決。一個“個人稅號”制度就能堵住“不公平”漏洞嗎?在我看起來很難。富人只要“不自覺”,稅務機關仍然拿他們沒轍,富人工資的部分公開透明,而“非工資”的部分佔了大頭卻霧裏看花,這樣的“個人稅號”最終“卡住”的、“要挾住”的依然是普通工薪族。試想,一些富人從事的各類經濟活動,是不可能全程納入稅務部門監管的,他們背後拿了多少“勞務費”、“一首歌收了多少出場費”、一部劇本究竟拿到多少錢,憑的其實是“良心”,而不是一張“三合一”的個人稅號,更非“終身一號”就能解決。一言以蔽之,個人稅號之下,對於納稅“漏網之魚”的富人群體,仍然“漏洞百齣”,更不可能根本上解決稅負稅收公平問題,對此我們須有清醒認識。

編輯點評

    “個人稅號”制度只是看上去很美,似乎無法承載社會大眾對公平、義務、責任的期待。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