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變舔犢為護犢底氣何在

2013年6月28日 09:38

來源:東方網  作者:李世榮   選稿:陸揚

      李天一辯護律師薛振源辭職一事引發公眾對該起涉嫌強姦案的新一輪關注。有知情人透露,薛振源辭職或因“壓力太大”“案情其實是錯綜複雜,律師感到很燙手。李天一等5人涉案太深,加上夢鴿要求為兒子辯護的難度比較高,所以,薛振源只好辭去辯護工作,”也有知情人透露,“夢鴿要求太高,她要求薛振源寫一公告,稱李天一沒有參與涉嫌強姦案這個事情,薛振源不願寫,壓力很大。”(6月27日京華時報)

      儘管這個消息未經證實,但律師受到方方面面的壓力是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的,至於受到哪方面的壓力、壓力有多大,我們不好妄加猜測,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這種壓力不外乎大罪化小、小罪化無,而李天一案的犯罪事實確鑿,要想做多大的手腳或是做無罪辯護顯然不現實,在這種壓力下,律師不願意昧著良心,那就只有走人一條路可以選擇了。

      李天一案所以引人關注,只緣其父母是享譽全國、家喻戶曉的大明星、歌唱家,人們想當然地以為即便其父母不對該案的調查、取證、審理施加任何影響,法律的天平都可能因為其父母崇高的聲望而倒向他這一邊,此前其打人案受到質疑的“玩具槍”、未按尋釁滋事罪處理等都很耐人尋味。

      可憐天下父母心,子女犯了事,做父母的自然焦急萬分,都“堅信”自己的孩子再調皮,也不會去殺人越貨、強姦良家女子,也都希望有“奇跡”發生,讓孩子免受法律的懲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種舔犢之情、護犢之心是人的天性,別人的父母有,李天一父母亦有,不奇怪,也無可厚非。

      不過,李天一的父母不僅僅是單純意義上的父母,他們還是備受公眾敬仰的歌唱藝術家和家喻戶曉的公眾人物,其一言一行不僅廣受關注,也會對喜愛他們的人産生巨大的影響,所以更應檢點自己,更應以最高的道德、法律標準來要求自己,為喜愛他們的廣大觀眾做出表率,否則就會使自己的形象在公眾中一落千丈,自己的聲譽也會跌為一地碎片。

      進而言之,李天一父母可以有舔犢之情、護犢之心,但絕不能將這種深切的、濃濃的舔犢深情變為護犢之行,更不能憑藉自己特殊的影響力及常人無法擁有的人脈,赤裸裸地替兒子免受法律的制裁四處打通關節,這樣就不是什麼舔犢之情了,而是一種後患無窮的溺愛,對孩子非但沒有什麼幫助,反而會縱容孩子,害了孩子,令其更加有恃無恐,更加為非作歹,李天一剛剛解除勞教不久又犯下這麼大的事或許就是一個警示。

      當然,筆者這麼説,並不是認為李天一父母真的會利用自己特殊的影響力左右案情,相反筆者以為他們受黨教育這麼多年,又是唱著紅歌影響了一代又一代國人的德高望重的藝術家,絕不會因為舔犢情深而護犢子的,這裡只是一種善意的提醒,因為如果此案真的發生什麼逆轉或不正常的變化,人們首先會有“肯定是打通關節了”這樣的誤判,不僅對他們産生表裏不一的負面印象,且會覺得法律都能被特權綁架,還要什麼公平正義可言?這樣受到傷害就不只是著名歌唱家的名聲了,還有法律的尊嚴和公信力。

      中國有句老話,叫將心比心。李天一涉嫌犯罪,家長著急,人家姑娘無辜受害,家長更加著急,也更期盼有一個公正的法律結果,如果李天一父母憑藉自己特殊的身份,千方百計袒護自己的孩子,讓其逃脫或減輕處罰,那豈不是讓受害人及其家庭蒙受冤屈和恥辱,在人家的傷口上再撒上一把鹽嗎?如是,把神聖、公平的法律置於何處,叫受害人及其父母情何以堪?

      所以,筆者以為,作為公眾人物的李天一父母應該將心比心,換位思考,並採取正確的做法,就是趁此案現在已經進入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階段之際公開發表聲明,除了檢討“養不教父之過”外,還應鄭重表態: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尊重法律,接受法律對兒子的嚴懲。這樣看起來有點不近人情,但這種不袒不護的態度更能贏得公眾和輿論的尊敬,也更能讓我們看到他們寬廣無私的愛。對孩子來説也是一種最大的愛護,即可借此機會用法律的懲罰給孩子當頭棒喝,促其痛定思痛,幡然醒悟,進而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我想,這個結果和過程儘管有點殘酷,很難令人接受,但這是李天一必須付出的代價,也是他重新認識自己、開始新的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但願李天一能真正體恤父母的良苦用心,下決心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儘快成熟、成長起來,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好兒子,這樣亦可讓自己的父母少操一點心了。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