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投毒案給寢室關繫上課

2013年4月17日 16:11

來源:東方網  作者:彭愛珍   選稿:陸揚

      4月15日,復旦大學官方微博通報稱,該校在讀的四川籍醫科研究生黃洋身體不適入院。警方介入調查後,在其寢室飲水機檢出有毒化合物,並鎖定其室友林某有投毒嫌疑。目前,嫌疑人已遭刑拘,而黃洋經搶救無效,于4月16日去世。(4月17日人民日報)

      “家長失去愛子,學校失去寶貴學生。”黃洋去世後,復旦大學的官方微博頭像由原來的紅色黯淡成黑白,以悼念不幸去世的學生。筆者注意到,復旦投毒案在網上掀起了網友的強烈關注和討論。其中,如何和寢室同學相處的話題,成為大家議論的焦點。不過,在網上討論中,一些人的“宣泄”,讓人感到不安。比如,有網友説,“在大學裏,我也曾想到幹掉我的室友,他簡直就是人渣。”也有網友説,“防人之心不可無。幸好我的杯子是隨身帶,不然也早就沒命了。”雖然這些説法的真實性無法核實,但至少説明,一些大學生在寢室裏如何和同學相處的焦慮和緊張,帶有很大的普遍性。

      筆者的女兒也在上大學。每次女兒回來,我聽到最多的就是她和寢室同學一起相處的煩惱。比如,有人晚上回來很晚,在寢室裏洗漱的聲音很大,引起了其他室友的不滿,甚至發生口角,讓一屋子裏的人都睡不好覺;也有人為了獎學金,處處和自己的競爭對手較上了勁。

      一項調查顯示,在湖北12所高校的大學生中,僅四成大學生對寢室關係滿意,三成大學生對寢室矛盾抱著無所謂的態度。而另有三成則認為,在學校裏最不開心的,就是寢室裏與室友們相處時産生的矛盾。應該説,出現這樣的調查結果不奇怪。一方面,大多數90後大學生是家中的獨子,比較有個性,在家被寵慣了。另一方面,從中學時代開始,因為升學的壓力,很多人都只關心學習,在人際關係交往上存在一些軟肋。

      對於這些“不適應”,大多數人選擇了“隱忍”,但也有人以極端的方式進行“報復”,造成了讓我們社會和家庭扼腕嘆息的悲劇。比如,1995年清華大學朱令鉈鹽中毒事件,2004年雲南馬加爵案,都引起了我們社會的震驚。

      值得一提的是,復旦大學醫學院吳根誠教授在得知這一事件後,在校園實驗室的公告欄內,憤而寫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他認為,應該吸取教訓,加強醫學生的人文和情感教育。筆者認為,犯罪嫌疑人對他人生命的漠視何嘗不是對中國教育的深刻拷問?當我們譴責于這些殘忍的行為、震驚于這些扭曲的心靈時,我們是否也應該想一想,在他們從小學到大學,甚至接受研究生這樣的高度教育中,家庭、學校、社會有多少人會關心他們的心理健康,而不是只看學習好壞,上什麼名校呢?

      所以,復旦投毒案,給當代高校的寢室關繫上了生動一課。要成才,先要學會做人,學會如何和室友相處。讓良好的室友情,伴隨自己度過難忘的大學時光。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