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破除"以藥養醫"讓利於民值得期待

2013年1月6日 09:32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純銀   選稿:陸揚

      據1月5日《新聞晨報》報道,上海市醫改辦、市衛生局、市醫保辦日前聯合發佈消息稱,根據本市醫改工作統一部署而作出的破除“以藥養醫”機制,從今天起在華山醫院北院、瑞金醫院北院、仁濟醫院南院、第六人民醫院東院等4家醫院開展取消藥品加成政策改革試點,同時合理調整醫療服務項目價格。

      據了解,我國“以藥養醫”的問題開始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當時國家把醫療衛生定為純福利事業,醫院主要是依靠國家財政的支援向群眾提供的是低費醫療。隨著時間推移,國家財力有限,無法繼續支撐醫院龐大的支出。為了彌補醫院低收費帶來的經費不足,國家曾制定對醫療機構15%藥品批零差率收入免稅的補償政策,這項政策一直延續到80年代中期均未出現問題。客觀地説,這一政策曾對我國醫療機構的發展確實起到了積極的作用。隨著醫療改革的逐步深入,醫療事業得到了迅速發展,而國家對醫院的補貼相對越來越少,醫療成本隨之加大,而醫院醫療這一塊一直體現出福利的性質,收費幾十年一貫制,醫療經費缺口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藥品成了醫療機構唯一獲利的重要途徑。於是在醫院補償機制不到位的情況下,“以藥養醫”似乎“名正言順”了。毫無疑問,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不少醫院把很大精力放在藥品價格上,而忽視如何轉換醫院機制,適應市場經濟,適應人民醫療保健的需求。

      殊不知,醫院“以藥養醫”直接導致了藥價虛高,而藥價太高又影響老百姓看病,甚至導致看病貴。為解決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近幾年來,我國在醫療體制改革上進行了有益探索,如加大政府投入,完善補償機制,建立並完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等制度;改革醫保支付方式方便患者,通過基本醫療保障制度與商業保險、大病救助相銜接的辦法,進一步減輕患者負擔;同時琮通過按病種付費、按人頭付費、總額預付等方式限制醫療費用過快增長。儘管這些措施發揮一定作用,但仍未改變當前公立醫院“以藥養醫”的弊病。

      此次上海市4家公立醫院,為破除“以藥養醫”機制,調高普通門診診察費和急診診察費等費用,但政府為了減輕參保人員負擔,普通門診診察費和急診診察費增加的部分,全部納入醫保支付範圍並按照基本醫療保險的規定執行,即超出醫保支付標準的個人自負標準維持不變。這樣做,既有利於體現知識勞務價值,形成正確的價值導向,促進醫德醫風和醫術的提高,也有利於下一步在規範財政補貼和調整醫療服務價格的基礎上,在有條件的地方,將門診藥房改為藥品零售企業。

      筆者認為,為推進破除“以藥養醫”進程,當前還需要完善的是:一方面是醫院要改變對醫生的考核方法,即醫生的處方不與獎金掛鉤,醫務人員獎金應根據醫德醫風、醫療品質安全、工作品質、優質服務等量化指標考核發放,不搞“按收分配”,保證從源頭上杜絕了醫生開“大處方”等。另一方面是適度提高醫療技術勞務價格,切斷醫生靠開藥創收穫利的驅動,形成“多勞多得、優績優酬”的公開透明的收入差距。

      總之,儘管解決“看病難、看病貴”不能“畢其功於一役”,但必須以務實的態度正視存在的實際問題。毫無疑問,上海帶頭破除“以藥養醫”讓利於民不僅值得期待,百姓更期待推廣。因為這不僅是因病施治、治病救人的體質要求,也有利於醫院和醫生合理用藥、合理檢查、合理選擇耗材,最終讓廣大百姓受益。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