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愛讓藏族姑娘卓瑪追著夢飛

2012年9月15日 09:35

來源:東方網  作者:董蓉   選稿:項淩

      深夜的路燈下,她坐在隨身攜帶的行李上。當申城人都已進入夢鄉,她依然靜靜地坐在路邊。看著路上不時駛過的汽車,看著偶爾走過的路人,她的心中充滿了驚奇與喜悅。她不時問自己,我真的來到上海了嗎?整整一夜,她就這樣坐著看著。沒有困意,沒有疲憊,沒有害怕。她是藏族姑娘榮吉卓瑪,八年前她在上海的第一夜就這樣度過。這些年,當人們問她為什麼要來上海,她總是笑著説,上海是為有夢想的人準備的,我是為了自己的夢想而來。(2012年9月15日東方網)

      但從此過後,藏族姑娘卓瑪在上海追夢,上海,夢開始的地方!,也是她實現夢想的時候,更是她收穫親情的時候。

      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夢藏族姑娘來到上海尋夢容易嗎?在大家想來,不是那麼容易,也不可能讓她實現夢,更不可能讓她的夢實現,只能讓夢想破滅。但是藏族姑娘卓瑪在上海追趕著夢,她追趕著夢在生活,她追趕著夢在飛,她追趕的夢是一種親情,更是一種愛。那麼是什麼讓一位來自於異鄉他客的藏族姑娘卓瑪能上海追趕到夢?是愛,是親情,更是一種友情。

      其實,當藏族姑娘卓瑪走入上海的哪一天,也就是她獲得愛的開始,也是她的夢想在升起的時候。雖然她來到上海的第一夜這樣度過,但就是這在夜上海給了她城市的愛,是一片光明的夜晚,而不是漆黑的夜晚,下了公交車,卓瑪眼前一亮:“上海的路燈怎麼這麼亮,黑天照得像白天一樣,大馬路就像大舞臺一樣。”這就是上海給卓瑪的第一印象的愛,更讓她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以至於她在路邊整整坐了一夜。

      更有社會接納她的愛,當她走進一家大酒店,試著找一份工作落角時,又是這家酒店給予了她愛,接納了她,而且讓她的夢想從這裡升起,從這裡延伸。她提著行李就走進酒店,當然她不是去酒店吃早餐,而是碰碰運氣找一份工作。“我能在這打工嗎?”卓瑪怯生生地問,酒店老闆得知她的經歷後,破例讓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她留下來做服務員。於是,卓瑪有了落腳之地,解決了一日三餐,一個月還有800元的收入。這就是上海的愛,是上海接納異鄉姑娘的愛。

      當然,卓瑪的夢想是唱歌,因而在這,又是愛讓她的夢想向前一步,半年後,她終於有了一次機會。在演藝酒吧,她看到歌手在臺上唱歌。她想,為什麼別人可以在臺上唱,而我不能。後來,她終於鼓起勇氣走上舞臺。2007年,一次更大的機遇降臨在她身上。在一位老師的推薦下,她參加了上海青年歌手大獎賽。身穿五彩藏服,高唱藏族歌曲,她過關斬將,從三百多名選手中脫穎而出,最終榮獲第三名。但是在愛的作用下,她獲得了成功,也追趕到了夢想。

      還有一種親情的愛,讓卓瑪的夢想飛的更高更遠。她在上海有自己的老媽!是要上海“撿”的一個老媽。2010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她見到了熱心腸的上海阿姨胡紅娣。大概是天賜的情緣,讓兩個人一見如故。胡紅娣很快成了卓瑪的乾媽,沒過多久“乾媽”又改口為“老媽”。就這樣,“老媽”一叫就是三年。並且為了夢想,也為了愛,卓瑪放棄演出活動,每天從早到晚陪住院的老媽。老媽住院一個半月,卓瑪就陪了一個半月,唱了一個半月。不少病友都羨慕胡紅娣,看你女兒多好啊。每每這時,胡紅娣無比欣慰。人們都不知道,這一對母女並無血緣關係。

      人都有夢想,每個人的夢想的實現離不了一定的環境,更離不開社會的幫助,也離不開大家的幫助,更離不開一份愛,而藏族姑娘卓瑪追趕著夢想在飛,但她更是一種愛的力量,更是愛讓她的夢想在飛,讓她的夢想在實現。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