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吃魚翅只是塊靠不住的"制度補丁"

2012年7月4日 09:55

選稿:實習生 陸揚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濤  

      6月29日,有網友稱,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已正式發函給丁立國,對他在聯合三十多位人大代表提出《要求制定禁止公務和官方宴請消費魚翅規定的建議》表示感謝和支援,並明確説明將發文規定公務接待不得食用魚翅。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政策法規司相關負責人對此回應稱,發函內容屬實,並表示有望在三年內發文規定公務接待不得食用魚翅。(7月3日《重慶晨報》)

      禁吃魚翅還要等上三年?有關部門的操作流程並不被輿論買賬,在一些網友看來,三年太久,理應只爭朝夕。不過,禁吃魚翅的看點並不在於三年內出臺規定還是馬上發文禁止,關鍵是這一提法和前不久的禁喝茅臺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實際價值微乎其微。好吧,魚翅不能吃,官員們還可以吃別的山珍海味,難不成還要再一一齣臺禁吃熊掌、禁吃燕窩……的規定?在豐富多彩的中華飲食文化面前,簡單枚舉式的禁令顯得多麼幼稚可笑。當花樣迭出的公款吃喝已然成為某些官員“舌尖上的創意”,種種三令五申反倒成了公務接待不斷推陳出新的推手。

      據統計,從新中國成立至今,我國出臺的相關禁令多達上百項。相關部門對於公款吃喝消費的規定越來越細,但“言之諄諄,聽之藐藐”,吃喝之風卻有日趨氾濫、蔓延之勢。一年“吃掉一兩個三峽工程”、“喝光兩三個杭州西湖”令人觸目驚心,“不選對的,只點貴的”奢侈消費更是刺痛公眾神經。對於上百個紅頭文件為啥管不住一張嘴,不妨從三個層面予以反思。

      從制度本身看,大多禁令文件本身道德倡導性內容過多,具體責任追究等細節性規定少,缺乏實際可操作性。這就給不少公職人員一種錯覺,只要不貪污不受賄,吃吃喝喝不算罪。近年來,一些人大代表建議,設立“公款吃喝罪”、“揮霍浪費罪”,這種用“嚴刑重典”懲戒公款吃喝的做法,在國外早已有之,值得我們借鑒。可以想見,將公款吃喝納入刑法規定範圍,無疑能讓更多的公款吃喝者有所顧忌與收斂。

      從制度執行看,三公經費不夠透明、缺乏監督,為各地公款吃喝的超標違規提供了便利。在法制健全的國家,公款的開支是有嚴格規定且是公開、透明的。前幾年,芬蘭央行行長在一次公務接待的宴會上點了一盤20歐元的“鵝肝”菜。功能表公示後,這盤超標準的菜引起民眾的不滿,行長被批評為“貪腐”,最後不得不引咎辭職。反觀我國,公款吃喝更多地是內部監督,缺乏公眾參與,這無疑給了一些地方大吃大喝的底氣。

      從外部環境看,權力運行和資源配置機制不健全,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前不久,甘肅天水市接待辦“公務接待成為生産力”的標語固然雷人,卻也道出了某些潛規則。上級來人檢查考核,要吃吃喝喝搞好接待;到上級爭取項目資金,要吃吃喝喝搞好協調……尤其對於某些重要領導和關鍵人物,接待好能撥鉅款、上項目,接待不好就要穿小鞋、靠邊站。在這樣的行政生態之下,誰還能守得住“四菜一湯”的原則?

      對於公款吃喝來説,禁吃魚翅只是塊靠不住的“制度補丁”,既不好看,也不管用。倘若制度外衣的材質有問題,這樣的補丁打的越多,越容易裂縫。唯有一手重新架構公務消費制度,強化財政透明和公眾監督,一手把行政審批的大權從餐桌請回辦公桌,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才能從根本上遏制大吃大喝的公款腐敗。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