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二運"防性騷擾"微博無可厚非

2012年6月25日 09:22

選稿:實習生 陸揚  來源:東方網  作者:王廷連  

      6月20日晚上,上海地鐵第二運營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上海地鐵二運”發佈了一則微博:“乘坐地鐵,穿成這樣,不被騷擾,才怪。地鐵狼較多,打不勝打,人狼大戰,姑娘,請自重啊!”——配圖是一名身著黑色絲紗連衣裙妙齡女子的背面,由於布料薄透,致使旁人能輕易看到該女子內衣,確實非常性感。(6月25日《山東商報》)

      筆者以為,“上海地鐵二運”發佈的這條官方微博無可厚非,因為大量的事實證明,現實生活中,無論是職業場所、還是公共場所,衣著暴露、裝扮性感、舉止隨便的年輕女性,往往是受到性騷擾的高危人群。正因為此,在防止性騷擾的話題之下,我們常常會聽到“女性朋友應在日常生活中,避免穿坦胸露背或超短裙之類的服飾去人群擁擠或僻靜的地方”的善意提醒。比如在百度性騷擾的百科名片上就有防職場性騷擾的“上班正常著裝,不穿暴露衣服,夏天避免無袖衫和短裙,若工作需要,保險內衣褲必須穿好”的善意提醒,顯然,“上海地鐵二運”發佈的這條官方微博,其本意和動機也是對女性朋友善意的提醒。

      然而,令人費解的是,“上海地鐵二運”發佈的這條善意提醒微博,卻引來了諸多網友的非議。而昨天上午,隨著這場論戰持續,兩名年輕女子在上海地鐵二號線,身著黑袍和普通衣裝,蒙著面,手持彩板,上書“我可以騷,你不能擾”、“要清涼不要色狼”,以此向上海地鐵二運抗議。

      對此,筆者以為,這兩名年輕女子向上海地鐵二運的抗議沒有道理。正如前面所述,“上海地鐵二運”發佈的這條官方微博,其本意和動機是對女性朋友善意的提醒,無可厚非;再者,用“我可以騷,你不能擾”的上書抗議也沒有道理。在筆者看來,“騷”和“擾”也是辯證統一的關係,這種辯證統一關係可以描述為:一方面,有“騷”才有“擾”,沒有“騷”就稱不其為“騷擾”;另一方面,“騷”和“擾”是可以互相轉化的,比如,對女性來説是“騷”,但對男性來説卻是“擾”,由此構成了女性對男性的“騷擾”。又比如,男性的“擾”,其實也是一種“騷”,由此構成了男性對女性的“騷擾”。由此看來,“我騷你擾”都是錯,所以,用“我可以騷,你不能擾”的上書抗議,也是強詞奪理。

      至於女性朋友“要清涼不要色狼”,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也要承認,現實生活中,清涼總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正因為此,人們就不能為了絕對的清涼而赤裸裸地在公共場所活動,也因為清涼總是相對的,所以人們就不能為了要清涼而忘了防色狼。在筆者看來,“不要色狼”雖然是一種願望,但願望代替不了現實,因為現實生活中色狼總是客觀存在的,正如“上海地鐵二運”在官方微博中所言“地鐵狼較多,打不勝打”。

      更重要的是,因為清涼總是相對的,因此為了防色狼,女性朋友在公共場合著裝的時候,就不能穿得太薄、太透、太短、太露,況且,穿得太薄、太透、太短、太露,也清涼不到那裏去。至於有的女性朋友為了要清涼,就喜歡穿得太薄、太透、太短、太露,那就屬於個人素質問題了,這就好比有些年輕男女喜歡在大庭廣眾之下擁抱親吻並做一些不堪入目的動作一樣,雖然別人不能干涉,但卻有傷風雅,反映的也是個人素質欠佳一樣。這樣説來,上海地鐵二運”在官方微博中提到“人狼大戰,姑娘,請自重啊!”也就容易理解了。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對於上書“我可以騷,你不能擾”、“要清涼不要色狼”的兩位女志願者的行為藝術隨即引來關注,《女聲報》官方微博“女權之聲”對此進行了支援,並呼籲女性應擁有身體自主權並反對性騷擾。筆者以為,這種支援如其説是支援“我可以騷,你不能擾”,不如説是支援反對性騷擾。説到反對性騷擾,今年5月9日由國務院頒布並實施的《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第11條明確規定:“在勞動場所,用人單位應當預防和制止對女職工的性騷擾。”而在1988年國務院發佈《女職工勞動保護規定》中,還沒有“性騷擾”這個概念。由此,筆者感到,中國職場引入“反性騷擾條款”,顯然是一種法制進步,這種進步彰顯出我國法制建設更加人性化,更加考慮個人感受,對人的保護也更為全面。但如何在公共場所反對性騷擾,顯然不是“上海地鐵二運”所能解決的,而是需要法律上的給力和全社會的努力。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