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該酬謝拾金不昧者

2012年6月15日 10:10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馬廣志  

      日前,楊女士去茶館打牌後遺落5000元現金被服務員歸還。楊女士丈夫到茶館領回現金時給服務員200元酬謝。回家後,楊女士覺得不應該給酬金,夫妻倆到茶館當著茶館人員的面起了爭執,最後當事人退回了200元。楊女士認為服務員這種行為不對,打電話給報社希望曝光。(《新快報》6月14日)

      在我國,“拾金不昧”一直被認為是值得稱頌和提倡的傳統美德,是社會整體道德素質水準的一個風向標。儘管如此,“拾金而昧”的人仍然不乏其人,這些人都會打小算盤:我撿到的錢物可以如數歸還失主,但是我的這種行為應當得到一定的回報——不僅僅是一聲道謝和精神獎勵,還希望失主能給予我一定的物質酬謝。

      在筆者看來,“拾金”者的算盤打得不無道理。畢竟,無論是代為保管財物,還是尋找失主,“拾金”者耗費了一定的時間和精力,理應得到一定的物質補償;再者説來,“做好事”與得到酬謝是不矛盾的,做好事的見義勇為者不是也會得到“獎金”嗎?更重要的是,實質酬謝拾金不昧者等於在“拾金不昧”和“拾金而昧”之間找到了一個平衡點,可以起到鼓勵拾金不昧、減少非法隱匿的作用。

      而且我們還可以反過來想想,假如“拾金”者矢口否認、拒不交出所拾財物,又當如何?即使這是一種違法行為,失主打官司要耗費時間和精力,法庭對這種違法行為的認定,同樣要耗費一定的司法資源。實際上,給予拾金不昧者一定的物質獎勵,是許多國家的強制政策。比如在日本就有一條法律,規定失主必須按照失物價值的5%—20%給拾遺者支付報酬,而如果拾遺者執意不收,失主就不可以領取所失財物。

      總而言之,捨棄“聖人永善”的高調假設,從“人都可能利己”的低調假設出發,以期通過有償方式促成失物返還,就應該酬謝拾金不昧者,且要大力提倡之。儘管這種“拾金不昧”不如原來的高尚和純粹,但是有更多失主的財物失而復得,總比有更多的“拾金”者因得不到物質回報而隱匿人、財、物要好。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