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數十名學者"網購"論文?

2012年5月21日 09:43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純銀  

      一名自稱“工業管理”專業的湖南籍成人自考生,利用境外伺服器自建“英文國際論文網”,一年內在全國收取50多人“代寫代發”論文費約200萬元。被騙者竟然很多是國內科研機構研究員、大學副教授、講師或醫生。(5月20日新華網)

      當前很多高校和科研單位都將在雜誌上,尤其是“核心期刊”發表一定數量的論文作為對學生、教師以及科研人員考核的重要指標。就連各行和業評職稱都有論文要求。難怪一些專家認為,本來是計量學研究成果的“SCI期刊”,其作用被放大了,成為學術評價標準和評論職稱的門檻。

      不可否認,真實的論文確實應該是作者真才實學的一種體現。然而,受評職稱硬指標的影響,特別是經濟利益的驅動,偽論文已經氾濫成災。如今用金錢不但可以在正式出版的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甚至,還可以有槍手代寫論文。可想而知,這樣的大背景下,數十名學者“網購論文”被騙應該是司空見慣的事,不足為奇。筆者就多次接到過代寫代表論文的電話,也收到過無數封類似郵件。

      筆者認為,這些現象的存在,也充分暴露出當前“學術造假”更加赤裸裸。難怪有專家説,現今的“論文”,許多都缺少實質內容,已經完全不能代表“作者”的真實水準。更有不少媒體呼籲:以論文發表與否來作為評職稱的硬性條件已經不妥,要求儘快取消這種硬性規定。也如西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王志章所説:“改革過分依賴論文評職稱的考核制度也刻不容緩。”正是由於騙子宣稱能“代寫代發”SCI期刊論文,才讓不少急於評職稱的受害者失去判斷力,迅速跌入陷阱。

      其實,SCI期刊不等於刊載優秀論文的學術期刊,它主要是用來供圖書館採購、收藏、導讀時作參考的,而不是用來評價學術論文水準的,也不具備這一功能。只是由於SCI期刊確定者的誤導與實施者的濫用,才使一項文獻計量學的科研成果承擔了它不應承擔的任務,從而給我國學術評價體系造成了一定的混亂。對此不少專家學者呼籲,要重新加以研究,如確有必要以期刊作為學術論文的一項評價指標,就必須從實際出發,另行制定標準。當前迫在眉睫的是應該在高校和科研單位建立真正的學術共同體,滿足學術研究者的特殊需求。為了形成良好的學術評價機制和氛圍,應該遵循國際通用的同行評議、匿名評審等手段,使判斷更加接近客觀和真實,更有利於激發學者的研究熱情。也就是説,應優化科研機構考核體系,改變以論文數量、論文發表期刊級別等為主要評判依據的職稱評定模式。

      另外,SCI期刊的誤用,與當前我們學術界浮躁心態也有一定關係,反映出我國科研管理上一些深層次的問題。無論什麼事,説風就是雨,一聽説有個什麼“好”辦法,也不考慮自己的實際情況,就盲目跟風,大幹快上。甚至根本就沒有搞清楚SCI期刊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大規模地迅速推廣,以致人為地製造了許多矛盾。

      總之,一方面要明白:評價一個科研人員的學術成就,不能光是看其發表的論文總數,還要看這些論文的品質,也不能把期刊的影響力視為論文的品質指標,必須具體地看其論文的情況,總體地衡量其論文的被引用情況等。另一方面,要知道“買賣論文”的行為有悖學術道德,嚴重違反科研、教學、職稱評定等國家相關規定。

      因此,當務之急,就是在完善自律的基礎上,加強監管。正如重慶師範大學黨委書記鄧卓明建議的:“國家應出臺新規,儘快專項治理明碼標價的論文買賣市場。”相信,只要多管齊下,杜絕論文買賣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一鍵轉發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