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每一種就業體檢都不能沒有邊界

2012年4月24日 09:48

選稿:實習生 汪婧婧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濤  

      日前,來自法律界、社會學界、民間組織的專家學者就“女性就業體檢問題”展開了熱烈討論。研討會上,女公務員體檢要求填寫自己月經初潮的時間、年齡,月經的週期以及出血量的規定遭到質疑。(4月23日《中國青年報》)

      這不是女公務員錄用體檢首次被質疑。一直以來,由於對婦科檢查規定過於細緻,很多女性在體檢中感受到身體的不適,覺得隱私得不到尊重。前不久,公益機構北京益仁平中心還以涉嫌歧視為由,向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國家公務員局寄送建議信,建議修改或取消《公務員錄用體檢》中對女性婦科的檢查。

      不過,與討論公務員體檢該不該查婦科相比,當下我們更需要對各種就業體檢進行“體檢”和反思。以國家公務員體檢標準這個“最大就業歧視”為代表,近年來,各種就業錄用體檢頻頻陷入“歧視門”,乙肝歧視、基因歧視、艾滋病歧視、相貌歧視等事件層出不窮,侵犯了受檢者的身體隱私、損害人格尊嚴,造成對部分群體的間接歧視。

      這種現象的出現,一方面在於模糊了就業體檢和健康體檢的界限。對於普通體檢,體檢者的態度是積極的,願意去體檢更多的項目,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但是就業體檢的結果不是為了體檢者的自我健康,檢查項目過濫,無端涉及檢查對象的身體私密部位,勢必侵犯個人隱私。對於自己的身體資訊,每個人都享有不為他人知悉的權利,除非是出於本人醫療保健目的。同時,對和工作無關的檢查項目設定禁入門檻,又非法剝奪了部分群體勞動和就業的權利,造成不公。

      同時,用人單位居高臨下的管理者思維,也起到推波助瀾作用。在就業形勢供大於求的當下,一些政府機構和企業“店大欺客”,抓住求職者急於得到這份工作、敢怒不敢言的心理,隨意擴大體檢範圍,提高體檢標準。甚至為了減少負擔和規避責任,設置體檢門檻,將一些患有疾病或潛在患病者淘汰出去。

      現代社會學認為,任何權利都應有邊界,不能侵犯別人,同樣,三百六十行,每一種就業體檢都不能沒有邊界。設置包括公務員在內的行業體檢標準,旨在用人單位根據崗位需求選拔高素質的人才。就業體檢必須圍繞這一宗旨,塑造邊界意識。首先是能否勝任工作,對於影響正常履行職責的疾病或者身體狀況的項目進行檢查和篩除。以美國的《民權法案》為例,該法案就明確規定,僱主在要求求職者進行體檢時,必須證實體檢內容是同工作相關的。其次是否危害他人,對於在履行職責中對他人造成或可能造成危害的疾病進行檢查和篩除。所有體檢項目都應置於這兩條剛性原則之下,通過廣泛徵求意見,制定出合理的體檢標準。凡無關的項目一律不得檢查,更不能設置為錄用門檻。

      塑造就業體檢的邊界意識,除了用人單位的自我約束外,更需要強化對法律的敬畏。當下,亟待細化、修改有關法律法規,提高就業歧視的違法成本。目前,在許多國家,就業歧視案件的罰款額度都很高,如美國規定,受到就業歧視的員工可以獲得30萬美元的賠償。相比之下,我國一起乙肝就業歧視的侵權案件中,當事人只得到了1000元人民幣的賠償。中國政法大學憲政研究所劉曉楠教授指出,“這樣的力度,使法律的威懾力非常有限,甚至會給用人單位一個暗示:就業歧視沒關係,違法成本很低。”為此,應儘快制定出臺《反就業歧視法》,加大處罰力度,為反歧視通上高壓電,倒逼用人單位尊重私權空間,恪守邊界底線。

    一鍵轉發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