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消費者維權難呼喚"群體訴訟"

2012年3月16日 09:25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馬子博  

      又是一年3‧15,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發現,投訴並不意味著所購偽劣商品、所遇消費陷阱就能圓滿解決。(《新京報》3月15日)

      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在眾多的消費糾紛中,很多服務侵害的其實都是群體消費者。但在現實生活中,消費訴訟卻主要是由消費者個人提起的,這導致個體消費者往往會處於劣勢地位,很難很好的維權,這説明這種訴訟制度已經不適應現實需要。在筆者看來,要維護消費者權益,需要完善現行訴訟程式,通過立法賦予消協代表消費者提起群體訴訟的職權。

      所謂群體訴訟,就是允許一個或一個以上的人,為其自己和其他認為具有類似受害受損的人起訴或應訴。群體訴訟制度最早起源於英國,發達于美國。特別是在20世紀中葉以來,環境問題、産品責任、證券交易、反壟斷訴訟等等,成為困擾各國社會的普遍問題,群體訴訟制度也就成為世界各國民事訴訟中的一項重要制度。

      我們知道,在消費群體訴訟中,一般都是一方當事人為實力強大的企業、集團或社會組織,另一方是力量弱小的平民、消費者、受害人等等,由於財力、智力、代理等各方面的巨大差距,立法所規定的雙方當事人訴訟權利平等可能成為空頭支票。群體訴訟制度可以使弱小的一方當事人得以基於共同利益而凝聚成為暫時的團體,與對方當事人形成力量均勢,真正體現民事訴訟“武器平等”的特徵,從而使訴訟結果獲得正當性而易於接納,從根本上平息和化解糾。

      另外,因為人數眾多的一方當事人針對相同的當事人提起多次訴訟,無論對於當事人,還是對於公共司法資源,都是一種巨大的浪費。合併審理的另一重要價值是維護司法統一相同境遇獲得相同判決結果,以避免和減少同類案件由於分別審理而産生的司法衝突,真正實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在現實中,同樣的消費訴訟,卻往往有不同的判決結果,影響了法律的公平性。

      群體訴訟制度的歷史一再證明,這一制度在疏導社會衝突、維護社會穩定方面的重要價值。在經濟交往領域日益拓寬的現代商品社會,鋻於社會糾紛涉面廣,通過立法賦予消協代表消費者提起群體訴訟的職權,既可以有效地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又能夠維護法律的公平性,是切實可行的。

    一鍵轉發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