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更要看到信訪總量下降背後的真問題

2010年9月27日 09:28

選稿:陸霖霖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純銀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6日發表的《2009年中國人權事業的進展》白皮書説,2009年,中國進一步完善信訪工作法規制度體系,將定期接待群眾來訪的主體從縣委書記層拓寬到各級各部門領導幹部。2009年,全國信訪總量同比下降2.7%,連續5年保持了下降的態勢。(9月26日新華網)

      眾所週知,信訪是公民的一種重要的表達自由的途徑,也是公民的一項民主權利。我國《憲法》更是明確規定: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這些為我國信訪制度提供了憲法上的依據。

      近幾年來,我國政府通過開展綠色郵政、專線電話、網上信訪、信訪代理等多種渠道,在為人民群眾反映問題、表達訴求、提出意見建議提供便利的同時,連續5年保持了全國信訪總量下降的態勢,特別是堅持實行黨政領導幹部閱批群眾來信、定期接待群眾來訪、領導包案和責任追究等制度,切實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這些成績固然值得肯定,但筆者認為,在看到成績的同時,更應看到信訪總量下降背後的真問題。特別是一些上訪者的非正常遭遇背後折射出來社會生態的不堪,才是更令人憂慮的。

      如2008年10月,山東新泰農民孫法武赴京上訪時,被鎮政府抓回送進精神病院20余日,簽下不再上訪的保證書後被放出。安徽省淮北市濉溪縣雙堆集鎮劉樓村農民李德田因越級上訪,2009年被當地政府部門強行進行精神病鑒定;河南農民徐林東,這個進京上訪的正常人,到今年4月被關進精神病醫院,整整六年半。

      作為社情民意的“出入口”、幹群關係的“連心橋”,信訪工作的極端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近幾年來上訪者被當地公安機關送進精神病院不是特例。據半月談報道,僅某省一個地級市精神病專科醫院3年來,就接收一個縣送來的上訪人員就有15例(而事實上,這些送到精神病專科醫院的上訪人員並無精神病。)難怪如今有人將精神病的別名叫“非法上訪”?

      記得全國政協常委、國務院參事任玉嶺曾説過:信訪工作既是洞察社會風雲的哨所,也是聯繫群眾的紐帶。通過信訪,我們可以找出工作的不足和失誤,能夠發現貪官和腐敗,有利於化解矛盾,有利於社會和諧。無數事實也證明,群眾信訪既是人民群眾的民主權利,也體現了對黨和政府的信任,同時解決信訪問題正是各級黨委、政府應盡的責任。然而,讓人臉紅的是,儘管中央三令五申強調要重視信訪工作,但是,由於少數領導幹部認識不到位,責任心不強,“信訪難”在一些仍然不同程度存在。更讓人不敢相信的是:一些地方甚至變“接訪”為“截訪”,以致越級上訪、進京訪、重復訪屢見不鮮。

      真心期待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信訪部門,能給老百姓提供一個講話的地方,而且是講那些難以解決問題的話的地方;能把上訪群眾看作“自家人,多一些理解和同情,能幫就要實實在在地幫一把,能解決一些問題就解決一些問題,使信訪工作真正做到為黨分憂、為民解難。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