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誰説高校不能取消行政級別?
2010年3月8日 09:22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于立生  

  現在社會熱炒取消高校的行政級別是反行政化的基本措施,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大學校長紀寶成8日表示對此不認同。他稱“在全社會都以行政級別作為評價標準時,取消高校行政級別將貶低教育,導致高校無法與社會對接。”(據3月7日《新京報》報道)

  紀寶成認為“取消行政化是努力方向,但不光教育,所有領域包括出版單位、報紙、研究院(除了政府機關之外的所有企事業單位)都要取消”,我也認同;但其稱如此“才可行,否則是不可行的。”我不以為然。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萬事雖開頭難,但卻也總得有個開頭。《兩隻山羊過獨木橋》的寓言説明:黑、白山羊若互不退讓,其結局只能是雙輸,雙雙掉落懸崖摔死。若只一味推脫,而無機構挑頭“退讓”,企事業單位行政化的局面又如何破除?難道畸形現狀繼續維持,積重難返下去?而在我以為,由高校來挑這個去行政化的頭,或再適合不過。

  政治或受掣肘於時勢;而教育卻是當著眼長遠。北大故校長蔡元培曾言:“教育指導社會,而非隨逐社會也”,浙大故校長竺可楨也曾言:“大學猶之海上之燈塔,吾人不能於此時降落道德之標準也……大學是社會之光,不應隨波逐流”。這是由教育的特性所決定的。再之,高校作為知識分子的雲集之所,相對而言,國人也于其擔當賦予了更多的期許,所謂“義不容辭”。

  當年蔡元培以孤往的精神就任北洋政府治下的北大校長,堅守辦教育而非做官的理念,推行教授治校等現代大學制度,後來其學生羅家倫主掌清華時就移植了過去。同是他的學生,同樣主掌過多年北大並曾任西南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的蔣夢麟,1945年任“行政院”秘書長,即依《大學組織法》把北大校長辭去,而絕不是亦官亦學。做老師的都不搞行政化,教導出來的學生將來又有什麼理由搞行政化呢?紀寶成是不是或當“風物長宜放眼量”呢?

  而若高校之行政級別不去,外,對政府要講上下級關係,內,學校裏同樣講究下級服從上級,那《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年-2020年)》徵求意見稿中所説的要給學校的“更多的自主權”之核心兩項:學術獨立與教育自主,試問又“毛將安附”呢?

  在我以為,去行政化,當自高校始!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