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任志強為何青睞"中位數"?
2009年4月9日 09:00
選稿:馬韻筠  來源:東方網  作者:歐木華  

  “北京社科院的研究能力、方法與水準讓人懷疑”,“有損於”專家”的稱號”……針對日前北京社科院發佈的《北京藍皮書》中有關房價的報告,房地産商任志強日前在部落格上發佈《批判〈北京藍皮書〉》。昨天,北京社科院社會學所副所長、《北京藍皮書》主編之一戴建中對任志強挑的“刺”一一回應,並號召“一直要堅持到房價理性回歸,個人能夠承受再買房。”(4月8日《北京晨報》)

  客觀地説,任志強對房地産理論和相關數據的掌握程度,確實強過許多專家。他鄙視一些專家的研究能力,一個主要的原因是認為這些專家不懂得國際通用演算法。比如,他在《批判北京藍皮書》一文中指出:“用一手房市場的房價平均值來做對比。難道我們社科院的研究人員至今都不知道國際慣例上用的是所有可交易的住房的價格中位數作為計算依據嗎?”,同樣的情況,也在他和易憲容先生的“對決”中發生過,不談“中位數”的易憲容先生,雖然跟隨鼎鼎大名的張五常先生學習工作過幾年,但在任志強眼中,也近乎是一個“江湖郎中”而已。

  “平均值的中位數”與“平均值”之間的區別,是任志強傲視眾專家的一個得力武器。任志強為何那麼在乎中位數?確實,國際慣例是用“平均值的中位數”,但這並不意味著任志強是以國際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而是因為在有中國特色的房地産市場中,有時用“中位數”更能掩蓋某些現實。

  在筆者看來,中國房地産市場是一個有“中國特色”的房地産市場,主要體現在房地産價格上,漲多跌少,用“中位數”的演算法,未必能完全反映真相。其實,所謂中位數並不需要什麼高深的數學知識,我們中學的時候就學過數列,比如,一組數列“1,4,6,9,1000”,平均數是204,而中位數是6,中位數明顯低於平均數,這個中位數的低結果,正是任志強所喜歡的。

  當然,以上數列是一個極端情況,現實房地産價格中,是難以出現這種數列的,但道理卻是相同的。其實,用中位數算出來可避免極端數據,代表著數據總體的中等情況,而平均數容易受極端數據的影響,跳水比賽中,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再平均統計,也是為了避免極端數據。按理説,房地産市場確實應該按中位數更能代表中等情況,也就是適合大眾化消費的房地産價格情況。但現在用“中位數”得出的結果和消費者的感受明顯偏離,只能説明一個情況,“適合”大眾化消費的房地産價格也是極端數據,換言之,也是高得離譜了,而這個極端數據被中位數演算法“避免”掉了,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怪現象。

  如今,社科院算出的北京市房價收入比是23:1,而任志強算出的全國房價收入比值為3.26至3.41倍,雖然一個算的是北京,一個算的是全國,但兩種演算法的懸殊是確定無疑的了。任志強的演算法是符合國際慣例的,但這個結果恐怕也讓他自己感到心虛,私下也會認為“數據失靈”。其實,他早在05年就指出“房價收入比説明不了問題”,之所以説明不了問題,他當時的解釋是“全世界96個國家的數據表明,最大的是30:1,最小的值是1:0.8”,而“合理房價並不是收入的4到6倍”。如今,再否定“合理房價為收入的4到6倍”明顯不合時宜,再談“23:1”也是合理的,更無人相信。也就只好死死抓住“中位數”來證明房地産價格合適,對自己不利的時候,以“説明不了問題”解釋,對於自己有利的,就拉國際慣例大旗作虎皮,如此這般總是“站著真理一邊”,網民給任志強封一個“房地産界第一能狡善辯之士”的稱號,似乎並不過分。

  筆者倒是不反感任志強先生,他用國際慣例演算法得出的數據,和社科院的數據,固然是在“打架”,但這種數據矛盾或許更能讓我們看清楚中國房地産市場的“怪異”。從某種角度看,任志強所算出的數據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能讓人認識到其中的荒唐性。如果在此基礎上,能促使專家和任志強先生對於中國房地産市場做一番冷思考,提出新的能反映中國房地産現狀的演算法,或許是中國房地産市場理性發展之福。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