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又一位教師悄然而去
2008年12月16日 09:07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邵留生  

  在這個寒冷的冬日早晨,我又讀到一條與教師有關的新聞,新聞與應試教育無關,與教育改革無關,只與體罰有關,與生死有關……

  據龍市鎮中心校校長鄔應松介紹,12月9日中午,張遠淑老師任教的初一四班學生家長李某,曾到學校找他討説法:因兒子沒做作業,張老師便打了兒子的手臂,要求張老師當面賠禮道歉。而據學生們介紹,李某找校長前,曾將張老師叫出教室,“他們在教室外的説話聲很小,沒有爭吵,更沒有動手。”鄔校長了解情況後,便代表學校給李某賠禮道歉。送走李某後,鄔校長特安排向元彬副校長找到張老師,並當著程丹、張秋蘭兩名老師的面,對張遠淑老師提醒道:“今後要注意對學生的教育方式方法。”對領導的批評,張老師流露出委屈:“這個學生太貪玩了,經常不做作業。我曾不下10次給他的家長打電話,家長都不管一管。”

  四川線上《老師因體罰學生被家長要求道歉服毒自殺》醒目的標題同樣刺痛著我,沒有經歷過教育頑皮學生的人是感覺不出來的。也許,人們還會嘲笑教師的心理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不過,只要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也是那位經歷了“曾不下10次給他的家長打電話,家長都不管一管”的教師,你還有多少能夠喚醒學生的“教育方式方法”?當然,校長説的沒有錯,有效的“教育方式方法”確實有妙手回春之功效,可是,在用了太多“教育方式方法”仍不起作用的情況下,那位專家、領導來告訴教師,下一個“教育方式方法”又是什麼?

  事實上,領導的話永遠是正確的,“今後要注意對學生的教育方式方法”就是其中一種,其他經典的還有“要靈活處理”、“要把工作做細緻”,這樣的話基本上等於白説。教育學生,不需要領導做指示,大多教師都知道這些所謂的“真理”,問題是在真理都失效的時候,領導還有什麼絕招可以支給教師?可笑的是,領導能夠做的,就只有這些了,他們也不會過多參與到教育學生中來的,指示之後,剩下的工作還是由教師執行!於是,學生家長來投訴時,領導一定是如此要求教師的,而不知道教師為學生做了多大的努力,因此受到委屈的教師有多少,只要問問非重點中學的第一線的教師,就知道了。

  如今的教師仿佛就是夾縫中的小草,上有領導下有學生,處理不好都是教師的錯,批評批評教師是沒事的,再多的委屈教師都能夠接受,都要理解學校。

  在這個冬日,又一位教師悄然離開了,為在《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背景下如何教育頑皮學生留下了永遠的思考?筆者多麼希望能有人為我指點迷津,在我用盡我所能仍不能感化頑皮學生的時候,在連打下手臂都算是體罰甚至是犯罪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張老師,你的離開我永遠理解,願你在另一個世界裏永遠快樂,願那裏的教育允許教師能夠善心地打打學生的手臂!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