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最牛的風景"是怎樣煉成的?
2008年5月9日 09:50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邵留生  

  一條原本通暢的路,被一堵圍墻攔腰隔斷。一墻之隔,卻不得不繞行20多分鐘。於是,兩邊居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辦法——翻圍墻。位於福永鳳凰工業區高順昌鋼板有限公司旁的這堵墻,每到上下班高峰期就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數百人翻墻而過,翻墻者有老有少。(5月8日《晶報》)

  一條好端端的便民路,為什麼成了獨特“風景”的製造者,確實值得深思。居委會的解釋也挺實在的,至少在他們看來,也都挺在理吧。居委會的一名工作人員説,那墻就是鳳凰派出所出於社會治安方面的考慮修建的。由於該地是兩個街道交界處,又有幾個工業區,治安形勢相對複雜,經常會出現盜搶分子在鳳凰作案後逃往上南林坡、或在上南林坡作案後逃往鳳凰的情況。派出所調查後發現,這條路正是盜搶分子逃竄的必經之地,所以居委會在派出所的建議下,修了這道墻。

  派出所的調查很務實,這條路確實是盜搶分子逃竄的必經之地,廣大市民得感謝派出所的辛苦。圍墻雖然已經建成了,筆者還是要大聲喝問,且慢修建!

  路的危害顯而易見,但這並非是封路修建圍墻的理由。道路有害安全這一病因雖然找到了,可是有關部門的藥卻下錯了。不是嗎,好好一條便民路就這樣廢了,市民除了要多步行20多分鐘外,還必須經受107國道交通安全的考驗,特別是一些小學生和老人,更不是鬧著玩的,於是,也就出現了“我覺得還是翻墻要安全些”的切身感受。

  難道除了修建圍墻緊緊地堵住去路就別無它法整治當地的治安了嗎?有,肯定有的。就連當地的普通居民都明白,可以考慮在這裡開一個小門並設一個固定的治安崗亭,派治安員輪流值班,這樣既方便了市民出行,又可以起到威懾犯罪分子的作用,一舉兩得。為什麼執政為民的有關部門就想不到,非要居民理解居委會的良苦用心,然後再繞道而行?

  要求居民理解可以,但至少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措施應該最大限度地合理化,如果不合理也要求居民理解,這種理解就帶有強烈的強迫性了,往往會造成居民的不理解。路有害安全,就把路毀掉,汽車威脅安全,是否要求汽車從此不得上路?為什麼今天汽車仍然暢通無阻,是因為汽車無罪,同理,道路有利於盜搶分子逃竄,但我們沒必要毀掉一條更有利於市民出行的道路!要是必須這樣做的話,筆者相信深圳的警察都可以十分輕鬆地執勤了,只要一聲令下,全體市民不得外出,這時,犯罪分子還有機會犯罪嗎?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此,也很容易得出結論,這條便民路當然也不應該堵住!

  現在,路切實因為安全的原因而被堵住了,其實,這切實在折射出了派出所可怕的因噎廢食思維。治安形勢相對複雜,經常出現盜搶行為,雖然路便於他們逃竄,但是警察無為更是犯罪分子膽大妄為的主因。派出所簡單地採取修建圍墻這種看似是“亡羊補牢”的辦法,而不是加強警力,各派出所互相協調,真正做到比堵住去路更強的威懾力,實則是派出所惰政、無為的明證。於是,深圳這道最牛的有路不走翻圍墻的風景便誕生了。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