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別誤讀了《未成年人保護法》
2008年5月1日 09:56
選稿:楊申  來源:東方網  作者:邵留生  

  貴陽六中女教師與兩男生三角戀引發的殺人案,于4月23日在貴陽中院有了一審結果,18歲的男生孟超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對此,死者何小厲(化名)家人認為“判決公正”,而孟超父親表示“始料不及”、“悲憤交加”,正委託律師提起上訴。(4月29日《南方都市報》)

  如果孟超早過18歲了,他罪該不該死,根本就不成問題,於是,“孟超剛滿18周歲”仿佛就已成為孟超不死的唯一理由,深諳《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辯護律師,當然不會放過這根難得的稻草,“孟超剛滿18周歲,心智尚不成熟,其主觀惡性不大”,説得多麼有法律依據。

  不過,我卻感到有些好笑。一個人,心智成不成熟,與年齡有關係,説一個10歲的孩子的心智還不成熟,這沒異議,但與剛滿18周歲,卻不能構成必然聯繫。難道一到18歲了,心智自然就成熟了,未滿18周歲,心智就一定不成熟嗎?這樣界定,其實很傻很天真。

  我們不妨再看看這位剛滿18 周歲心智尚不成熟的學生做了些什麼。孟超于作案前準備作案工具,擬寫殺人計劃書,持刀刺殺被害人致命部位數刀,致被害人當場死亡,作案後翻亂現場擾亂偵查視線。這樣的行為難道是一個心智不成熟的年輕人能夠做得出來的?法院認為其主觀惡性大,犯罪手段殘忍,危害後果特別嚴重,並無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雖係年滿18周歲的第二天作案,但尚不足以因此對其從輕處罰。

  應該説,法院的判決是合理的。如果孟超早幾天殺了人,也許法院的判決就並不合法了。因為,《未成年人保護法》就能派上用場,可惜,孟超早生了一天,也就享受不到法律的保護。不過,正是因為這一天,辯護律師想到了“心智不成熟”與“18周歲”的聯繫,於是,他祭出最後的理由,只是這樣的理由很傻很天真,它只是《未成年人保護法》下的畸形産物。

  至此,我認為有人已經誤讀了《未成年人保護法》,將《未成年人保護法》當成未成年人犯錯的護身符,只要是未成年人犯罪,受到的處罰就大大減輕了,一聲“他是未成年人”,比任何法律都管用,更不管他是否在生理上已經完全具備成人的特徵了!於是,有些家長為犯錯的未成年人的年齡大做文章,甚至不惜臨危受命,可謂得年齡者得生命!如果《未成年人保護法》是這樣保護未成年人的,不如把《未成年人保護法》毀了算了。這次,孟超的辯護律師看起來並不拿“18歲”來影響判決結果,但是“心智不成熟”,同樣是打出年齡牌。在事實面前,別誤讀了《未成年人保護法》!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