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過年拜年勿成"敗年"
2008年2月6日 09:48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朱建中  

  每逢佳節倍思“清”。廉不廉看過年,“潔”不“潔”看過節。在新春佳節來臨之際,對於為官者來説,過年要“過廉”,過節要“過潔”,做到把好年關,過好“廉關”,拜年切莫成“敗年”。

  不難看到,現在貪官對過年、過節可謂是情有獨鍾,一往情深。因為在有些為官者看來,逢年過節在“領導過年好”、“給您拜年”的“恭賀”聲中,受賄有了“情由”,收禮有了“禮由”,由此不是在年關中“失身”,就是在過節後“落馬”。有媒體隨機抽取近3年中北京市東城區法院、海澱區法院和市一中院審理過的100起受賄案,發現78%的官員在過年之時大撈一把。

  新春佳節是中國人的傳統節日。國人好禮,親朋之間,同事之間,互相走動、互相拜年,上下級之間等帶些禮物,禮輕情意重的互致問候,恭賀新禧,應是一種純情、高尚的禮尚往來良好習俗,體現了人與人之間的親情、友情、禮貌、尊敬和真誠。這些過年的“傳統節目”和“保留節目”實屬人之常情,本無可厚非。可是,如今這些過年“傳統節目”,過節“保留節目”被一些別有用心,另有企圖的傢夥“演”得面目全非,不少禮尚往來習俗越來越“俗”,其“禮”已遠遠超出傳統意義上的範疇,使原本禮尚往來、禮輕情意重竟然充斥著銅臭味。從年關“失身”到過節“落馬”的腐敗分子案例中不難發現,不少官員平時還能拒腐防變,沒有被糖衣炮彈擊倒,但在“逢年過節,禮尚往來”中卻思想麻痹,放鬆警惕,進而被“禮”打倒,被“禮”擊垮。“事發後”竟有人十分地“想不通”,感到“意外”,覺得“蒙怨”,認為搞錯了“對象”,弄錯了“方向”。不是嗎?前不久,某市法院審理一位領導幹部受賄案,被告還“振振有詞”,反覆“強調”逢年過節收禮“這是種社會風俗習慣”的“禮由”,實屬“情由可原”,望“另當別論”的“高抬貴手”。其實,持有這種“觀點”的人還不少,不少貪官正是在“逢年過節,禮尚往來”的“傳統習俗”中,利令智昏,“名正言順”,“天經地義”的把“禮”“笑納”,把錢收下,並且顯得“心安理得”、“理直氣壯”。

  其實,“禮”與賄僅一步之遙,送禮“出手重”,過個年竟“收禮”幾十萬仍至上百萬元的錢財,這能説是“禮”,分明是賄,此“禮”彼禮豈可相提並論。用禮尚往來的“禮”來做擋箭牌,開脫罪名,豈有此“禮”(理)?試想,如果你不是手中有權力,能給下屬或者商人帶來實在的“禮益”(利益),誰來“相中”你、巴結你,還不是利用你“為我所用”,才給你送禮、送錢?

  常言道“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變味”的“禮尚往來”最顯著的特徵是“投桃報李”,權錢交易。下級給上級送,商人給官員送,大多是別有用心,另有所圖。有些行賄者平時“送禮”沒有藉口,便借“逢年過節”、“禮尚往來”之名,堂而皇之有了“禮由”,從而把“禮”送出手。不是嗎?有報道説,某單位“一把手”在臨近年關時,一下屬女士平時沒有更好的“機遇”“貼緊”領導“辦成大事”,想登門又怕被拒之門外,於是便選準“逢年過節、禮尚往來”這一“喜慶日子”為“突破口”,送給他電動按摩器。這位領導先是推託不要,但經不住甜嘴蜜語的誘惑,終因在“給您拜年”中收下了“小意思”。不僅如此,這位女士還“悉心”地“現身説法”,縴手“指導”,竟不知不覺二人“按”到了床上“操作”,之後這位領導“成全”了這位女士許多“大事”,動用公款為“有情人”買了別墅,但終因事情敗露而身敗名裂。

  禮就是禮,賄就是賄。讓人憂慮的是,送禮、送錢卻成了某些貪官的“習俗”,甚至竟有“不送禮辦不了事”的所謂“習慣”。然而,“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借“禮尚往來”的“傳統”之名,給官員送禮、送錢無論掩飾的多麼漂亮,實質上是行賄,官員只要收下了不該收的“禮”,得了不該得的錢,“禮由”再充分也是受賄,無論用什麼樣的“風俗”來辯解,無論用什麼樣的“傳統”來掩蓋,都“模糊”不了其違法、亂紀的事實。

  事實上,貪污受賄沒有平時和節日之分,逢年過節也不是貪官收禮的“禮由”。奉勸貪官淡化過年“情結”,抑制年關貪婪,克制過節興奮,因為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眾目睽睽,一切掩耳盜鈴的貪污受賄,違法亂紀行為,終將是“躲過初一,逃不過十五”而受到法律的嚴懲。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