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奢侈品牌為何拒絕中國製造?
2007年5月22日 09:23
選稿:項淩  來源:東方網  作者:歐木華  

  雖然奢侈品牌在國內設廠的傳言越來越烈,但大多數品牌都矢口否認。萬寶龍國際公司執行總經理韓悟夫近日在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頒獎典禮上甚至直言不諱地對記者表示,在中國設廠的BURBERRY並不能被納入奢侈品之列。(5月21日《北京晨報》) 

  大多數奢侈品牌拒絕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已經儼然成了廉價貨的代名詞,這樣的尷尬局面當然不能用中國人勤勞樸實、不喜歡奢侈華麗來解釋。實際上,這兩者壓根不是一回事。經濟學中,奢侈品指的是價值/品質關係比值最高的産品,這樣的品牌産品享有很特殊的社會地位,並不是我們普羅大眾所憎恨的那種浪費和靡爛。因此,國際奢侈品牌拒絕打上中國烙印,其實就是中國人品牌意識弱、品牌狀況差的一個尷尬困境的真實寫照。  

  曾幾何時,我們中國人很是自豪地宣佈自己為“世界工廠”,我們為世界各國名牌做貼牌産品,我們津津樂道于德國世界盃上的吉祥物幾乎全部來自中國製造,我們自豪于地球上每10人就有1人穿著溫州生産的皮鞋(非溫州品牌)。但在外國人眼中,我們連“世界工廠”都算不上,僅僅只能説是“世界加工廠”,《華爾街日報》曾經報道:蘇州每年生産數以千萬計的羅技(Logitech)滑鼠,賣到美國的售價是每個40美元,其中羅技得8美元,佔20%;分銷商和零售商得15美元,佔37,5%;零配件供應商得14美元,佔35%;中國得3美元,佔7.5%,這其中還包含了工人的工資、水電費等。這樣的現狀,難道不是一種值得我們警醒的“透支性吆喝”嗎? 

  改革開放之初,廉價勞動力是我們吸引外資、提高競爭力的法寶,但在21世紀品牌經濟的今天,如果仍然一成不變地熱衷於做“世界加工廠”,熱衷於“透支性吆喝”,傷害的只能是我們的資源,是我們的品牌形象,是我們的未來競爭力,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曾經憤然指出:什麼是“世界工廠”?現在看來,就是用自己的資源替發達國家生産低級工業品,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污染,所賺取的不過是微薄的加工利潤。——可嘆的是,在某些奢侈品牌上面,我們連沾染點加工利潤的資格都沒有,新聞中的事實不正説明瞭這一點嗎?在這些奢侈品牌的決策者眼中:沾染了中國因素,就會降低品牌的品質。這無疑是一種偏見,但更是一種鞭策和激勵。

  小平同志曾説過的“我們應該有自己的拳頭産品,創造出我們中國自己的名牌,否則就要受人欺負”,而要落實這一點,政府的支援自然是少不了的,我們欣喜地看到,政府已經邁出了堅實的一步——在去年,商務部拿出7個億的資金用於鼓勵企業走出去創名牌。而更重要的,恐怕在於我們企業家和企業的轉變思維,曾經有人指責中國企業家沒有商業理想,不想做大企業,也不想做出品牌,往往急功近利,只顧眼前利益,這話説到了問題的實質,我們的企業家不能只顧賺錢,甘心於做“加工廠”,為洋品牌“打長工”,還要樹立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品牌意識。別老是説自己底子薄,想想德國吧,100年前,德國製造也曾經是便宜而又品質差的代名詞(英國人曾經強迫德國人標注上德國製造),可如今,誰敢小瞧德國品牌?也別老是説我們中國沒有追求品質的傳統——想想260年前,哥德堡號滿載的,讓瑞典人翹首期待的,不正是來自我們古老中國的一流奢侈品嗎?那時的中國製造的高品質,與今天的某些中國製造的粗劣,不也形成了鮮明對比嗎?對比260年前的老祖宗,我們的一些企業家,我們的一些熱衷於搞貼牌加工的地方經濟,是否應該為此感到臉紅並因此而反思?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