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撕下"違法佔地"的兩塊遮羞布
2007年4月21日 10:58
選稿:楊申  來源:東方網  作者:鄭其昂  

  2007年4月7日淁《中國産經新聞》記者在棗莊高新開發區採訪時發現,棗莊高新開發區“以租代徵”210畝土地,興仁村陳姓村民對記者説:“興仁街道辦從2003年起就不斷地佔用我們村的土地,並轉賣給企業建廠。每次徵地的時候,村裏負責人叫村民去量地,然後告訴村民,地已被‘徵用’,以後不能再種了。就這樣,村裏的大部分人已經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而如今這些土地已成了神工集團、廣潤生物、沂蒙電子廠、三九醫藥、億蒙電子、海宏電子等企業的廠房。還以舊村改造名義佔用了300多畝土地。(4月21日《中國産經新聞》)

  其實,棗莊的這種現象,在全國其他地方也存在,他們拿出來兩塊遮羞布也不新鮮,稍加分析,不攻自破。

  一塊是批評保守遮羞布。高新區委宣傳部趙副部長對記者表示,高新區的發展經過多年的努力,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目前該區正進入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但也是矛盾集中期,由於一些人的認識跟不上時代的發展,給經濟發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按照他的説法,那些保護耕地的農民就是認識跟不上時代發展了,這是用批評農民保守在為自己遮羞,的確,我們的農民思想不如你們這些所謂的官員們先進,但我們的農民懂得,沒有耕地就沒有飯吃,我們的農民懂得,佔用耕地應該有國家依法審批。實在不是我們農民的認識跟不上,而是我們有些官員在違法。

  一塊是自以為是遮羞布。興仁街道辦鄧主任告訴記者,2005年前可能存在租地現象,但現在徵用村民的土地都有手續,屬於村民的徵地補償款已經全部撥到村裏,但考慮到許多村民領到錢後都花了,所以採取每年分期撥付給村民的辦法進行。這是自以為是主觀猜測在為自己遮羞,實際上是對農民的歧視,難道農民是小孩子嗎?這個歧視的背後是我們有些官員在懈怠國家相關法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和國土資源部《關於加強徵地管理工作的通知》規定:“徵用土地的各項費用應當自徵地補償、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3個月內全額支付,徵地的各項費用必須依照法律規定按時全額發放到位,不得拖欠。”明明是自己違法,還對農民進行污衊,實在可恥!

  就在記者結束採訪準備離開棗莊時,興仁街道辦事處一位負責人深夜來到記者的住地,送來一個自稱有6000元的信封請記者“幫忙”,被記者當場謝絕。做賊心虛,這個6000元信封實在是一封很好的自白書。地方要發展,當然應該,耕地可能要被佔用,這也不可避免,但是依法發展,依法佔用耕地應該是必須遵循的原則,如果地方政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是瀆職,就是犯罪。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