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評論首頁 >> 管窺社會 >> 正文
中國青年報:漢陰血案報道中的新聞倫理反思
[我要留言]
選稿:項淩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肖山      2006年8月22日 08:32
 
  犯罪嫌疑人邱興華8月19日夜間的落網,震驚一時的陜西漢陰鐵瓦殿10人被殺案告一段落。持續半月之久的針對邱興華的大規模圍山搜捕就此結束,疲憊不堪的當地軍警民也可回家睡個好覺了。但回顧此前有關本案的新聞報道,一些讓人擔憂的細節,使我不敢釋懷。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無論從效率、形式還是自由度來看,圍繞“漢陰血案”的新聞報道取得了極大成功,百度一下“漢陰”和“殺人”兩個關鍵詞,近3萬個網路搜索結果,向人們充分展示了此番中國媒體的靈活和效率。從中央官方媒體到地方報紙,從廣播電視到網路視頻,從追蹤報道到深度調查,從即時消息到背景分析和評論,人們完全能夠感受到中國媒體在自由空間中的高超新聞能力。但我在這裡主要不是想表揚媒體,相反,還要給他們澆上一盆涼水,這盆涼水是新聞報道中的倫理問題。

  讓我們來速覽一下幾則有關“漢陰血案”的報道細節吧。

  8月7日,陜西當地媒體《華商報》的報道,詳細描述了當地村民在山中偶遇嫌疑人邱興華的經過,和警方根據該村民的舉報進行圍捕的情形。儘管文章沒有點出該村民的姓名,但諸如“打豬草的她”、“夫妻倆向警方進行了舉報”之類的用語,還有對該村民遇見邱興華的過程和與邱對話的詳細描述,足以讓邱興華知道是誰舉報了他。

  8月11日,《華商報》以圖文結合的形式,報道了當地軍警民配合圍捕邱興華的詳細情況。圖片顯示,當地一名15歲的少年主動為搜索隊伍當嚮導,報道還在文字中詳細點明瞭該少年的姓名、住址、就讀學校和自告奮勇當嚮導的精神。8月14日,《華商報》再次發表長文,報道了對邱興華的圍捕進展,該文以連線前方記者的對話形式,不僅報道了警方圍捕的困難,還點明瞭警方控制水源以期待守株待兔的圍捕策略。

  8月14日,《南方都市報》發表深度報道,文中對“漢陰血案”的現場作了詳細描述,同時也報道了警方圍捕戰略的變化。現場描述説,血案發生地鐵瓦殿道觀的住持熊某“雙眼被割,心、肺被掏出,且被切成片下鍋炒熟,放在盤中”,詳細描述了死者的胸脯肉、腳筋肉和眼珠被切下或挖出並棄置的位置。同時,文章還詳細點明瞭警方圍捕戰略的變化,説“所有關卡要道的明哨已全部調整成暗哨,悄悄地等待著目標的出現”。

  原諒我重復這些讓人心驚膽戰的細節,那不是我的本意,我甚至希望這些細節原本不會出現在公開報道中。但事與願違,這些細節,就那麼“自由”地出現在報紙上。我相信,如果邱興華手裏帶了可以移動上網的電腦,他看到這些圍捕細節後一定能利用警方的弱點,避開警方的守候。我更相信,作為邱的親屬和其他利害關係人,一定知道了是誰舉報了他。

  有關“漢陰血案”的報道,媒體至少在幾個方面很是不妥:一是過於殘忍地描述現場,客觀上傳播了一種血腥暴力;二是披露了舉報人和警方協助者的詳細情況,不利於保護這些人員的安全;三是披露了警方的工作細節,可能産生泄密的後果。而新聞倫理要求媒體在自由報道的同時,必須尊重人們的善良心理,一切過於細節化的殘忍、色情描述,都和這一要求格格不入;不應傳播犯罪的手段方法,對犯罪細節和過程的詳細描述,有可能成為潛在的犯罪人的學習資料;應該保守和尊重個人的隱私。遺憾的是,在這次圍繞“漢陰血案”的報道中,這些準則似乎都被忽略了。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