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全球禁賽!俄總理:這是歇斯底里的反俄!俄羅斯體育怎麼了?

2019-12-10 14:02:49 作者: 卞英豪 單珊 選稿: 程靖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卞英豪 單珊

  距離東京奧運開幕僅半年時間,國際體壇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彈”。

  當地時間昨日(12月9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執行委員會批准針對俄羅斯的處罰——俄羅斯運動隊將全球性禁賽4年,其中包括2020年東京奧運會、2022年北京冬奧會等多項賽事。

  俄羅斯將面臨的是什麼樣的處罰?他們緣何被禁賽?俄羅斯體育又該何去何從?東方網‧縱相新聞帶你解析。

  

  四年三禁令!俄羅斯遭遇體育史上最重處罰?

  當地時間12月9日,受國際奧會委託,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執行委員會在洛桑舉行會議。此後,WADA方面宣佈了對俄羅斯的禁令——

  禁止參加夏季奧運會、冬季奧運會和世界級大賽,不得舉辦和申辦世界級大賽,俄羅斯奧會官員不能出席世界大賽……

  WADA合規審查委員會主席喬納森?泰勒(Jonathan Taylor)表示,WADA還將取消145名涉嫌檢測數據造假的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奧運會和殘奧會的資格。

  這不僅是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至今做出的最嚴厲決定,或許也是俄羅斯乃至體育史上最重的“制裁”,該項禁賽令將持續四年。

  WADA媒體關係負責人詹姆斯‧菲茨傑拉德(James Fitzgerald)表示:“這意味著俄羅斯運動員如果想參加奧運會或殘奧會或任何其他重大賽事,必須證明他們沒有參與興奮劑計劃,或者他們的化驗樣品沒有偽造與篡改。”

  菲茨傑拉德同時表示,在這種情況下,這些運動員將以個人身份參加比賽,但他們無法代表俄羅斯代表團,俄羅斯的國旗和國歌也將無權出現在東京奧運會的賽場上。

  

  這也並非是俄羅斯第一次遭遇類似“制裁”。2016年裏約奧運會,俄羅斯曾被禁止參加田徑項目。2018年平昌冬奧會,俄羅斯被剝奪了以國家名義參與的權利,168名俄羅斯運動員以中立的“俄羅斯奧運選手”(OAR)身份參加。而本次處罰已是俄羅斯4年來所遭遇的第三次禁賽。

  另據法新社透露,包括美國反興奮劑負責人特拉維斯‧泰格(Travis Tygart)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運動員委員會,已經開始要求採取更嚴厲的制裁措施,例如全面禁止俄羅斯運動員以個人身份參加奧運會。

  

  俄羅斯總理:這是歇斯底里的反俄思想!

  對於本次禁賽令,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表示,這是“WADA長期反俄”的延續,是“歇斯底里的表現”。

  梅德韋傑夫表示,“WADA反覆做出此類裁決,而且往往都是針對那些已經受到過各種懲罰的運動員,這顯然是一種‘反俄’思想的延續,且這種歇斯底里的表現是長期存在。”

  俄羅斯國家杜馬國際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茹羅娃則回應稱,俄羅斯將對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裁決提出申訴。“我們必須為運動員而戰。”茹羅娃説,在這件事情上根本不應該歸咎於運動員。

  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將於12月19日討論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這一決定,茹羅娃表示下一步將取決於該機構所做出的決定。

  

  俄羅斯議會副議長伊戈爾-列別捷夫則認為,WADA的裁決給俄羅斯體育帶來了嚴重打擊,因此莫斯科的回應需要強硬。

  “我認為(WADA的決定)要求我們的國家做出強硬的回應,首先是我們的總統普京,因為他是有權在俄羅斯這一領域維持秩序的人。”

  俄羅斯議會下院議員維克托-祖巴列夫也表示,“WADA的裁決是一個政治決定,我希望常識最終會佔上風,最終政治將從體育運動中移除,我們的運動員將有機會參加比賽。WADA的裁決是不公平的。”

  曾獲得三次世界冠軍的俄羅斯跳高運動員瑪麗婭‧拉希茨凱涅(Maria Lasiteskne)表示,對這個結果並不驚訝,“我將繼續為自己的競爭權而戰,即使是在中立的身份下,我也不打算改變我的國籍。”

  

  涉事人員離奇死亡?俄羅斯到底幹了什麼?

  一邊是體育史上最嚴厲的處罰,另一邊是俄羅斯方面的口誅筆伐。人們不禁要問,俄羅斯究竟做了什麼?

  2015年起,包括多家美國媒體在內的西方媒體表示,俄羅斯有著根深蒂固的“作弊文化”,甚至在索契冬奧會期間,實行了“國家興奮劑計劃”,並稱超過99%的俄羅斯運動員在使用禁藥。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聲討中,前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主任羅琴科夫逃往美國,成為了一名“告密者”,他向媒體曝料稱,自己通過私人途徑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引爆了全球輿論。

  對此,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羅琴科夫的行為是“一個聲名狼藉的人對體育的干預”,並稱重蹈“政治干預體育”的覆轍非常危險。

  就在2016年2月,羅琴科夫在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RUSADA)的兩位前同事相繼突然辭世,間隔不到兩個星期。

  當年,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發起了對俄羅斯的調查。2016年7月,加拿大律師麥克拉倫在其獨立調查報告中提到,俄羅斯體育部門操縱了2014索契冬奧會及其他在俄羅斯舉行的大賽尿檢,並涉嫌將運動員興奮劑檢測樣品的分析結果和樣品掉包。由此,建議禁止俄羅斯參加裏約奧運會。

  

  此後的3年多時間,俄羅斯接連遭遇停賽危機。2016年的裏約奧運會,俄羅斯被禁止參加田徑項目的角逐,但他們仍然參加了其他大多數項目,該屆奧運會上,俄羅斯還獲得了19枚金牌。

  2018年,俄羅斯的禁賽仍在延續,168名俄羅斯運動員以中立的“俄羅斯奧運選手”(OAR)身份參加了平昌冬奧會。然而,本屆賽事中,仍有兩名“俄羅斯奧運選手”藥檢成陽性。其中包括冰壺銅牌成員克魯謝爾尼茨基和雪車運動員謝爾蓋耶娃。後者以“很有可能來自被污染的産品”為由向體育仲裁法庭申訴並獲成功。

  但風波並沒有就此過去,2019年,正在進行“改造”的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被質疑稱數據造假。今年11月25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表示,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提供了“被人為篡改”的偽造數據,提議在國際重大賽事上對俄羅斯禁賽四年。

  本次為期4年的禁賽如果最終生效,那也就意味著俄羅斯將在5年內連續缺席3屆奧運會,對於俄羅斯體育而言,這無疑是一場沉重的打擊。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為您整理俄羅斯禁藥事件的始末,更多內容可戳↓↓↓

  

  奧運會不能比,歐錦賽或許還能踢!

  “這項禁令目前還不是最終的結果。”國際體院仲裁法庭(CAS)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俄羅斯方面可以在21天內通過國家機構或其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向CAS提出上訴。如果上訴,那麼CAS通過的仲裁結果將會是最後的決定。”

  當地時間昨日,國際奧會主席巴赫表示,國際奧林匹克理事機構將會遵守WADA的決定。並稱俄羅斯的行為是“對體育運動本身信譽的攻擊,是對全世界體育運動的侮辱”。

  此前,巴赫曾多次公開表示,反對全面禁止俄羅斯運動員參賽,“現在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決定,然後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將宣佈是否制裁,國際奧會的原則是,有罪的人必須受到盡可能嚴厲懲罰,無辜的人必須得到保護。”

  

  另一方面,俄羅斯的禁賽規模究竟有多大還將取決於各大單項的體育聯合會,“例如,能否參加世界盃最終仍將以國際足聯決定為準。”據ESPN報道稱,一位國際足聯(FIFA)發言人表示,FIFA正在密切關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和國際奧會的動態,FIFA將會和WADA以及國際奧會合作,以裁決和足球相關的判決的正確性。

  此外,根據禁令的內容,俄羅斯不僅被禁止參加奧運會等大型賽事,而且還將被禁止未來四年主辦和申辦世界大賽。

  

  未來四年,已經確定在俄羅斯舉辦的賽事包括但不僅限于:2020年歐洲足球錦標賽、2021年歐洲冠軍聯賽決賽、2021年世界女子冰球錦標賽、2020年世界班迪球錦標賽、2022年的男排世錦賽、2023年的男子冰球世錦賽、高山滑雪世界盃賽等等。

  不過,這些賽事並非全部必須“易主”。例如備受關注的2020年歐錦賽,俄羅斯或許仍將有機會承辦本次比賽。依照相關規定,歐錦賽屬於洲際性質的比賽,並不屬於國際大型賽事的範疇。而俄羅斯的歐錦賽主辦權將由歐足聯決定。

  據塔新社報道稱,2020年歐洲盃俄羅斯組委員會負責人索羅金錶示,聖彼得堡仍將按計劃如期舉辦2020年歐洲盃的比賽,而國家隊也將在俄羅斯國旗下參賽。

  就在禁令頒布前不久,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聖彼得堡會見了歐足聯主席塞弗林。普京承諾,將盡全力做好歐錦賽的準備工作,不會讓球迷失望。

  

  當時,來自斯洛維尼亞的歐足聯主席塞弗林表示,在親眼見證了俄羅斯成功舉辦2018年世界盃後,他“絕對相信”俄羅斯有能力辦好大型體育賽事。

  據悉,2020年歐洲足球錦標賽將在德國、義大利、俄羅斯等十多個國家的城市舉辦。其中三場小組賽和一場四分之一決賽,共四場比賽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

  

  俄羅斯無緣奧運,這些項目中國有機會嗎?

  雖然,部分俄羅斯選手或許仍然能以個人身份參加東京奧運會與北京冬奧會。然而,仍然有很大一批俄羅斯運動員深陷禁藥風波。

  俄羅斯塔斯社引援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內部文件報道稱,世界反興奮劑組織懷疑有多達298名俄羅斯運動員的禁藥記錄被篡改,其中145例現已確定造假。該文件指出,其餘153人需接受進一步的調查。

  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官員表示,“可能只有一部分的俄羅斯運動員能夠被允許參加東京奧運會,有些人的禁賽可能將延續到2022年的北京冬奧會之後。”

  

  在奧運歷史上,俄羅斯堪稱體育大國。截至目前,俄羅斯在總金牌數上僅次於美國,是全球金牌數第二多的體育協會。而在上一屆裏約奧運會上,被禁止參加田徑項目的俄羅斯,共拿下了19枚金牌,位列第四。

  在裏約奧運會上,俄羅斯的金牌主要來源為擊劍(4枚)和摔跤(4枚)。在夏季奧運會以及冬季奧運會的舞臺上,俄羅斯在花樣游泳、花樣滑冰、藝術體操等項目上都有著頗為不俗的實力。當然,中國代表團在這些項目中同樣並不示弱。

  隨著禁藥調查的展開,在許多單項中,都將出現俄羅斯運動員被禁賽的情況。對於中國代表團而言,或許也會在一些項目上迎來一定的機會。

  

  例如,俄羅斯的傳統優勢項目花樣游泳。在裏約奧運會雙人自由自選的比賽中,中國組合黃雪辰/孫文雁,正是輸給了俄羅斯組合獲得銀牌。在集體項目的比賽中,中國同樣是輸給了俄羅斯,屈居第二。如果俄羅斯選手最終無法參賽,中國選手將迎來衝金的絕佳機會。

  此外,作為傳統冰雪大國,俄羅斯的冬奧項目普遍“淪陷”。在花樣滑冰等項目的舞臺上,中國選手衝擊獎牌的道路也將少了不少勁敵。

  值得一提的是,曾為南韓、俄羅斯兩國斬獲6枚冬奧會金牌的“歸化運動員”,短道速滑名將安賢洙,如果還能出戰北京冬奧會,那他將以職業生涯的第三個身份——“中立選手”出戰。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