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繡作品被外賓驚嘆“這是畫吧!”這位蘇繡工藝師未來不可限量

2019-12-9 16:57:43 作者: 王玲 選稿: 劉嘉儀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王玲

  11年前,范冬梅被在蘇州大學讀古典文學的男友帶去參觀蘇繡,她至今仍記得當時第一眼看到蘇繡“內心特別震撼”。這份震撼的感覺就此在她的內心紮下了根,從此讓她與蘇繡産生了割捨不斷的羈絆。

  此後她多次赴蘇州拜師學藝,先後曾得到多位刺繡大師和書畫名家的悉心指導,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刺繡藝術風格。

  作為上海師範大學天華學院的一名行政人員,在完成日常工作之外,帶著傳承蘇繡這門非遺文化的使命感,過去9年間,她開辦了3次個人蘇繡作品展,在2010年世博會區間,專門繡制了一幅蘇繡作品獻禮世博,還向外賓現場展示我們古老的非遺技藝,得到外賓們的一致讚嘆。

  她還在街道社區、嘉定總工會的組織下,面向居民開設了不少蘇繡課程,同時還為自閉症、腦癱、唐氏兒等特殊兒童公益講課,將蘇繡作為一種“藝術康復”的手段,介紹給這些需要幫助的孩子和家庭。

  在蘇繡學習和非遺文化推廣這條路上,她説,“我會繼續走下去的。”

  

  耗時一個月的蘇繡作品《世博情》獻禮世博

  范冬梅1987年出生於代表傳統蘇繡最高水準的“沈繡”藝術之鄉——江蘇南通,小時候經常看到媽媽在家裏做手工繡,幫人繡點手帕、被子之類的貼補家用。耳濡目染之下,她很小就可以繡點簡單的花花草草,後來學生時代就迷上了十字繡。

  “我老公當時在蘇州大學讀古典文學的研究生,他就説你這麼愛繡東西,不如去學點更有藝術性、更有欣賞價值的技藝。”在愛人的幫助之下,范冬梅在蘇州第一次接觸到了蘇繡,蘇繡的精美和逼真給她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就這麼拜倒在蘇繡腳下了。”她開玩笑道。

  不像十字繡人人皆可上手,蘇繡學起來就要難多了。“一方面你本身要有悟性,第二個,也要能堅持下來,吃得了苦,耐得了寂寞。”范冬梅説,那時候自己正面臨大學畢業實習,其他同學都在實習、準備找工作,她毅然放棄了實習的機會,專門在蘇州租房子學蘇繡,每天從早繡到晚,週末也不停歇。

  

  後來在上海師範大學天華學院工作之後,每個寒暑假也繼續去蘇州租房學習,技藝進步之後,2010年,她向蘇州市十大繡娘的徒弟、高級工藝美術師錢菊鳳拜師,挑戰最難的人物肖像技法。

  十年來,范冬梅先後得到多位刺繡大師和書畫名家的悉心指導,加上她勤學善思,將中西方繪畫、攝影藝術理論與刺繡藝術實踐相結合,以針代筆、以線代墨,不斷探索,敢於創新,逐漸形成自己的刺繡藝術風格。

  

  

  技藝的精進漸漸結出碩果。她有諸多作品入選上海、南京、蘇州等地工藝美術專業展覽並榮獲多個獎項。

  從2010年開始,范冬梅先後開辦了3次個人蘇繡作品展,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期間,耗時一個月,專門繡制了一幅蘇繡作品獻禮世博,還向外賓現場展示我們古老的蘇繡技藝,繡了一隻小貓,貓尾巴栩栩如生,“這難道不是畫嗎?”外賓們紛紛表示不可思議。

  

  

  用蘇繡幫自閉症兒童做“藝術康復”

  在提高自己蘇繡技藝的同時,范冬梅一直將非遺傳承與教學,以及社會公益放在心中。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得知做刺繡也可以作為“藝術康復”的手段幫助到一些特殊孩子,很快她便與閔行啟智學校攜手,將刺繡帶到了自閉症、腦癱兒童的教室裏。

  “一開始學校方面對於這門課到底有沒有效果也犯嘀咕,但一個學期之後,他們就完全打消顧慮了。”范冬梅告訴記者,自閉症、腦癱兒童很多專注力不夠好,以前只能安靜地坐10分鐘,通過專心致志地繡刺繡,後來可以專注半小時以上。

  “就連調皮的小男孩,都能安靜地坐下來,有的自閉症孩子還會把自己畫的畫給繡出來,特別為他們高興。”

  

  每次上課,范冬梅都要往返四五個小時,就這樣從2012年到2015年,堅持了將近3年的時間。她告訴記者,自己會專門為這些孩子挑選色彩更鮮亮的圖案,選取親子類、小動物、年畫類故事性比較強的底稿,孩子們會更感興趣。

  范老師經常手把手教孩子們繡刺繡,還不斷鼓勵他們,孩子們有了好作品幫他們拍攝留念。這種親近暖心的教學方式,也在潛移默化地改變這些孩子。

  

  “他們總體不太擅長表達,但是有的會在學期結束的時候,一臉期盼地問我下學期還來不來。還有的什麼話都不説,只是主動走過來抱抱我,很感動,我在心裏對自己説:這件事情我做對了。”

  

  探索古老非遺技藝的年輕化、現代化

  作為一門古老的非物質文化遺産,蘇繡其實已經遠離了很多人的生活。范冬梅一直將非遺文化推廣作為自己的使命,作為高校刺繡老師,她先後為8000余名大學生和數十名教師講解刺繡文化、教授工藝技法,也多次應嘉定區菊園新區文化體育服務中心、真新街道社區文化中心邀請,為居民群眾教授刺繡。

  范冬梅表示,她希望一方面努力讓蘇繡被更多的人知曉,走進普通人的生活,同時也積極探索蘇繡的年輕化、現代化的可能。

  

  范冬梅介紹,她在刺繡現場教學中一直跟學員強調,不要過分拘泥傳統的題材或者手法,可以嘗試將蘇繡的手法針法運用到平常的穿衣打扮中去。

  “比如衣領上、圍巾下襬上,都可以自己繡一些好看的花樣,既美觀,又個性化,跟機繡的完全不同,自己繡的穿戴起來心情都會不一樣。”

  同時,在蘇繡審美形態上,范冬梅也有自己的思考。“以前蘇繡都繡的比較滿,但是現代人更喜歡簡約,有時候越簡煉就越有意境。”她還表示,“裝裱形式上,以前多數都是木框形式,其實也可以嘗試小擺件、小挂件等等。”

  除了在外傳承蘇繡文化,范冬梅也很欣喜于自家“繡二代”的初長成。

  她的兩個女兒都還年幼,沒有刻意教,但天天耳濡目染,孩子們也已經會拿著針線在繃子上“即興創作”。范冬梅説,雖然技術還不咋樣,但她們繡的時候特別認真,像模像樣的。

  “比如大女兒説要繡一個小貓,但其實這麼大還繡不好,亂繡一通,我就説她你這個作品叫‘亂針繡’,她聽到就會特別開心,説‘我這個是亂針繡’。”

  在採訪的尾聲,她告訴記者,未來她還會繼續在蘇繡這條道路上不斷沉澱和提升自己,也會繼續宣傳和傳承蘇繡,讓蘇繡走入更多人的生活,在現代化的今天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

  范冬梅刺繡作品欣賞

  

  

  

  

  

  

  誰是優秀的普通人?

  我們為何要找“優秀的普通人”?

  按照人群的正態分佈,普通人才是一個社會中的“絕對主力”。普通人優秀不優秀,可能是觀察社會文不文明,衡量人民幸不幸福的重要指標。

  優秀的普通人,他不為大眾所知,但知道他的人,都喜歡他,甚至以他為“身邊的榜樣”,“追趕的小目標”,“最想成為的那個人”。

  70年來,新中國就是靠著千千萬萬“優秀的普通人”,才走到了今天的新時代。

  誰是優秀的普通人?

  他可以是奮鬥一線的人民警察,也可以是退居幕後的退休教師,他可以是為國家鞠躬盡瘁的科學家,也可以是為家庭默默付出的家庭主婦。

  只要符合“愛國、自信、靠譜、平實、努力”,你就是我們尋找的“優秀的普通人”。

  如果你有這樣的人選,或者你就是這樣的人,歡迎將簡單的人物介紹,以及聯繫方式,發送至:

  zongxiangnews@qq.com

  説不定,下一個東方網‧縱相新聞報道的優秀普通人就是——你。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