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槍炮與玫瑰,浴火重生的敘利亞女商人和她的中國故事

2019-11-19 19:56:54 作者: 程靖 卞英豪 選稿: 劉嘉儀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程靖 卞英豪

  “比黃金更昂貴,比石油更長存。”

  這是敘利亞人民對土地的最高讚譽。在這片土地上,生長著世界種植歷史最悠久的大馬士革玫瑰——在阿拉伯語中被稱為“沙姆玫瑰”的粉紅色花朵,是世界公認出油率最高、有效成分含量最高的玫瑰品種之一,其出産的精油被譽為“液體黃金”,舉世聞名。

  敘利亞人愛玫瑰。在首都大馬士革,幾乎家家戶戶的花園裏都種著玫瑰。魯拉‧阿裏‧阿迪卜是一名敘利亞企業家,經營著一家生産玫瑰花水等植物芳香萃取物的公司,今年是她創立公司的第20個年頭。

  

  魯拉辦公桌上的大馬士革玫瑰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在成立公司後的十餘年中,魯拉的植物萃取物以化粧品原材料出口為主,花水和精油等産品則放在敘利亞各大旅遊景點附近售賣。

  但2011年3月爆發的敘利亞內戰和隨之而來的貿易禁運,讓魯拉的生意一度走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隨著戰爭走到第九個念頭,敘利亞政府軍收復了全國大部分領土,武裝組織日漸式微,安全形勢逐漸好轉,魯拉的公司也堅強地活了下來。

  2019年11月初,魯拉帶著從家鄉帶來的植物産品,來到了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CIIE)的舞臺。在食品和農産品展區,魯拉的展位在一排敘利亞企業中不甚起眼,但桌子上成排擺放著的花水和精油總能吸引到一波又一波的觀眾駐足。

  這是魯拉第二次來到進博會,在經歷了戰亂、制裁和艱難的求生路後,許多和魯拉一樣的敘利亞商人都來到了中國尋找機會。

  玫瑰一年一年綻放,敘利亞人開始放眼未來。

  

  魯拉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我何其幸運”

  第一次見到魯拉時,她剛剛結束在進博會上一天的展銷。身穿印著公司名字“BioCham”的衛衣,55歲的魯拉看起來活力十足,她對記者講述了創業過程當中的曲曲折折。

  2000年,魯拉在敘利亞大馬士革接手了父輩留下來的玫瑰園,和法國人一起創立了自己的公司,主營鮮花提取物和精油等産品,法國人提供資金和設備,敘利亞人提供原料和勞動。

  

  魯拉經營的玫瑰園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魯拉的品牌名叫BioCham,Bio意為生命,Cham則為包括敘利亞、黎巴嫩、約旦、巴勒斯坦地區在內的沙姆地區。通過將自己種植的玫瑰、薰衣草等植物製成提取物,魯拉向歐洲出口化粧品原材料,也生産護膚品和芳香療法藥物。

  魯拉的工廠位於大馬士革西南郊,從大馬士革駕車出發前往庫奈特拉省(敘以邊境的戈蘭高地就位於該省)方向行駛不到1小時就能到達。

  

  魯拉經營的花田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工廠毗鄰一座玫瑰園和薰衣草園,花卉種植和生産都集中在這一片園區裏。而在2013年,距離工廠不到10分鐘車程的漢‧奧謝鎮是反對派武裝的重鎮,包括敘利亞自由軍、“努斯拉陣線”、“伊斯蘭國”等等,反叛軍的各個派別都集中在這裡。

  工廠附近也成了反對派武裝與敘利亞政府軍交戰的前線,“炮彈經常從我們頭頂上呼嘯而過。”

  在2013年前,魯拉在當地報紙上登廣告宣傳自家産品,每週六用1/4的版面推廣當時在敘利亞還是新産品的花水。

  有一天,魯拉接到了反對派武裝打來的電話,“你們還在報紙上登廣告,很有錢嘛!給我們交點保護費怎麼樣?不交的話我們就炸了你們。”魯拉驚了,工廠的地理位置距離反對派武裝的據點不遠,反對派的炮彈足以打到工廠,“但我和他們説了好幾次,我們公司真的沒有錢。”

  “那時登廣告花的錢一點也不多,而且我們做廣告是為了賣産品,畢竟要活下來啊。”魯拉記得,自己還和電話那頭的人開了個玩笑,“我們真的沒有錢,如果你們有錢投資的話,要不……”對方“哈哈哈”地笑了三聲,挂了電話,從此再也沒有騷擾過魯拉。但魯拉也知道,不能再繼續做廣告了。

  儘管周邊幾乎被武裝組織包圍,當時還有一條路由政府軍控制,依然可以通行,魯拉工廠的司機則通過那條路把産品運出工廠,“回想起來那真是一種英雄行為。”她笑著説。

  魯拉回憶道,當時情況很混亂,甚至有員工在上班的路上被綁架。由於局勢過於危險,2013年初,魯拉讓住得遠的員工都離開了工廠,把能搬走的東西都搬走了,只有住在附近的員工留守工作,工廠才得以延續。

  

  2016年,敘利亞政府軍向漢‧阿謝圍城發起攻勢圖/Al Jazeera

  “有意思,這種活下來的感覺真的有意思。”魯拉用戲謔的語氣回憶著往事,“很多人聽到了我的故事後説,‘我完全沒法想像你經歷了這麼多!’我説,如果是你,你也能挺過來的,這是生存。”

  “如果你用消極的態度去回看過去,那幾年很糟糕,很醜陋,我從來都想不到人們竟能墮落至此……但我同樣知道了人性的力量有多大,人們如果決定去做一件事,他們的意志力是巨大的,是無窮的。”

  魯拉説,經歷戰爭不代表什麼好事,但看待過去可以用兩種截然不同的角度,感受也不一樣。

  魯拉説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在八年多的武裝衝突中,公司裏幾十位同事和下屬沒有一個人受傷。魯拉對記者説,“我非常非常感激這一點。我們的工廠也活了下來,和別人比起來,我們現在的境況更好,我真的很幸運。”説到這裡時,魯拉已有些哽咽。

  

  第二屆進口博覽會上,BioCham的展臺圖/縱相新聞

  魯拉的産品和如今市面上或奢華高檔、或充滿未來科技感的化粧護膚品相比,看起來有些簡陋,甚至不合時宜,“我們的時尚品味和世界脫節了,8年前我們或許是與世界接軌的,但這些年來世界變化太快,我們已經跟不上了。”魯拉説,2011年以前,她曾想給産品換一批包裝,換上義大利産的寶石顏色的玻璃瓶,這個計劃還未實施,就因局勢突然變化而中斷了。

  “現在回頭想,還好沒有換——如果當時産品線升級,但戰爭期間我又沒法進口如此高成本的包裝,那我的産品包裝勢必要降低水準,而口碑一旦下來,我們公司能不能活下來都不好説了。”魯拉説,她很慶倖當時沒換掉包裝,而是讓産品多年來一直保持原樣。

  “所以説,我真的很幸運。”魯拉輕鬆地笑著説。

  “垮掉”的一代:戰爭改變了一切

  工廠活了下來,但不是所有人都跟著魯拉一直到今天。魯拉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説,戰時公司裏的人員流動很大,過去幾年中,包括生産經理在內的下屬都不停地換人,魯拉需要一直重新培訓員工。

  魯拉覺得一代人都變了。經歷了戰爭的一代人和戰前的人們思想觀念都不一樣。

  “現在的年輕人來我公司裏上班,工作了一年半、兩年就走,沒有承諾,只想著我自己、我自己、我自己。”有時,下面的員工僅僅因為別的公司多開了5000敘鎊的工資,幹了幾個月就跳槽走人。魯拉感到很疲憊,“做生意不能這樣。”

  

  2019年的大馬士革巴扎圖/SANA

  “人們常説,‘我遭受了戰爭,我多了不起!我值得更好的!’可問題是,我們每個人都經歷了戰爭。”魯拉覺得,戰爭讓人們變得懶散、不思進取,人們常常挂在口頭的一句話是“我做了這麼多,夠好的了!”但魯拉覺得,正是這樣的想法,才讓國家如今支離破碎。

  2017年時,魯拉去伊拉克參加展會。她回憶道,2003年,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時,所有的國際記者都住在巴格達的一家豪華酒店裏,而巴格達陷落之時,半島電視臺的記者就從酒店發出了報道,她全程看了電視直播,也記住了這家裝飾優雅的高級酒店。而在十幾年後再次來到巴格達時,那家酒店則破敗骯髒,甚至“連一星級都不如”,酒店的工作人員卻説,“我們才經歷了戰爭,一切都夠好了!”

  她覺得酒店那些伊拉克人和敘利亞人的狀態如出一轍,但這怎麼行?

  “我們需要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才能説得出‘我們活下來了’,又有什麼東西‘夠好了’呢?”

  戰前,敘利亞全國約80%的經濟依賴於中小型企業。魯拉告訴記者,她的公司一直在招聘,但現在公司很難招到合適的人,除了人們的精神狀態,現實中還有別的困難,“我們公司距離大馬士革城區他們的住處大約有45分鐘的路程,對於路上的安全狀況,大家還沒有完全放心。”

  

  大馬士革市郊的漢‧阿謝地區曾是許多武裝組織的據點圖片來自網路

  戰爭讓敘利亞流失了大量的勞動力。聯合國與阿拉伯聯盟赴敘利亞特使斯特凡‧德米斯圖拉曾估計,截至2016年4月,敘利亞內戰共導致40萬人死亡,彼時這個數字約為戰前總人口的2%。據人權組織統計,截至2019年9月,戰爭共導致超過2萬名兒童喪生。

  

  為躲避戰亂,數百萬敘利亞人逃出國外,圖為伊拉克境內的一座難民營圖/視覺中國

  更多人為了活著而離開了。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數據,截至2019年11月,已在國外正式登記為難民的敘利亞人超過了565萬,而其中18-59歲的人士則佔到了52.9%。考慮到難民身份登記的難度,離開的實際人數可能更多。由於敘利亞是阿拉伯國家中人口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若留在國內,他們或是就業和創造就業的主力軍。

  在2018年底,敘利亞的失業率已達到至少55%,約80%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據CEIC的數據顯示,2019年底,敘利亞人的勞動參與率預計將降到約40%。

  但是隨著戰事的逐漸平息,局勢慢慢恢復穩定,有人認為,戰爭不應再是逃避生活的藉口。魯拉也希望,敘利亞人都能恢復到戰前的狀態,慢慢開始重建一切。

  向東看:進博會帶來的中國機遇

  魯拉形容,過去幾年中她的生意就像“在水面上撲騰”,要非常努力才能保持不沉下去。

  敘利亞以古老而多元的文明著稱,旅遊業曾是該國的支柱産業之一,而橄欖皂、玫瑰精油等植物萃取物品一直作為傳統工業産品頗受遊客歡迎。

  2008年,魯拉開始將精油、花水等産品進行罐裝,主要放在旅遊景點周邊作為銷售。“我從沒有想過賣給其他人群,因為賣給遊客實在太容易了。”魯拉對記者説。

  

  旅遊業曾是敘利亞的支柱産業之一,圖為大馬士革老城的伍麥葉清真寺圖/Nationsonline

  

  大馬士革的朱庇特神廟遺址圖/ Ron Van Oers

  2011年,敘利亞原本預計會接待1100萬人次的遊客。一切都欣欣向榮,魯拉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回憶道,當年大量外商投資即將進入敘利亞,在旅遊業、房地産等等産業創造大量機會,人民生活富足安定,一切都越來越好。

  但本將走向繁榮的敘利亞經濟,在2011年3月因戰爭爆發戛然而止。據世界銀行的估計,截至2017年,敘利亞國內生産總值(GDP)損失累計達2260億美元,約為2010年全國GDP的四倍。

  戰爭爆發後,美國與歐盟對敘利亞政權實施經濟封鎖,制裁措施包括石油禁運、禁止某些領域的投資、凍結敘利亞中央銀行在美國及歐洲的資産。迫於制裁,魯拉只能將少量半成品出口迪拜,或通過迪拜的銀行完成交易,繞過制裁出口歐洲。2013年,魯拉的公司最後一次向海外出口産品,隨後市場不得不完全轉向國內,但由於戰爭,少有遊客再來敘利亞旅遊,這條銷路也中斷了。

  公司的境況在2013年底雪上加霜:由於長期合作的收購商沒有支付貨款,讓魯拉一下子賠了20萬歐元,相當於公司購買原材料的所有資金。為了生存,魯拉努力轉向藥房這一條渠道,才讓品牌存活了下來。

  魯拉説,從2015、16年開始,情況慢慢地好轉,那一年,有一位中國商人聯絡到魯拉,向她購買化粧品原料。

  “從前,中國對我來説是個非常遙遠的國家。”魯拉表示,在那之前,她幾乎沒接觸過中國人。

  但後來,魯拉與中國的緣分越來越深。2016年來自中國的幾個訂單,讓公司活了過來。隨後,在2017年大馬士革貿易博覽會上,經人介紹,魯拉結識了來自中國的董女士,後者後來成了魯拉的産品在中國的合作夥伴。

  彼時,2018年第一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參展商報名已經開始,敘利亞政府找到魯拉,邀請她報名參加,魯拉欣然答應。

  “我很敢於參加展會……如果我帶了足夠的産品,都在展會上賣掉,那我就能把路途開銷給抵掉了。”在那之前,魯拉已經帶著産品去了英國,受到了英國顧客的喜愛和歡迎。她想:“那我也能去中國吧。”

  

  魯拉在進博會上與顧客交流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魯拉的第一屆進博會之旅非常成功,“中國顧客特別喜歡我們的商品。那次體驗非常好,我們帶的所有貨都賣完了。”中國顧客對於天然産品的喜愛讓她很驚訝。

  有了參加進博會的成功,魯拉還受敘利亞官方邀請前往俄羅斯參加貿易博覽會,為她打開了俄羅斯市場的大門。今年,魯拉還前往北京參加了園藝博覽會,在那裏,前來購買魯拉的玫瑰純露的顧客絡繹不絕。

  2019年11月,魯拉第二次來到進博會。魯拉告訴記者,她從未看到如此多的展品、以如此密集的程度出現在一個展會上。日本的冰淇淋,黎巴嫩的巧克力……在進博會的食品及農産品展區,魯拉忙碌地穿行在各國的展臺,走走看看聊聊,她説,明年還想帶著家人再次來參會。

  在進博會上,除了魯拉,同團來中國參展的還有另外20家敘利亞企業。橄欖油商人亞辛‧迪亞布與魯拉已是老相識,“去年我和魯拉一起參加了進博會,今年我們還是’鄰居’。”

  “中國開放了市場迎接了我們,我們也更願意和中國的朋友做生意。”

  迪亞布與魯拉有著類似的看法,在他們看來,商業的蓬勃發展能帶動更多普通的敘利亞人過上平凡的好日子。而敘利亞企業的未來,則必須要走出國門與全球接軌,而中國將會是他們最為理想的“第一站”。

  

  魯拉和同事們結束進博會的工作後合影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如今,通過進博會的平臺,越來越多的敘利亞企業把他們的産品帶到了中國。美味多彩的敘利亞甜品,純天然的有機橄欖皂……魯拉和她的朋友們,還在上海虹橋商務區的全球貿易港“落地生根”。在這個“永不落幕的進博會”舞臺上,敘利亞産品同樣深受消費者的青睞。

  而線上上渠道,魯拉也“入鄉隨俗”,眼下,魯拉有了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和線上商店,未來是否會考慮抖音、直播等平臺,魯拉的態度都是開放的。

  “我們期待為中國消費者帶來更多敘利亞的産品,希望通過商業的交流,讓更多的中國人關注敘利亞,甚至愛上敘利亞。”

  魯拉告訴記者,隨著銷售量的擴大,自家的玫瑰田已擴張了3000畝,這個月還將再增加3000畝。她的公司已有3種産品在中國註冊、銷售,未來將會有更多産品在中國落地。如今,大馬士革玫瑰不止存在於書本與圖畫中,通過進博會的平臺,成為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商品,有機會走進中國百姓的家中。

  就像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在詩中寫的那樣:“玫瑰的沉默是呼喚,聽見它的不是耳朵,而是眼睛。”

  而這一次,古老而珍貴的大馬士革玫瑰在歐亞大陸的東方,將會重新綻放光彩。

  

  魯拉的玫瑰花在收穫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