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水興,因水患:威尼斯會被人潮還是海潮吞沒?

2019-11-17 14:53:20 作者: 程靖 選稿: 劉嘉儀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程靖

  11月12日是個月圓之夜。

  威尼斯城的滿月之日,聽起來像個浪漫的日子,但現實卻一點也不浪漫。

  本週二(12日),義大利威尼斯遭受了有史以來第二嚴重的洪水侵襲。據《衛報》14日報道,威尼斯全城超過85%的地區被洪水淹沒,最高時洪水達1.87米。

  週三早晨,洪水稍稍退去,到了週四,潮水再度來襲。11月15日,威尼斯再一次因海水漲潮,全城70%的地方淹沒在水中。據當地政府消息稱,週五時潮水最高漲到1.54米。

  上一次城裏的水位如此之高,還是1966年:那次的洪峰達到了1.94米。

  

  威尼斯街道被洪水淹沒,市民和遊客蹚水過街圖/視覺中國

  當地人拍下的畫面顯示,威尼斯的地標聖馬可廣場被洪水淹沒。一些當地人和遊客則在及膝的水中行走,遊客們努力地將行李箱舉過頭頂,甚至有人在水位最高的時候在聖馬可廣場上游泳。船隻被沖毀、貢多拉小船被卡在橋上……這是許多威尼斯人也沒見過的場面。

  義大利新聞社(ANSA)稱,洪水中,帕萊斯德里那島上有兩人因洪水死亡,其中一位死者是一名78歲的男子,在修理被水淹的房屋時觸電身亡。

  本週四,義大利總理朱塞佩‧孔蒂宣佈國家緊急狀態,承諾用2000萬歐元幫助威尼斯進行緊急清理行動。但這遠遠不及威尼斯市長路易吉‧布魯格納羅給出的數字——布魯格納羅在推特上發佈了一條視頻,視頻中,路易吉‧布魯格納羅説:“這個城市已經毀了……洪水造成的損失可能達到10億歐元。”

  水城遭水患:被淹沒的日常

  “住在一樓的幾乎都淹了,家裏基本上都有一個鐵欄杆,但水沒過了鐵欄,衝到了家裏。”正在威尼斯實習的中國留學生昂女士對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説。“樓下商店的東西基本上都飄起來了。”

  昂女士的實習項目位於威尼斯的聖塞弗洛島,12日晚的漲潮把昂女士工作室裏的設備幾乎都沖倒了,一些墻壁也沖倒了。昂女士説,這一次洪水破壞力非常強,一些同學同事家都斷電了,自己家裏的電壓也不穩定。昂女士向記者回憶道,12日晚,由於船站被衝壞,交通受阻,自己和同學半夜兩點左右才回到家。

  

  威尼斯地標——聖馬可廣場被洪水淹沒圖/視覺中國

  據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報道,本週的洪水起因于罕見的大潮,滿月時的月球引力和風速高達62mph的強風共同形成了一次遠比預期中猛烈的風暴潮。加上威尼斯地勢較低,海水水面異常上漲涌入城市,導致了50年一遇的大洪水。

  威尼斯潟湖(Lagoon)是位於波河與皮亞韋河河口之間的一個封閉海灣,威尼斯城就坐落于威尼斯潟湖的淺灘上。威尼斯城由被運河分隔並由橋梁相連的118座小島組成,因此被稱為“水上都市”。威尼斯內交織的水道、搖曳的貢多拉船和文藝復興時期的華美建築一起,構成了這座“水城”最獨特的景觀。

  但正是由於特殊的地理環境和人為建造的城市基礎,讓威尼斯城在洶湧的海水面前十分脆弱。據中新網報道,在義大利語中,威尼斯的季節性洪水叫做“Aqua Alta”,每年冬天,因為季風和潮汐影響,導致潮水上漲,加上威尼斯部分地區地勢較低,洪水常常涌入城內。而為了向民眾預警洪水,威尼斯當地更是建立了專門的網站預測潮汐。

  而據威尼斯潮汐辦公室的數據稱,如今威尼斯的海平面比50年前高了10釐米。

  一邊在上升,一邊在沉降。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近期研究以GPS數據和雷達畫面確認,威尼斯城和潟湖的許多地區正在以每年1~4毫米的速度沉降,並且整座城市都在向東傾斜。

  對於威尼斯人來説,漲潮時水沒過廣場的地面是秋天常見的景觀。威尼斯宗主教莫拉格裏亞説,聖馬可廣場上漫水算是常態。但他也表示,他從未見過聖馬可廣場被淹得像週二這麼厲害,“海浪就像在海灘上一樣。”

  

  聖馬可廣場被洪水淹沒圖/視覺中國

  1966年11月4日,大潮涌入威尼斯。海水達到了有歷史記載的最高值194釐米,聖馬可廣場被1.2米深的水覆蓋。那次洪水造成5000多人無家可歸,還導致不少藝術品被毀。

  據報道,這座美麗的城市歷史上曾6次發大水,但最近4次都發生在過去20年中。

  威尼斯市長布魯格納羅宣稱,此次洪水是氣候變化導致的,“將會給威尼斯帶來永久的傷痕”。據路透社報道,威尼斯海洋科學研究院也表示,由於氣候變化的影響,海平面上升和更為頻繁的風暴潮,會讓極端事件變得“愈發頻繁”。

  “摩西”擋得住亞得裏亞海的潮水嗎?

  本週四(14日),威尼斯市長視察了城內受災最嚴重的帕萊斯德里那島,他表示,接下來的重中之重應是繼續建設水閘,以防城市受到破壞性海潮的侵襲。義大利總理朱塞佩‧孔蒂也説,建設水閘應該“越快越好”。

  水閘就在那裏。1981年,義大利政府提出了一項叫做“摩西計劃”(MOSE)的水閘工程,旨在防止水城威尼斯遭受海潮上漲帶來的災害。“摩西”取自於《聖經》,是將紅海一分為二,協助以色列人逃出埃及的神話人物;“MOSE”四個字母也是義大利文“實驗性電動機械化模組”的縮寫。

  摩西水閘豎立在亞得裏亞海靠近威尼斯潟湖入海口的地方,由78塊明黃色的可移動水下屏障組成,一旦啟動,這78塊屏障將升起,防止亞得裏亞海猛漲的海潮涌進威尼斯城。

  

  摩西計劃中的可移動水閘圖/視覺中國

  “摩西計劃”的建設由時任義大利總理的貝盧斯科尼于2003年啟動,原本預計于2016年完成。但摩西水閘的建設中,由於腐敗、財政赤字、成本超支、環保主義者反對等原因,至今還未完成。許多人認為,如果摩西水閘順利建成,週二那場歷史性的洪水根本不會發生,城中歷史悠久的建築也將免遭洪水淹沒。

  水閘項目牽扯了數個義大利官員貪污受賄的案子。歐洲新聞網引用義大利L’Espresso雜誌的報道稱,2013年,義大利金融警察沒收了維內托前任省長吉安卡洛‧加蘭的銀行賬戶和賬戶中的1200萬歐元,加蘭曾是義大利前任總理貝盧斯科尼內閣中的副部長。義大利檢察官稱,加蘭收取的賄賂被用來在迪拜投資房産,還用以投資維內托省的工廠。2014年,加蘭因腐敗被判2年10個月的監禁。

  在調查與摩西計劃有關的洗錢案件的時候,調查者發現一些離岸公司捲入其中,其中一些公司甚至設立於巴拿馬。加蘭的審計師圭多和克裏斯蒂安‧彭索的名字,在“巴拿馬文件”相關調查的名單中赫然在列。據了解,他們曾幫助加蘭轉移了約150萬歐元的資産,這筆錢還涉及了與摩西計劃無關的另一起洗錢案件。

  目前,該78塊屏障已經就位,而能讓屏障同時升起的機械裝置還未完成。首次試驗預計將於明年開啟——若潮汐預報稱潮水會超過110釐米,水閘就會啟動,屏障將一同升起。

  報道稱,水閘將在2021年底前全部完成,該水利項目的所有成本約為70億歐元。

  但也有專家擔心,水閘不夠高——鋻於最近的氣候變化模型所預測的海平面上漲幅度,目前正在建造的水閘可能應付不了。

  

  摩西水閘圖/La Stampa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1年發佈的一份報告稱,此前的科學研究預計,亞得裏亞海的海平面會在本世紀末時上升22釐米,但許多科學家認為,這種預測太過樂觀——報告稱,應該考慮到海平面上升100釐米的可能性,“據本報告的預測,海平面將’毫無疑問地’上升至某個水準,將使威尼斯這座歷史悠久的水城難以為繼。”

  這份報告對威尼斯的未來非常悲觀:在幾十年內,摩西水閘可能可以阻擋洪水,但海平面最終將上升到一個水閘永遠合攏也阻止不了洪水的高度。報告給威尼斯敲響了警鐘:“問題不是這個結果會不會發生,而是何時發生。”

  但據義大利《新聞報》(La Stampa)2017年的報道,“摩西計劃”由於被擱置太久,浸泡在海水下的金屬閘門已有被海洋生物腐蝕的跡象,連接各模組之間的鉸鏈也有斷裂的風險,那些被暫時擱在海灘上等待安裝的部件也已被海邊的鹹風銹蝕。

  不過,問題依然需要解決。威尼斯工程師團的副主席馬利奧‧德‧馬爾奇曾對媒體表示,目前摩西水閘被視作“無用”,但依然要將其建成,“即使它建成後只能用30年,我們至少可以解決一段時間內的問題。”

  淹沒威尼斯的不是海潮,就是人潮?

  據歐洲新聞網15日報道,義大利維內托省省長盧卡‧扎伊亞説,這一次的洪水對於威尼斯來説是“大災大難”,而威尼斯市長布魯格納羅則説,“威尼斯的未來已在生死邊緣。”

  據《南華早報》(SCMP)報道,布魯格納羅表示,這次洪水或將造成數億歐元的經濟損失,“我們不只是在計算損失,而是在計算這座城市的未來。洪水可能會讓人口進一步流失。”

  布魯格納羅説:“洪水給家家戶戶、商店、活動,更不用説滿城的歷史遺跡與藝術品,都帶去了不可言狀的損失。”

  作為義大利北部著名的旅遊城市,威尼斯潟湖和城市的一部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産。從18世紀早期開始,就有遊客來到威尼斯旅遊。威尼斯以其優美的環境、建築和藝術品珍藏聞名於世,還是威尼斯電影節與威尼斯雙年展的舉辦地。

  但每年大量涌入的遊客或已成為了威尼斯“不可承受之重”。

  曾有媒體報道,威尼斯當地居民表示,威尼斯太小、太脆弱,或會被遊客淹沒。當地居民所需要的雜貨店、麵包店等沿街店舖紛紛關門,而為迎合遊客而設立紀念品店則開張大吉,威尼斯物價攀升,居民苦不堪言。

  威尼斯非常擁擠。2017年,威尼斯接待了3600萬人次的國際遊客。據義大利國家旅遊局的估計,僅今年8月,有46.5萬遊客來到威尼斯一日遊,220萬遊客在城中過夜,停留至少2天。

  據威尼斯港口管理局的統計,從今年4月到10月,每天都有約3.2萬人乘坐遊輪到威尼斯下船。遊輪帶來的不僅是人——據報道,威尼斯城中很多建築的木樁地基深扎于水下的泥土中,而停泊在威尼斯週邊的巨型遊輪也不斷“吞噬”著地底的沼澤和泥灘,和不斷上漲的海平面一起,都是威尼斯地質沉降的“幫兇”。

  威尼斯官方已意識到了大型遊輪的危害——2017年11月,政府宣佈禁止10萬噸以上的遊輪進入威尼斯大運河;今年8月,威尼斯宣佈將部分遊輪改道至其他港口停泊。

  

  威尼斯瀉湖入海口附近的一艘巨型遊輪圖/視覺中國

  2019年9月,威尼斯市政府頒布了一項有爭議性的政策:任何入城者需要支付10歐元的入城費,在城中訂了酒店的遊客不包含在內,因為酒店價格中已包含了“入城稅”,此外,居民、學生、6歲以下的兒童和約3萬名通勤人士不需要交費。威尼斯副市長表示,這筆錢會用於處理垃圾和增加安保等項目。

  一名義大利環保律師、威尼斯環保活動人士馬可‧加斯帕裏內蒂曾説,遊客在威尼斯盡情欣賞很重要,但這座城市同樣應該為居民留有日常生活的空間。

  在威尼斯,工作大多集中在旅遊服務業,而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更希望離開威尼斯,尋找其他領域的機會,加上人口老齡化等原因,威尼斯人口每年“凈減少”約1000人。目前,威尼斯僅有5.3萬名“土著居民”,而在50年前,這個數字約為15萬。

  據CNN報道,威尼斯港口管理局主席皮諾‧穆索裏諾表示,威尼斯每年接待的3000萬遊客是一個“聚寶盆”,對威尼斯來説是“只贏不輸”的局面。但他也同意,威尼斯可以每年在特定時間限制遊客數量。

  穆索裏諾認為,除了旅遊業之外,威尼斯是時候創造新行業了——威尼斯並不只是一座“露天博物館”或是主題樂園。“並不是説我們要關上大門或者關閉這座城市。”穆索裏諾説,“我不相信有人會喜歡住在這樣的地方——一座外表精美華麗卻內裏空空的城市。”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