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美股狂跌800點!特朗普懟美聯儲:你們瘋了!

2018-10-11 16:41:46

來源:經濟日報 選稿:王珂然

原標題:美股狂跌800點!特朗普懟美聯儲:你們瘋了!

  美股週三低開低走,盤中持續下挫,臨近尾盤出現恐慌性拋售,道指暴跌800余點,科技和晶片板塊拖累納指跌幅超過4%。投資者對利率迅速上升的趨勢感到擔心,導致美國股市創下了八個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亞太股市接力暴跌,日韓股市早盤跟隨大跌超3%,中國上證指數11日早盤暴跌超4%,創業板指暴跌超5%,澳洲股指ASX200指數早盤跌超2%。

  

  暴跌是意外還是必然?

  2015年2月,當時還不是美國總統的特朗普曾經在推特上寫道:“如果有一天道瓊斯指數單日狂跌超過1000點,那當值的總統就該被裝進加農炮裏,以極快的速度被射向太陽。不能找到任何藉口。”

  2018年10月10日道指的暴跌,確實讓其心驚肉跳了一回。暴跌以後,特朗普歸咎於美聯儲,“我認為美聯儲在犯錯,他們(貨幣政策太過收緊)太緊。我覺得美聯儲已經瘋了。”

  美聯儲在不久前結束的貨幣政策會議上再次加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2%-2.25%區間。而且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還在此次會議後表示美國的貨幣政策還“遠沒有達到中性”。市場普遍預測,今年年底前還將加息一次,2019年將加息三次,2020年將加息一次。美聯儲的這種做法受到了特朗普總統的強烈批評,他認為,在當前通脹較低、政府數據顯示經濟強勁的情況下,美聯儲加息速度過快。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稱,投資者之所以如此恐慌性拋售,直接原因是近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攀升,以及美聯儲加息導致貨幣政策趨緊。與此同時,被視為美國經濟健康指標的房地産銷量和汽車銷量兩項數據近期出現下降,美國同中國逐步升溫的貿易爭端等問題均令投資者擔憂。

  

  截至北京時間10月11日上午12時,全球市場跌聲一片

  此前,長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周突然走高,引發了持續九年多的美股牛市還能奔跑多久的疑問。經濟強勁通常對股市有利,但如果國債收益率持續走高,使得無風險資産的優勢凸顯出來,投資者可能選擇撤出高風險資産。此外,借貸成本上升也會給經濟擴張降溫。

  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通常被認定為“無風險收益率”,被視為全球資産定價之“錨”。該收益率走向迫使投資者重新評估股票等風險資産,收益率走高意味著各類資産收益率也要相應抬高,即資産價格將出現下跌。

  本週二,美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觸及3.440%,再度創新四年最高位。10年期美債收益率升至3.256%,刷新七年新高。隨著美債收益率不斷攀升,恐慌情緒加劇,全球股債拋售潮愈演愈烈。據華爾街見聞報道,彭博巴克萊環球多元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Multiverse Index)市值上周狂減9160億美元,是2016年11月特朗普贏得總統選舉以來的最大縮減規模。

  截至上週五收盤,債券市場單周價值損失約8760億美元,抹去一年漲幅;全球債券總價值跌至48.9萬億美元,為2017年10月以來最低水準。

  美國不少機構及業內人士均認為,美債收益率飆升或帶來“蝴蝶效應”,危及美股,從昨日美股走勢來看,“蝴蝶效應”正在發酵。

  美國政壇元老、前共和黨議員羅恩‧保羅(Ron Paul)認為,“通過觀察貨幣史可以很好地證實,當你使貨幣膨脹,扭曲利率,超前消費,花費太多,就必然會有一場調整。我們有著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泡沫。”

  資料顯示,作為美國股市龍頭的科技股漲到現在,已經暴露了巨大的風險。一是市盈率不低,亞馬遜140多倍,微軟50倍,Facebook為24倍,谷歌27倍,最低的蘋果也有19倍,並不算便宜。二是幾大巨頭都受利空衝擊,亞馬遜受困網際網路稅;谷歌、Facebook受網路中立法衝擊,還面臨歐盟天價罰款。至於蘋果和微軟,一旦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兩家巨頭前景堪憂。

  國金證券認為,政治因素也是影響美股暴跌的重要原因,11月6日美國國會中期選舉臨近,民主黨共和黨之爭帶有不確定性影響市場情緒;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美國對華政策”言論,嚴重歪曲事實,“指鹿為馬”,對於這種“不實言論”市場擔憂中方或採取強硬應對措施;美國駐聯合國代表黑利突然辭職,引發市場各種猜測。

  美股牛市終結了嗎?

  美股創出近八個多月來最大跌幅,是否意味著從美股2009年開始長達近十年的牛市宣告終結,對此,諸多分析師看法不一。

  

  支援牛市終結一派認為,美國股市泡沫較多,隨著金融市場利率走高,變熊不可避免。

  美國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師Michael Wilson指出,對於金融市場而言,利率變動的幅度不是最重要的,速度才是。上周的利率漲幅來得又大又快,“利率創下新高似乎是一個轉捩點,能讓滾動熊市在最後的安全堡壘中完成其未竟的事業”。 9月中旬,他就曾分析認為,美股已經處於“滾動熊市”(不同板塊、行業或資産輪流出現下跌)的陣痛之中。由於更高的借貸成本代替企業的強勁盈利成為市場焦點,未來數年,標普500指數預計交投于2400-3000點區間。

  在此之前,摩根士丹利還表示,信貸息差在今年2月初觸底,根據歷史經驗,股票的平均峰值將在十個月後到來,即今年12月;美債收益率將在七個月後達到峰值,即今年9月。在最新研報裏,Wilson提到,基於摩根士丹利股權風險溢價框架,標普500指數自今年1月以來首次遭到高估。他直言,隨著利率突破3%關口,指數估值過高是顯而易見的。

  事實上近幾個月來,小盤股已經明顯表現不佳。利率突破3%之後,它們的糟糕表現加速了。上周,利率攀升至3.2%的水準,市場的疲軟終於出現在那些估值最緊張的成長型股票身上。

  美國摩根大通跨資産基本面首席策略師John Normand認為,現在股票最大的問題是高估值,目前的歷史市盈率和遠期市盈率都比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網際網路危機時要高。任何預示經濟下行的信號都可能使股市暴跌,而市場流動性緊縮將火上澆油,加速股市下跌。

  安信證券預計美股見頂的可能性較大,沒有只漲不跌,也沒有只跌不漲的市場,美股也難逃這種漲跌規律,特朗普上臺雖是改變了中期的運行軌跡,但難以改變長期規律,美股一旦走熊,對全球金融市場,特別是新興市場會有很大影響。

  不過,也有不少分析師認為,從基本面看,還不能得出美股就此見頂的結論。

  大成納斯達克100指數基金經理冉淩浩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維持美股1年內看好的觀點,主要原因有:

  首先,宏觀經濟數據表明美國3季度的經濟增長狀況非常理想。2季度年化季環比GDP增長率為4.2%,創下了2015年以來的最高值段;同時,3季度的其他經濟指標也全部保持在非常好的水準區間。

  其次,引發此次下跌的主要原因——長期收益率快速上漲——實際上是持續利好美股的重要支撐因素。大成基金的模型表示,美國長期國債與短期國債收益率利差是支援美股上漲的最關鍵單一指標,而長期國債利率的上漲,進一步擴寬了長短期國債利差,同時也擴展了美股持續上漲的時間與空間。實際上,今年2月份的美股調整也是因為長期收益率上漲,但事實證明,長期收益率的上漲保證了今年的美股牛市。另外,長期利率上漲意味著利率水準正在逐步走向正常化,也意味著美國經濟已經是健康的自然增長,而非貨幣政策刺激下的增長。

  最後,美國上市公司盈利增速非常好,2018年盈利增速預計會超過20%。同時,美股估值水準也基本位於歷史平均水準區間,納斯達克100指數2018年預期市盈率為20.6倍,標普500指數2018年預期市盈率為17倍。未來美股指數預計會隨著上市公司盈利的增長而進一步上升。

  富途證券分析師認為,無論從基本面來看,還是從失業率指標來看,美國經濟都處於五六十年來的最好水準。並且支撐美國經濟走強的因素:包括減稅以及大幅放鬆一些行業管制,比如醫藥、工會、能源等都是一些長期利好因素。正是由於美國經濟基本面強勁,所以美聯儲又加息了。在2020年利率達到3.4%的水準後,2021年或不會繼續加息。

  該分析師表示,由於美國經濟基本面強勁,其觀點是美股這次暴跌並不意味著美股牛市會結束,但是隨著美聯儲加息的步伐加快,會使得美股估值受到壓制,再疊加中美兩大巨頭貿易摩擦加劇,美股波動率會加大。

  美股暴跌對新興市場有何影響?

  中金公司表示,美股市場大幅回調期間,通常都伴隨著全球範圍內風險偏好的急劇惡化,表現為風險資産悉數大跌、而避險資産普遍上漲。從歷史經驗來看,如果在這一情況下,全球風險資産特別是資金面開放的部分新興市場都可能會因為風險偏好的惡化而受到波及,因此此時單純在不同市場之間輪動可能無法起到很好的避險效果;相比之下,黃金、日元、國債等傳統的避險資産在對衝系統性風險的時候可能會更為有效。

  

  中金海外策略通過梳理美股歷史上歷次幅度超過10%回撤時其他資産的表現,發現美股市場大幅回調期間,通常伴都隨著全球範圍內風險偏好的急劇惡化,表現為:第一,風險資産(主要股市、高收益債券、大宗商品、REITs、新興市場貨幣)悉數大跌、而避險資産(國債、黃金、日元)普遍上漲,第二,全球主要發達和新興市場悉數下跌,極少有市場能夠逆勢上漲,平均來看,回撤期間的表現排序為日本>美國>歐洲>新興;第三,從相關性角度,大跌期間美股與其他市場之間的相關悉數會顯著提升;第四,資金流向上,美股大幅回調期間,資金因避險情緒升溫會大幅流出股市、並相應流入債市。

  前海開源基金執行總經理楊德龍表示,對於A股,短期內會有一定的影響。但是考慮到A股市場在之前已經出現了提前的下跌,而A股估值處於歷史底部,與全球股市估值相比A股處於最低端。所以美股的大跌對A股只有短期的影響,A股已經完成了探底的過程,現在進入到觸底反彈的階段。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美股狂跌800點!特朗普懟美聯儲:你們瘋了!

2018年10月11日 16:41 來源:經濟日報

原標題:美股狂跌800點!特朗普懟美聯儲:你們瘋了!

  美股週三低開低走,盤中持續下挫,臨近尾盤出現恐慌性拋售,道指暴跌800余點,科技和晶片板塊拖累納指跌幅超過4%。投資者對利率迅速上升的趨勢感到擔心,導致美國股市創下了八個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亞太股市接力暴跌,日韓股市早盤跟隨大跌超3%,中國上證指數11日早盤暴跌超4%,創業板指暴跌超5%,澳洲股指ASX200指數早盤跌超2%。

  

  暴跌是意外還是必然?

  2015年2月,當時還不是美國總統的特朗普曾經在推特上寫道:“如果有一天道瓊斯指數單日狂跌超過1000點,那當值的總統就該被裝進加農炮裏,以極快的速度被射向太陽。不能找到任何藉口。”

  2018年10月10日道指的暴跌,確實讓其心驚肉跳了一回。暴跌以後,特朗普歸咎於美聯儲,“我認為美聯儲在犯錯,他們(貨幣政策太過收緊)太緊。我覺得美聯儲已經瘋了。”

  美聯儲在不久前結束的貨幣政策會議上再次加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2%-2.25%區間。而且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還在此次會議後表示美國的貨幣政策還“遠沒有達到中性”。市場普遍預測,今年年底前還將加息一次,2019年將加息三次,2020年將加息一次。美聯儲的這種做法受到了特朗普總統的強烈批評,他認為,在當前通脹較低、政府數據顯示經濟強勁的情況下,美聯儲加息速度過快。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稱,投資者之所以如此恐慌性拋售,直接原因是近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攀升,以及美聯儲加息導致貨幣政策趨緊。與此同時,被視為美國經濟健康指標的房地産銷量和汽車銷量兩項數據近期出現下降,美國同中國逐步升溫的貿易爭端等問題均令投資者擔憂。

  

  截至北京時間10月11日上午12時,全球市場跌聲一片

  此前,長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周突然走高,引發了持續九年多的美股牛市還能奔跑多久的疑問。經濟強勁通常對股市有利,但如果國債收益率持續走高,使得無風險資産的優勢凸顯出來,投資者可能選擇撤出高風險資産。此外,借貸成本上升也會給經濟擴張降溫。

  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通常被認定為“無風險收益率”,被視為全球資産定價之“錨”。該收益率走向迫使投資者重新評估股票等風險資産,收益率走高意味著各類資産收益率也要相應抬高,即資産價格將出現下跌。

  本週二,美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觸及3.440%,再度創新四年最高位。10年期美債收益率升至3.256%,刷新七年新高。隨著美債收益率不斷攀升,恐慌情緒加劇,全球股債拋售潮愈演愈烈。據華爾街見聞報道,彭博巴克萊環球多元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Multiverse Index)市值上周狂減9160億美元,是2016年11月特朗普贏得總統選舉以來的最大縮減規模。

  截至上週五收盤,債券市場單周價值損失約8760億美元,抹去一年漲幅;全球債券總價值跌至48.9萬億美元,為2017年10月以來最低水準。

  美國不少機構及業內人士均認為,美債收益率飆升或帶來“蝴蝶效應”,危及美股,從昨日美股走勢來看,“蝴蝶效應”正在發酵。

  美國政壇元老、前共和黨議員羅恩‧保羅(Ron Paul)認為,“通過觀察貨幣史可以很好地證實,當你使貨幣膨脹,扭曲利率,超前消費,花費太多,就必然會有一場調整。我們有著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泡沫。”

  資料顯示,作為美國股市龍頭的科技股漲到現在,已經暴露了巨大的風險。一是市盈率不低,亞馬遜140多倍,微軟50倍,Facebook為24倍,谷歌27倍,最低的蘋果也有19倍,並不算便宜。二是幾大巨頭都受利空衝擊,亞馬遜受困網際網路稅;谷歌、Facebook受網路中立法衝擊,還面臨歐盟天價罰款。至於蘋果和微軟,一旦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兩家巨頭前景堪憂。

  國金證券認為,政治因素也是影響美股暴跌的重要原因,11月6日美國國會中期選舉臨近,民主黨共和黨之爭帶有不確定性影響市場情緒;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美國對華政策”言論,嚴重歪曲事實,“指鹿為馬”,對於這種“不實言論”市場擔憂中方或採取強硬應對措施;美國駐聯合國代表黑利突然辭職,引發市場各種猜測。

  美股牛市終結了嗎?

  美股創出近八個多月來最大跌幅,是否意味著從美股2009年開始長達近十年的牛市宣告終結,對此,諸多分析師看法不一。

  

  支援牛市終結一派認為,美國股市泡沫較多,隨著金融市場利率走高,變熊不可避免。

  美國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師Michael Wilson指出,對於金融市場而言,利率變動的幅度不是最重要的,速度才是。上周的利率漲幅來得又大又快,“利率創下新高似乎是一個轉捩點,能讓滾動熊市在最後的安全堡壘中完成其未竟的事業”。 9月中旬,他就曾分析認為,美股已經處於“滾動熊市”(不同板塊、行業或資産輪流出現下跌)的陣痛之中。由於更高的借貸成本代替企業的強勁盈利成為市場焦點,未來數年,標普500指數預計交投于2400-3000點區間。

  在此之前,摩根士丹利還表示,信貸息差在今年2月初觸底,根據歷史經驗,股票的平均峰值將在十個月後到來,即今年12月;美債收益率將在七個月後達到峰值,即今年9月。在最新研報裏,Wilson提到,基於摩根士丹利股權風險溢價框架,標普500指數自今年1月以來首次遭到高估。他直言,隨著利率突破3%關口,指數估值過高是顯而易見的。

  事實上近幾個月來,小盤股已經明顯表現不佳。利率突破3%之後,它們的糟糕表現加速了。上周,利率攀升至3.2%的水準,市場的疲軟終於出現在那些估值最緊張的成長型股票身上。

  美國摩根大通跨資産基本面首席策略師John Normand認為,現在股票最大的問題是高估值,目前的歷史市盈率和遠期市盈率都比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網際網路危機時要高。任何預示經濟下行的信號都可能使股市暴跌,而市場流動性緊縮將火上澆油,加速股市下跌。

  安信證券預計美股見頂的可能性較大,沒有只漲不跌,也沒有只跌不漲的市場,美股也難逃這種漲跌規律,特朗普上臺雖是改變了中期的運行軌跡,但難以改變長期規律,美股一旦走熊,對全球金融市場,特別是新興市場會有很大影響。

  不過,也有不少分析師認為,從基本面看,還不能得出美股就此見頂的結論。

  大成納斯達克100指數基金經理冉淩浩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維持美股1年內看好的觀點,主要原因有:

  首先,宏觀經濟數據表明美國3季度的經濟增長狀況非常理想。2季度年化季環比GDP增長率為4.2%,創下了2015年以來的最高值段;同時,3季度的其他經濟指標也全部保持在非常好的水準區間。

  其次,引發此次下跌的主要原因——長期收益率快速上漲——實際上是持續利好美股的重要支撐因素。大成基金的模型表示,美國長期國債與短期國債收益率利差是支援美股上漲的最關鍵單一指標,而長期國債利率的上漲,進一步擴寬了長短期國債利差,同時也擴展了美股持續上漲的時間與空間。實際上,今年2月份的美股調整也是因為長期收益率上漲,但事實證明,長期收益率的上漲保證了今年的美股牛市。另外,長期利率上漲意味著利率水準正在逐步走向正常化,也意味著美國經濟已經是健康的自然增長,而非貨幣政策刺激下的增長。

  最後,美國上市公司盈利增速非常好,2018年盈利增速預計會超過20%。同時,美股估值水準也基本位於歷史平均水準區間,納斯達克100指數2018年預期市盈率為20.6倍,標普500指數2018年預期市盈率為17倍。未來美股指數預計會隨著上市公司盈利的增長而進一步上升。

  富途證券分析師認為,無論從基本面來看,還是從失業率指標來看,美國經濟都處於五六十年來的最好水準。並且支撐美國經濟走強的因素:包括減稅以及大幅放鬆一些行業管制,比如醫藥、工會、能源等都是一些長期利好因素。正是由於美國經濟基本面強勁,所以美聯儲又加息了。在2020年利率達到3.4%的水準後,2021年或不會繼續加息。

  該分析師表示,由於美國經濟基本面強勁,其觀點是美股這次暴跌並不意味著美股牛市會結束,但是隨著美聯儲加息的步伐加快,會使得美股估值受到壓制,再疊加中美兩大巨頭貿易摩擦加劇,美股波動率會加大。

  美股暴跌對新興市場有何影響?

  中金公司表示,美股市場大幅回調期間,通常都伴隨著全球範圍內風險偏好的急劇惡化,表現為風險資産悉數大跌、而避險資産普遍上漲。從歷史經驗來看,如果在這一情況下,全球風險資産特別是資金面開放的部分新興市場都可能會因為風險偏好的惡化而受到波及,因此此時單純在不同市場之間輪動可能無法起到很好的避險效果;相比之下,黃金、日元、國債等傳統的避險資産在對衝系統性風險的時候可能會更為有效。

  

  中金海外策略通過梳理美股歷史上歷次幅度超過10%回撤時其他資産的表現,發現美股市場大幅回調期間,通常伴都隨著全球範圍內風險偏好的急劇惡化,表現為:第一,風險資産(主要股市、高收益債券、大宗商品、REITs、新興市場貨幣)悉數大跌、而避險資産(國債、黃金、日元)普遍上漲,第二,全球主要發達和新興市場悉數下跌,極少有市場能夠逆勢上漲,平均來看,回撤期間的表現排序為日本>美國>歐洲>新興;第三,從相關性角度,大跌期間美股與其他市場之間的相關悉數會顯著提升;第四,資金流向上,美股大幅回調期間,資金因避險情緒升溫會大幅流出股市、並相應流入債市。

  前海開源基金執行總經理楊德龍表示,對於A股,短期內會有一定的影響。但是考慮到A股市場在之前已經出現了提前的下跌,而A股估值處於歷史底部,與全球股市估值相比A股處於最低端。所以美股的大跌對A股只有短期的影響,A股已經完成了探底的過程,現在進入到觸底反彈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