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德專家:法國民心思變 勒龐當選幾率不大

2017-4-21 08:05:28

來源:參考消息網 選稿:夏陽

    德國《資本》月刊網站3月14日刊發德國貝倫貝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霍爾格‧施米丁的文章《法國決定歐洲》稱,馬克龍或菲永擊敗勒龐入住愛麗舍宮的概率高達90%。即便勒龐當選總統,國民陣線繼而贏得議會選舉的可能性也很低。依據法國憲法,勒龐不能違背總理意願,進行退出歐盟公投。因此,勒龐讓法國退出歐元區甚至退出歐盟的可能性不大。

    施米丁稱,一旦法國人在5月7日選舉了極右的瑪麗娜‧勒龐為他們的總統,並且在接下來的6月18日法國議會選舉中,再讓她的國民陣線拿到半數以上的席位,她很可能終結歐元,並敲響歐盟的喪鐘。

    但概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結果。因為法國有兩位參選的改革派政治家都希望以德國“2010年議程”為樣板整頓自己國家,而法國選民很可能會從他們中選出一位領導人——他能夠給法國帶來永久增長推力,並且將歐元以及歐盟置於一個面向未來的基礎之上。

    施米丁稱,如果一個經濟實力得到增強的法國加入到持續強大的德國中來,然後巴黎和柏林在這一基礎上在歐洲推動若干項改革倡議,歐洲大陸就能夠從政治和經濟上健康起來。

    法國人渴望一個真正的轉折

    施米丁稱,當德國在2003年至2005年間通過其大刀闊斧的“2010年議程”改革,從最早的歐洲病夫轉變成新的增長引擎時,法國在此期間卻緩慢衰退。在薩科齊總統10年前錯過改革的機會後,他的社會黨繼任者奧朗德在5年前執政初期還加深了他的國家的困境。因此許多法國人都嚮往一個真正的轉折。

    但是這一轉折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案。一方面,勒龐嗅出了氣味。她向法國人許諾,擺脫臆想的歐元緊箍咒,並引領他們走出歐盟,這樣她就可以沉湎于一種肆無忌憚的貿易保護主義。

    相反,保守派候選人菲永和左翼自由派政治新手馬克龍要減少調控。他們在細節上的側重點相當不同,例如菲永堅持大幅削減國家預算,廢除35小時工作周,而馬克龍在這些方面相對謹慎,他想把重點放在對養老金和社會保障體系的一項長期改革上。這兩位改革者都能用他們的想法將法國向前推進一大截。

    勒龐和馬克龍從菲永醜聞中獲益

    施米丁稱,大約在2月初,法國大選的結果看上去十分明朗。勒龐雖然能倚靠25%的鐵票,但並未能靠她的法律和秩序的態度以及仇視伊斯蘭口號繼續得分。在奧朗德領導的中左翼政府讓絕大多數法國人深度失望後,作為保守的共和黨候選人,菲永原本是可以取得大勝的。

    但後來發生的菲永妻子“吃空餉”的醜聞讓他陷入困境。其家人這種做法在法國屢見不鮮,只不過菲永在共和黨黨內初選中愚蠢地把自己標榜成特殊的廉潔先生。因此這樁醜聞使他的公信度嚴重受損。

    施米丁稱,菲永的醜聞讓他的兩位最主要的競爭對手獲益匪淺: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的支援度首次超過了他;勒龐利用菲永的弱點,也首次有了能作為女總統入主愛麗舍宮的某種機會。

    在3月中旬,民意測驗專家預測,勒龐和馬克龍勢均力敵,以26%打成平手,菲永以20%落後。預測還顯示,在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中,馬克龍將以60%對40%的明顯優勢戰勝勒龐。如果菲永取代馬克龍進入第二輪的話,民調機構也預測,他會以57%對43%力挫勒龐。因此,無論是馬克龍還是菲永進入第二輪,都能擊敗勒龐,入住愛麗舍宮,這一概率高達90%。

    但是民調機構也可能出錯。馬克龍是政治新手,缺乏經驗,菲永被醜聞搞得極為狼狽。如果勒龐當選總統,會怎麼樣呢?

    施米丁稱,在勒龐當選總統後,國民陣線繼而能夠贏得6月11日和18日議會選舉的風險較低。因為在5月7日參與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的候選人之外,其他那些沒有候選人進入這輪投票的黨派,都會再度角逐議會選舉。保守派的地方候選人也許會獲得比他們的總統候選人菲永更好的選舉結果。另外,至少在一些選區內,將再次形成中間偏右和中間偏左的地方聯盟,以阻止右翼激進陣營獲勝。勒龐的國民陣線也許能在議會選舉中獲得27%的選票,拿到577個議會席位中的100多個。與當前國民陣線僅兩個席位相比,這雖然是一個巨大的攀升,但是仍不夠組成多數政府。

    議會終將佔優説明法國退歐不大可能

    施米丁稱,但是,為了落實反歐洲計劃,勒龐需要一個議會多數。因為總理雖然是由總統任命的,但是還必須得到議會的批准,所以議會最終佔據優勢。在第五共和國的歷史上,曾經有3次議會多數和總統來自不同的政治陣營,最終一位得到議會支援的總理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內政和經濟政策。

    依據法國的憲法,勒龐不能違背總理的意願,進行退出歐盟的公投。也許德高望重的憲法委員會會利用其解釋憲法的空間餘地,以便讓退出歐元的公投與總理事先同意綁定在一起。因此勒龐實際上可能讓法國退出歐元區,甚至退出歐盟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完全排除,當然也是不可能的。

    施米丁稱,生活充滿風險。今年歐元和歐洲一體化的命運第一次危在旦夕。然而比這一夢魘更可能的是,法國選民將一位改革者送入總統府。在這種情況下,在9月份的德國大選後,將會啟動一個由巴黎和柏林共同倡議的從總體上加強歐元區和歐盟凝聚力的進程。法國的改革、歐洲的改革以及一個穩定的經濟復蘇將是歐洲的夢幻場景。

上一篇稿件

德專家:法國民心思變 勒龐當選幾率不大

2017年4月21日 08:05 來源:參考消息網

    德國《資本》月刊網站3月14日刊發德國貝倫貝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霍爾格‧施米丁的文章《法國決定歐洲》稱,馬克龍或菲永擊敗勒龐入住愛麗舍宮的概率高達90%。即便勒龐當選總統,國民陣線繼而贏得議會選舉的可能性也很低。依據法國憲法,勒龐不能違背總理意願,進行退出歐盟公投。因此,勒龐讓法國退出歐元區甚至退出歐盟的可能性不大。

    施米丁稱,一旦法國人在5月7日選舉了極右的瑪麗娜‧勒龐為他們的總統,並且在接下來的6月18日法國議會選舉中,再讓她的國民陣線拿到半數以上的席位,她很可能終結歐元,並敲響歐盟的喪鐘。

    但概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結果。因為法國有兩位參選的改革派政治家都希望以德國“2010年議程”為樣板整頓自己國家,而法國選民很可能會從他們中選出一位領導人——他能夠給法國帶來永久增長推力,並且將歐元以及歐盟置於一個面向未來的基礎之上。

    施米丁稱,如果一個經濟實力得到增強的法國加入到持續強大的德國中來,然後巴黎和柏林在這一基礎上在歐洲推動若干項改革倡議,歐洲大陸就能夠從政治和經濟上健康起來。

    法國人渴望一個真正的轉折

    施米丁稱,當德國在2003年至2005年間通過其大刀闊斧的“2010年議程”改革,從最早的歐洲病夫轉變成新的增長引擎時,法國在此期間卻緩慢衰退。在薩科齊總統10年前錯過改革的機會後,他的社會黨繼任者奧朗德在5年前執政初期還加深了他的國家的困境。因此許多法國人都嚮往一個真正的轉折。

    但是這一轉折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案。一方面,勒龐嗅出了氣味。她向法國人許諾,擺脫臆想的歐元緊箍咒,並引領他們走出歐盟,這樣她就可以沉湎于一種肆無忌憚的貿易保護主義。

    相反,保守派候選人菲永和左翼自由派政治新手馬克龍要減少調控。他們在細節上的側重點相當不同,例如菲永堅持大幅削減國家預算,廢除35小時工作周,而馬克龍在這些方面相對謹慎,他想把重點放在對養老金和社會保障體系的一項長期改革上。這兩位改革者都能用他們的想法將法國向前推進一大截。

    勒龐和馬克龍從菲永醜聞中獲益

    施米丁稱,大約在2月初,法國大選的結果看上去十分明朗。勒龐雖然能倚靠25%的鐵票,但並未能靠她的法律和秩序的態度以及仇視伊斯蘭口號繼續得分。在奧朗德領導的中左翼政府讓絕大多數法國人深度失望後,作為保守的共和黨候選人,菲永原本是可以取得大勝的。

    但後來發生的菲永妻子“吃空餉”的醜聞讓他陷入困境。其家人這種做法在法國屢見不鮮,只不過菲永在共和黨黨內初選中愚蠢地把自己標榜成特殊的廉潔先生。因此這樁醜聞使他的公信度嚴重受損。

    施米丁稱,菲永的醜聞讓他的兩位最主要的競爭對手獲益匪淺: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的支援度首次超過了他;勒龐利用菲永的弱點,也首次有了能作為女總統入主愛麗舍宮的某種機會。

    在3月中旬,民意測驗專家預測,勒龐和馬克龍勢均力敵,以26%打成平手,菲永以20%落後。預測還顯示,在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中,馬克龍將以60%對40%的明顯優勢戰勝勒龐。如果菲永取代馬克龍進入第二輪的話,民調機構也預測,他會以57%對43%力挫勒龐。因此,無論是馬克龍還是菲永進入第二輪,都能擊敗勒龐,入住愛麗舍宮,這一概率高達90%。

    但是民調機構也可能出錯。馬克龍是政治新手,缺乏經驗,菲永被醜聞搞得極為狼狽。如果勒龐當選總統,會怎麼樣呢?

    施米丁稱,在勒龐當選總統後,國民陣線繼而能夠贏得6月11日和18日議會選舉的風險較低。因為在5月7日參與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的候選人之外,其他那些沒有候選人進入這輪投票的黨派,都會再度角逐議會選舉。保守派的地方候選人也許會獲得比他們的總統候選人菲永更好的選舉結果。另外,至少在一些選區內,將再次形成中間偏右和中間偏左的地方聯盟,以阻止右翼激進陣營獲勝。勒龐的國民陣線也許能在議會選舉中獲得27%的選票,拿到577個議會席位中的100多個。與當前國民陣線僅兩個席位相比,這雖然是一個巨大的攀升,但是仍不夠組成多數政府。

    議會終將佔優説明法國退歐不大可能

    施米丁稱,但是,為了落實反歐洲計劃,勒龐需要一個議會多數。因為總理雖然是由總統任命的,但是還必須得到議會的批准,所以議會最終佔據優勢。在第五共和國的歷史上,曾經有3次議會多數和總統來自不同的政治陣營,最終一位得到議會支援的總理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內政和經濟政策。

    依據法國的憲法,勒龐不能違背總理的意願,進行退出歐盟的公投。也許德高望重的憲法委員會會利用其解釋憲法的空間餘地,以便讓退出歐元的公投與總理事先同意綁定在一起。因此勒龐實際上可能讓法國退出歐元區,甚至退出歐盟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完全排除,當然也是不可能的。

    施米丁稱,生活充滿風險。今年歐元和歐洲一體化的命運第一次危在旦夕。然而比這一夢魘更可能的是,法國選民將一位改革者送入總統府。在這種情況下,在9月份的德國大選後,將會啟動一個由巴黎和柏林共同倡議的從總體上加強歐元區和歐盟凝聚力的進程。法國的改革、歐洲的改革以及一個穩定的經濟復蘇將是歐洲的夢幻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