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64歲博物館研究員殺妻分屍 案發後用妻子微信與他人聯繫

2019-1-11 20:32:44

來源:北京青年報-北青深一度 作者:曹慧茹 史向召 選稿:費一妍

  原標題:64歲寧夏博物館研究員殺妻分屍案發後用妻子微信與他人聯繫

圖片説明:何新宇和蘇華出遊時的合影

  接受警方訊問時,何新宇先是承認,擊打妻子蘇華頭部後,他沒有施救,而是坐在旁邊,觀察了一整夜。

  但在庭審時,何新宇改了口,他説自己是醉酒後襲擊了妻子,後來因為暈血,昏睡了整晚。

  這位64歲的寧夏博物館退休幹部,站在了被告席上。何新宇被指控于2017年12月3日殺害了妻子蘇華,並在作案後將屍體肢解掩埋。為了掩蓋罪行,他一度用妻子的微信轉發文章、分享照片。

  十多年前,離異的何新宇和蘇華重新組建了家庭。婚後,他們有過甜蜜的時光,經常結伴出遊;也有過分歧爭吵,甚至傳出軌婚變的消息。但無論怎樣,家人們還是無法想像,這段婚姻最終以一樁血案收尾。

  2019年1月9日下午三點,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了此案,3個多小時的庭審後,並未當庭宣判。

圖片説明:銀川中院對此案進行了審理

  消失的母親

  母親蘇華失聯多日,朱林四處尋找。他發現,繼父何新宇把家裏的門鎖換了,客廳裏那條價值4000元的地毯也不見了。

  何新宇解釋,夫妻倆吵架,蘇華出去散心了。但看了他展示的微信,朱林卻覺得那根本不是母親的口吻。

  疑心越來越重,朱林報了警。

  18年前,何新宇和蘇華在寧夏博物館相識。那時,何新宇剛離婚不久,在博物館兼職做會計的蘇華也已經結束上一段婚姻。兩人相處一年多後,重新組建了家庭。

  退休前,何新宇是寧夏博物館的幹部,後又被返聘為研究員。公開報道裏,何新宇自1976年參加工作後,常騎著自行車、背上乾糧在一線奔走,為文物的徵集和研究做出了一定貢獻。

  朱林起初對這位繼父的印象也不錯,上大學後,有時節假日他會住在母親那裏。在他看來,何新宇舉止斯文,為人溫和,兩人之間沒發生過什麼爭執。蘇華告訴兒子,何新宇雖然比自己大8歲,但很照顧人,經常帶她出去旅遊。在蘇華的網路空間裏,有不少兩人旅遊時的合影,他們依偎在一起,面帶微笑。

  退休後,何新宇和蘇華住在銀川市金鳳區的一套三室兩廳裏。空閒在家時,蘇華喜歡在鏡子前鋪開地毯,練習芭蕾舞。何新宇則待在書房閱讀歷史書籍,或是研究文物。

  跟旁人聊天時,何新宇和蘇華對彼此的評價都很好。蘇華覺得丈夫學識淵博,總被請去做講座,被人稱為“何教授”;何新宇也曾告訴友人,妻子賢惠體貼,每天變著花樣給自己下廚做飯。

圖片説明:何新宇在家裏殺死了妻子

  再婚家庭的裂痕

  外人看來,這是一對幸福的夫妻,但在一些家人眼裏,他們之間也有裂痕存在。

  何新宇的姐姐何夏稱,兩人在人前顯得恩愛,其實婚後經常爭吵,情急之下,甚至拳腳相向。“她對何新宇管控很嚴,頻繁翻看他的手機和公文包,家裏因此摔壞了好幾個手機”。據何夏了解,他們二人曾因在家動手招來了警察。

  “看到我弟和哪個女的通話後,第二天她就會鬧騰罵人,”何夏説,何新宇第一段婚姻未破裂時,前妻從沒有要求跟著出差,但蘇華卻到處跟著丈夫,“好像不跟著就會丟了一樣”。

  有鄰居亦稱,經常聽見兩人半夜在家吵架,還有摔東西在地板上的聲音。嚴重時,每隔幾天就吵。“但第二天見兩人説説笑笑,還挺和諧。”

  與蘇華同住一個小區的好友回憶,2017年春節的一天晚上,蘇華打來電話,讓她不要驚動家人,悄悄下樓來陪自己。當時,蘇華一個人穿著睡衣,頭髮散亂,躲在車裏不敢回家。

  但蘇華的嫂子王芳卻有另一種説法,她稱,何新宇在與蘇華婚後的十餘年間,數次出軌,因此兩人爭執不斷,時常爆發衝突。

  據她回憶,從2011年起,蘇華就曾和她提起何新宇出軌的事情。氣憤之下,蘇華曾提出分開的要求,不願離婚的何新宇便向蘇華多次寫下保證書。“出一次事寫一次,沒有用,”王芳説。

  在後來的庭審上,對於婚內出軌的情況,何新宇做出否認,他説“這是無中生有,不可能的事”。

圖片説明:案發後何新宇以妻子身份發的微信

  最後一夜

  根據何新宇的説法,殺妻藏屍也是因為一次爭吵。

  在後來接受警方訊問時,何新宇稱,2017年12月3日淩晨時分,在銀川市金鳳區某小區的家中,因聊到購房合同上寫有前妻名字一事,蘇華與自己發生口角。

  爭執中,他將原本用來砸核桃的鐵塊錘向妻子的頭部,“砰”的一聲,蘇華倒在客廳的灰色地毯上。因害怕對方喊叫,何新宇用客廳裏的地毯裹住蘇華頭部,又胡亂錘擊了數下。屍檢報告顯示,蘇華死於顱腦重度損傷。

  “我看到她額頭被砸了個礦泉水瓶蓋大小的洞,其他部位我沒敢看。”隨後,何新宇把妻子拖到了衛生間裏。他坐在旁邊觀察著,直到天亮。

  何新宇稱,自己錘擊蘇華無非是想給她一個教訓,“讓她長長記性,不要辱罵我的父母”,只因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下手失了輕重。後因害怕打120被人們知道自己的罪行,便隱瞞了一切。

  但在庭審過程中,何新宇改口稱,自己是因醉酒失手將妻子殺害,後又因為暈血,昏睡一晚上,錯過了搶救機會。

  公訴人問何新宇,為何擊打死者頭部,他辯稱,“平時吵架我一般拍她屁股兩下,她就笑了,這次我醉酒沒有戴眼鏡,以為還是打的屁股”。

  但作為蘇華家屬的代理律師,寧夏輔德律師事務所王國安認為,從兇器的選取、擊打的部位、擊打次數均可反映出何新宇在實施犯罪行為時,主觀上追求蘇華死亡結果的出現。

  據何新宇供述,天亮後,他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第一時間曾想過投案自首,但由於心存僥倖,並想到還有事沒處理完,便將屍體用報紙蓋住,將帶有二人血跡的衣服清洗晾幹後,分幾次扔在了小區的垃圾桶內。

  分屍藏匿

  案發後十多個小時,何新宇用微信給女兒轉去5000塊錢,並提醒孩子“天冷注意保暖”。

  隨後,他主動給前妻打了個電話,問對方身體怎麼樣,孫女怎麼樣,他想去西安看看。這讓對方感覺有些奇怪,“他平時不怎麼問我身體的情況,這次通話表現的比較關心人。”

  何新宇稱,此後的幾天,他就在家中整理東西,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其間,他又整理出一些妻子不穿的舊衣服扔到外面垃圾桶,還去了一趟單位和領導溝通工作。

  何新宇對外謊稱蘇華去找朋友旅遊散心去了。為了佐證這一説法,幾天裏,他用妻子微信在同學群裏轉發文章,也給其閨蜜分享過一張遊玩照片。

  2017年12月8日晚上,何新宇回家後,突然聞到了一股腐屍的味道。何新宇承認,他想轉移屍體,發現自己無法搬動後,便決定肢解掩埋。他從廚房拿來一把舊菜刀,將蘇華肢解為四塊,隨後將屍塊裝進了麻袋中。

  一切忙完後,何新宇喝了口水稍做休息,便將麻袋放進了自己的寶馬車中,準備拋屍。

  拋屍前,何新宇將房間內的血跡沖洗一遍,他甚至打開了衛生間的地漏,用牙刷將其擦洗了一遍,臨出門時,又在家中噴了空氣清新劑。

  第二天早上9點多,何新宇返回了內蒙古無定河鎮馬家灘村的老家。他買了些食品糕點送給老家親戚,把一些舊衣服給了自己的侄子,還脫下了身上的灰色外套。

  據何新宇回憶,他最後在距離自家老墳一公里處的山樑上,將所有屍塊埋進了一個挖好的大坑中。離開時,又從路邊撿了一段樹枝,將藏屍地周圍的腳印及車輪印清掃乾淨。

  其他的作案工具,或同屍體被掩埋,或在半路上,被他扔在了路邊。妻子蘇華的手機也被他砸碎,扔到了老家的無定河中。

  等何新宇回到銀川後,已是12日晚上8點左右。他接到了蘇華嫂子王芳的電話,對方稱蘇華手機一直關機。何新宇説,蘇華出去玩了,為什麼關機他也不清楚,説完便挂斷了電話。

  王芳隨後打電話將情況告知了蘇華的兒子朱林,朱林看時間已晚,打算第二天請假去母親家中看看。

  敗露歸案

  朱林居住的小區和母親家相距不過十五分鐘車程,到了家門口,他發現門鎖由口令鎖換成了指紋鎖,自己無法進入。對於換鎖的原因,何新宇解釋稱,是因為之前的口令鎖出現了故障。

  一進門,朱林在屋裏四處查看,發現衛生間異常乾淨,但鋪在客廳的地毯不見了。何新宇解釋稱,地毯沾了墨汁被蘇華扔掉了。

  對於蘇華的去處,何新宇説,12月3日,他們發生爭吵後,妻子便去西安旅遊了,還是他送去的火車站。

  關於當時吵架的緣由,何新宇並未多講,他拿出手機給朱林看了蘇華在12月6日發給其的微信。

  “內容大致是她的道歉,説對不起我不該和你吵架,我出去散散心,這段時間不聯繫了。”朱林稱,看完微信後他就起了疑心,這不像母親平時的口氣,很“低三下四”。

  發現何新宇也説不清楚母親具體行程後,朱林決定前去派出所報案尋人。至此時,何新宇始終保持鎮靜,語言表述清晰,他依然堅稱自己在12月3日早上7點左右,打車將妻子送到銀川火車站。

  朱林等親屬在小區物業辦公室看了一晚上監控,發現何新宇與母親蘇華在12月2日晚上8點左右回家後,直到3日上午11點,蘇華始終沒有出現在攝像頭中,只有何新宇曾在10點左右出去過,並在11點帶回了一大包衛生紙,朱林一家立刻前往刑警大隊報案。

  銀川市公安局金鳳區分局刑偵大隊出具的《情況説明》,因數次獨自外出、丟棄物品等可疑行徑,鎖定了何新宇在該案中有重大嫌疑。

  刑偵大隊派遣技術人員前往何新宇與蘇華家中,在屋內多處提取到疑似血液的物質。辦案人員隨即在屋內對何新宇展開訊問,他承認了將蘇華殺害的事實。

  2019年1月9日下午,何新宇故意殺人案在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銀川市人民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附帶民事賠償對犯罪嫌疑人何新宇提起訴訟。

  朱林眼眶通紅,他想不通,十幾年的夫妻情誼,“這個人為何如此狠心”,他希望法院判處何新宇死刑。

  坐在被告席上的何新宇頭髮灰白,戴著一副黑色框架眼鏡,體形消瘦。他捏著一張白色面紙,不停地擦著眼淚。庭審結束後,何新宇提出想和家人説幾句話,但沒有被允許。

  (文中除何新宇外,均為化名)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64歲博物館研究員殺妻分屍 案發後用妻子微信與他人聯繫

2019年1月11日 20:32 來源:北京青年報-北青深一度

  原標題:64歲寧夏博物館研究員殺妻分屍案發後用妻子微信與他人聯繫

圖片説明:何新宇和蘇華出遊時的合影

  接受警方訊問時,何新宇先是承認,擊打妻子蘇華頭部後,他沒有施救,而是坐在旁邊,觀察了一整夜。

  但在庭審時,何新宇改了口,他説自己是醉酒後襲擊了妻子,後來因為暈血,昏睡了整晚。

  這位64歲的寧夏博物館退休幹部,站在了被告席上。何新宇被指控于2017年12月3日殺害了妻子蘇華,並在作案後將屍體肢解掩埋。為了掩蓋罪行,他一度用妻子的微信轉發文章、分享照片。

  十多年前,離異的何新宇和蘇華重新組建了家庭。婚後,他們有過甜蜜的時光,經常結伴出遊;也有過分歧爭吵,甚至傳出軌婚變的消息。但無論怎樣,家人們還是無法想像,這段婚姻最終以一樁血案收尾。

  2019年1月9日下午三點,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了此案,3個多小時的庭審後,並未當庭宣判。

圖片説明:銀川中院對此案進行了審理

  消失的母親

  母親蘇華失聯多日,朱林四處尋找。他發現,繼父何新宇把家裏的門鎖換了,客廳裏那條價值4000元的地毯也不見了。

  何新宇解釋,夫妻倆吵架,蘇華出去散心了。但看了他展示的微信,朱林卻覺得那根本不是母親的口吻。

  疑心越來越重,朱林報了警。

  18年前,何新宇和蘇華在寧夏博物館相識。那時,何新宇剛離婚不久,在博物館兼職做會計的蘇華也已經結束上一段婚姻。兩人相處一年多後,重新組建了家庭。

  退休前,何新宇是寧夏博物館的幹部,後又被返聘為研究員。公開報道裏,何新宇自1976年參加工作後,常騎著自行車、背上乾糧在一線奔走,為文物的徵集和研究做出了一定貢獻。

  朱林起初對這位繼父的印象也不錯,上大學後,有時節假日他會住在母親那裏。在他看來,何新宇舉止斯文,為人溫和,兩人之間沒發生過什麼爭執。蘇華告訴兒子,何新宇雖然比自己大8歲,但很照顧人,經常帶她出去旅遊。在蘇華的網路空間裏,有不少兩人旅遊時的合影,他們依偎在一起,面帶微笑。

  退休後,何新宇和蘇華住在銀川市金鳳區的一套三室兩廳裏。空閒在家時,蘇華喜歡在鏡子前鋪開地毯,練習芭蕾舞。何新宇則待在書房閱讀歷史書籍,或是研究文物。

  跟旁人聊天時,何新宇和蘇華對彼此的評價都很好。蘇華覺得丈夫學識淵博,總被請去做講座,被人稱為“何教授”;何新宇也曾告訴友人,妻子賢惠體貼,每天變著花樣給自己下廚做飯。

圖片説明:何新宇在家裏殺死了妻子

  再婚家庭的裂痕

  外人看來,這是一對幸福的夫妻,但在一些家人眼裏,他們之間也有裂痕存在。

  何新宇的姐姐何夏稱,兩人在人前顯得恩愛,其實婚後經常爭吵,情急之下,甚至拳腳相向。“她對何新宇管控很嚴,頻繁翻看他的手機和公文包,家裏因此摔壞了好幾個手機”。據何夏了解,他們二人曾因在家動手招來了警察。

  “看到我弟和哪個女的通話後,第二天她就會鬧騰罵人,”何夏説,何新宇第一段婚姻未破裂時,前妻從沒有要求跟著出差,但蘇華卻到處跟著丈夫,“好像不跟著就會丟了一樣”。

  有鄰居亦稱,經常聽見兩人半夜在家吵架,還有摔東西在地板上的聲音。嚴重時,每隔幾天就吵。“但第二天見兩人説説笑笑,還挺和諧。”

  與蘇華同住一個小區的好友回憶,2017年春節的一天晚上,蘇華打來電話,讓她不要驚動家人,悄悄下樓來陪自己。當時,蘇華一個人穿著睡衣,頭髮散亂,躲在車裏不敢回家。

  但蘇華的嫂子王芳卻有另一種説法,她稱,何新宇在與蘇華婚後的十餘年間,數次出軌,因此兩人爭執不斷,時常爆發衝突。

  據她回憶,從2011年起,蘇華就曾和她提起何新宇出軌的事情。氣憤之下,蘇華曾提出分開的要求,不願離婚的何新宇便向蘇華多次寫下保證書。“出一次事寫一次,沒有用,”王芳説。

  在後來的庭審上,對於婚內出軌的情況,何新宇做出否認,他説“這是無中生有,不可能的事”。

圖片説明:案發後何新宇以妻子身份發的微信

  最後一夜

  根據何新宇的説法,殺妻藏屍也是因為一次爭吵。

  在後來接受警方訊問時,何新宇稱,2017年12月3日淩晨時分,在銀川市金鳳區某小區的家中,因聊到購房合同上寫有前妻名字一事,蘇華與自己發生口角。

  爭執中,他將原本用來砸核桃的鐵塊錘向妻子的頭部,“砰”的一聲,蘇華倒在客廳的灰色地毯上。因害怕對方喊叫,何新宇用客廳裏的地毯裹住蘇華頭部,又胡亂錘擊了數下。屍檢報告顯示,蘇華死於顱腦重度損傷。

  “我看到她額頭被砸了個礦泉水瓶蓋大小的洞,其他部位我沒敢看。”隨後,何新宇把妻子拖到了衛生間裏。他坐在旁邊觀察著,直到天亮。

  何新宇稱,自己錘擊蘇華無非是想給她一個教訓,“讓她長長記性,不要辱罵我的父母”,只因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下手失了輕重。後因害怕打120被人們知道自己的罪行,便隱瞞了一切。

  但在庭審過程中,何新宇改口稱,自己是因醉酒失手將妻子殺害,後又因為暈血,昏睡一晚上,錯過了搶救機會。

  公訴人問何新宇,為何擊打死者頭部,他辯稱,“平時吵架我一般拍她屁股兩下,她就笑了,這次我醉酒沒有戴眼鏡,以為還是打的屁股”。

  但作為蘇華家屬的代理律師,寧夏輔德律師事務所王國安認為,從兇器的選取、擊打的部位、擊打次數均可反映出何新宇在實施犯罪行為時,主觀上追求蘇華死亡結果的出現。

  據何新宇供述,天亮後,他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第一時間曾想過投案自首,但由於心存僥倖,並想到還有事沒處理完,便將屍體用報紙蓋住,將帶有二人血跡的衣服清洗晾幹後,分幾次扔在了小區的垃圾桶內。

  分屍藏匿

  案發後十多個小時,何新宇用微信給女兒轉去5000塊錢,並提醒孩子“天冷注意保暖”。

  隨後,他主動給前妻打了個電話,問對方身體怎麼樣,孫女怎麼樣,他想去西安看看。這讓對方感覺有些奇怪,“他平時不怎麼問我身體的情況,這次通話表現的比較關心人。”

  何新宇稱,此後的幾天,他就在家中整理東西,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其間,他又整理出一些妻子不穿的舊衣服扔到外面垃圾桶,還去了一趟單位和領導溝通工作。

  何新宇對外謊稱蘇華去找朋友旅遊散心去了。為了佐證這一説法,幾天裏,他用妻子微信在同學群裏轉發文章,也給其閨蜜分享過一張遊玩照片。

  2017年12月8日晚上,何新宇回家後,突然聞到了一股腐屍的味道。何新宇承認,他想轉移屍體,發現自己無法搬動後,便決定肢解掩埋。他從廚房拿來一把舊菜刀,將蘇華肢解為四塊,隨後將屍塊裝進了麻袋中。

  一切忙完後,何新宇喝了口水稍做休息,便將麻袋放進了自己的寶馬車中,準備拋屍。

  拋屍前,何新宇將房間內的血跡沖洗一遍,他甚至打開了衛生間的地漏,用牙刷將其擦洗了一遍,臨出門時,又在家中噴了空氣清新劑。

  第二天早上9點多,何新宇返回了內蒙古無定河鎮馬家灘村的老家。他買了些食品糕點送給老家親戚,把一些舊衣服給了自己的侄子,還脫下了身上的灰色外套。

  據何新宇回憶,他最後在距離自家老墳一公里處的山樑上,將所有屍塊埋進了一個挖好的大坑中。離開時,又從路邊撿了一段樹枝,將藏屍地周圍的腳印及車輪印清掃乾淨。

  其他的作案工具,或同屍體被掩埋,或在半路上,被他扔在了路邊。妻子蘇華的手機也被他砸碎,扔到了老家的無定河中。

  等何新宇回到銀川後,已是12日晚上8點左右。他接到了蘇華嫂子王芳的電話,對方稱蘇華手機一直關機。何新宇説,蘇華出去玩了,為什麼關機他也不清楚,説完便挂斷了電話。

  王芳隨後打電話將情況告知了蘇華的兒子朱林,朱林看時間已晚,打算第二天請假去母親家中看看。

  敗露歸案

  朱林居住的小區和母親家相距不過十五分鐘車程,到了家門口,他發現門鎖由口令鎖換成了指紋鎖,自己無法進入。對於換鎖的原因,何新宇解釋稱,是因為之前的口令鎖出現了故障。

  一進門,朱林在屋裏四處查看,發現衛生間異常乾淨,但鋪在客廳的地毯不見了。何新宇解釋稱,地毯沾了墨汁被蘇華扔掉了。

  對於蘇華的去處,何新宇説,12月3日,他們發生爭吵後,妻子便去西安旅遊了,還是他送去的火車站。

  關於當時吵架的緣由,何新宇並未多講,他拿出手機給朱林看了蘇華在12月6日發給其的微信。

  “內容大致是她的道歉,説對不起我不該和你吵架,我出去散散心,這段時間不聯繫了。”朱林稱,看完微信後他就起了疑心,這不像母親平時的口氣,很“低三下四”。

  發現何新宇也説不清楚母親具體行程後,朱林決定前去派出所報案尋人。至此時,何新宇始終保持鎮靜,語言表述清晰,他依然堅稱自己在12月3日早上7點左右,打車將妻子送到銀川火車站。

  朱林等親屬在小區物業辦公室看了一晚上監控,發現何新宇與母親蘇華在12月2日晚上8點左右回家後,直到3日上午11點,蘇華始終沒有出現在攝像頭中,只有何新宇曾在10點左右出去過,並在11點帶回了一大包衛生紙,朱林一家立刻前往刑警大隊報案。

  銀川市公安局金鳳區分局刑偵大隊出具的《情況説明》,因數次獨自外出、丟棄物品等可疑行徑,鎖定了何新宇在該案中有重大嫌疑。

  刑偵大隊派遣技術人員前往何新宇與蘇華家中,在屋內多處提取到疑似血液的物質。辦案人員隨即在屋內對何新宇展開訊問,他承認了將蘇華殺害的事實。

  2019年1月9日下午,何新宇故意殺人案在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銀川市人民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附帶民事賠償對犯罪嫌疑人何新宇提起訴訟。

  朱林眼眶通紅,他想不通,十幾年的夫妻情誼,“這個人為何如此狠心”,他希望法院判處何新宇死刑。

  坐在被告席上的何新宇頭髮灰白,戴著一副黑色框架眼鏡,體形消瘦。他捏著一張白色面紙,不停地擦著眼淚。庭審結束後,何新宇提出想和家人説幾句話,但沒有被允許。

  (文中除何新宇外,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