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黑龍江富錦“反殺案”始末:被告人是否屬正當防衛成庭審焦點

2018-10-11 18:23:56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于亞妮 選稿:王珂然

原標題:黑龍江富錦“反殺案”始末:被告人是否屬正當防衛成庭審焦點

  持刀刺人者,反被奪刀刺死。這樣的“反殺”情節,出現在了黑龍江佳木斯富錦市交警大隊事故中隊的走廊裏。

  案發時,黃海龍和馮思鋮因各自親友的交通事故賠償問題發生口角,馮思鋮用隨身攜帶的尖刀將黃海龍腹部刺傷,黃海龍搶下尖刀,將馮思鋮刺傷,致其當場死亡。

  監控錄影顯示,從馮思鋮掏出刀具捅向黃海龍,到黃海龍刺傷馮思鋮後被人拉開,整個過程約16秒。

  2018年4月,富錦市法院一審判決黃海龍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黃海龍不服判決,提出上訴。

  黃海龍反刺是否是正當防衛,成為6月11日二審庭審中控辯雙方爭論的焦點。

  黃的辯護律師認為黃有防衛意圖,他在毫無預料和準備的情況下,被死者捅了一刀,情急之下在死者肩膀部位由上往下劃了一下。黃的家屬認為,該案與備受關注的昆山“反殺案”有相似之處。

  二審開庭時,公訴人則認為,被告人奪刀後,現場多人拉架,力量對比,被害人已不具備侵害能力。

  案發後,被告人共賠償被害方各種損失40萬元,富錦市公安局賠償被害方80萬元。獲賠後,被害人家屬出具了一份刑事諒解書,認為死者亦有過錯,黃海龍具備防衛情節。

  二審開庭將滿4個月,宋小莉8日對澎湃新聞稱,她有點擔心黃海龍的身體狀況,也期待法院能儘快做出公正的判決。

  交警隊走廊裏發生命案

  命案發生於2017年4月6日傍晚,證人證言稱,去交警隊之前,黃海龍和馮思鋮均有飲酒,馮思鋮身上有酒味,走路時有點晃,黃海龍吃飯時喝了點酒,頭腦還算清醒。

  兩人均是因一起交通事故來幫忙的,分屬不同的兩方。根據公訴機關向富錦市法院提供的證據、事發當時的監控視頻及該案一審採納的證據,案件大體過程如下:

  到交警隊後,黃海龍看見對方來幫忙的于海和馮思鋮他認識,便和二人商談賠償問題。

  于海記得,當時對方要5000塊錢,馮思鋮説給3000元,對方不同意,馮思鋮跟對方説能不能給點面子,對方説:“你是個啥,給你面子。”

  黃海龍的説法是,他和于海正在説事故賠償的事情,馮思鋮過來説:要錢沒有,愛咋地咋地。黃海龍説:那就聽交警的,願意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馮思鋮説:你現在有錢行了唄?黃海龍説:行不行和你沒關係。

  馮思鋮和黃海龍在交警隊走廊的衛生間門口罵起來了,于海去勸他倆:因為別人的事你倆吵吵啥?兩人接著罵,于海就把兩人拉開,站在他倆中間。

  于海面對黃海龍,馮思鋮在於海身後。黃海龍稱,他看見馮思鋮拿了一把黑色刀刃的刀出來説:“我攮死你”,然後馮拿著刀衝過來,用刀扎了他肚子一下。

  黃海龍去搶馮思鋮手裏的刀,用右手握著刀刃,另一隻手拽著馮思鋮胳膊。于海一直在二人中間攔著,二人廝打至衛生間門對面走廊北側,到靠墻位置時,黃海龍把刀從馮思鋮手裏搶了下來。

  黃海龍用右手拿著刀,他回憶稱當時馮思鋮還在用手打他,怕馮思鋮傷害他,便用刀在馮思鋮前胸的位置從上往下比劃了一下,當時刀扎沒扎到他不知道,就被人拉開了。

  于海記得,黃海龍將刀搶過去後,右手拿著刀,把刀舉起來,從上向下朝馮思鋮左側前胸攮了一刀,左腳踹了馮思鋮一腳。

  于海去搶黃海龍的刀,一直到衛生間門口才把刀搶下放在了自己褲兜裏。他到衛生間裏找馮思鋮,馮思鋮臉朝上躺在地上,臉上都是血。

  黃海龍的肚子和手也出血了,同伴陳連新帶他去醫院。出了交警隊,黃海龍撥打了110,沒打通。他告訴另一人撥打120,讓120對馮思鋮急救。

  監控錄影顯示,18時54分44秒,馮思鋮在於海身後拿著刀,通過於海右側,上前捅了黃海龍。54分54秒—57秒,黃海龍從上往下揮舞手臂,馮思鋮倒地。55分00秒,黃海龍被眾人拉開,走回走廊衛生間方向。這個過程約有16秒,從畫面看至少七人拉架。

  案卷材料顯示,當日在場的交警大隊事故科當事輔警,事後接受富錦市公安局詢問時説,當日他看到馮思鋮從身後拿出來一把黑色尖刀衝向黃海龍,回辦公室叫同事來幫忙,等他和同事出來的時候,走廊裏都是血跡,馮思鋮已經倒在一樓洗手池旁邊。

  法醫鑒定結果顯示,被害人馮思鋮符合生前被單面刃銳器刺戳左側上胸部肩關節前下方,造成左側腋動脈、頭靜脈完全斷裂致急性失血而死亡;被告人黃海龍腹部之損傷構成輕傷二級。

  被告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成焦點

  案發後,黃海龍被公訴。富錦市檢察院認為,被告人黃海龍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考慮到被告人主動投案並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公訴機關提出量刑建議,判處被告人十至十二年有期徒刑。

  黃海龍的辯護人則認為,黃海龍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他在毫無預料和準備的情況下,被馮思鋮捅了一刀,情急之下在馮思鋮肩膀部位由上往下劃了一下(而不是捅向或刺向馮思鋮),黃海龍的行為是為了阻止馮思鋮繼續搶奪刀具傷害自己,是防衛意圖而非故意。

  富錦市法院一審採信了25份證據,其中包括富錦市公安局南崗派出所出具的被告人、被害人現實表現,證實被告人黃海龍無前科劣跡,馮思鋮因吸毒于2009年被強制隔離戒毒,因故意傷害罪于2014年8月被判刑。

  2018年4月,富錦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現場監控及證人證言均可證實雙方發生廝打,被告人黃海龍搶過刀後刺向被害人馮思鋮,實施了傷害行為,故對辯護人關於黃海龍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的辯護意見不予採納。

  判決認定,黃海龍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黃海龍在案發後撥打了“110”,視為自動投案,當庭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屬自首。黃持工具傷害他人,應酌情從重處罰,考慮到被害人對矛盾激化負有責任,被告人係自首,賠償被害人損失,得到被害人諒解,對被告人可減輕處罰。

  富錦市法院據此一審判黃海龍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一審判決書中提到,案發後,被告人黃海龍與三附帶民事原告人就民事賠償達成和解協議:被告人共賠償被害方各種損失40萬元,被害人家屬對被告人諒解。

  被害人家屬出具的《刑事諒解書》中寫道:我們認為,本起事件發生,馮思鋮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認為黃海龍具備防衛情節,應當按照正當防衛來對黃海龍確定刑事責任。懇請人民法院對黃海龍給予最輕的處罰,判決黃海龍無罪或者緩刑我們也沒有異議。

  被告人黃海龍妻子宋小莉告訴澎湃新聞,賠償數額幾經法庭調解,她認為丈夫是正當防衛不應賠償,但當時聽説如果拿錢,對方會給諒解書。

  2018年6月11日,該案二審開庭,被告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依然是主要焦點之一。

  庭審筆錄顯示,辯護人賈霆認為黃海龍的行為屬正當防衛,一審認定黃故意傷害罪的證據不足。對於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他認為被告人刺中的部位按照普通人(而非法律人和醫生)的理解不是要害部位,“有誰能知道左肩下方、腋窩上方會有腋動脈、頭靜脈這些致命的血管在該處交叉或重合?”

  法庭辯論部分,公訴人認為,黃奪下刀後,現場多人拉架,力量對比,被害人已不具備侵害能力。私力報復,不能不計後果,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辯護人則稱,本案不存在私力報復,黃海龍不是在其他時間、其他地點對被害人傷害,且只扎一下就停止。

  目前,該案二審尚未判決。

  【普法小站】

  刑事訴訟法關於二審審限等的相關規定

  第二百三十二條 第二審人民法院受理上訴、抗訴案件,應當在二個月以內審結。對於可能判處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帶民事訴訟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條規定情形之一的,經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批准或者決定,可以延長二個月;因特殊情況還需要延長的,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最高人民法院受理上訴、抗訴案件的審理期限,由最高人民法院決定。

  第一百五十六條 下列案件在本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的期限屆滿不能偵查終結的,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可以延長二個月:

  (一)交通十分不便的邊遠地區的重大複雜案件;

  (二)重大的犯罪集團案件;

  (三)流竄作案的重大複雜案件;

  (四)犯罪涉及面廣,取證困難的重大複雜案件。

上一篇稿件

黑龍江富錦“反殺案”始末:被告人是否屬正當防衛成庭審焦點

2018年10月11日 18:23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黑龍江富錦“反殺案”始末:被告人是否屬正當防衛成庭審焦點

  持刀刺人者,反被奪刀刺死。這樣的“反殺”情節,出現在了黑龍江佳木斯富錦市交警大隊事故中隊的走廊裏。

  案發時,黃海龍和馮思鋮因各自親友的交通事故賠償問題發生口角,馮思鋮用隨身攜帶的尖刀將黃海龍腹部刺傷,黃海龍搶下尖刀,將馮思鋮刺傷,致其當場死亡。

  監控錄影顯示,從馮思鋮掏出刀具捅向黃海龍,到黃海龍刺傷馮思鋮後被人拉開,整個過程約16秒。

  2018年4月,富錦市法院一審判決黃海龍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黃海龍不服判決,提出上訴。

  黃海龍反刺是否是正當防衛,成為6月11日二審庭審中控辯雙方爭論的焦點。

  黃的辯護律師認為黃有防衛意圖,他在毫無預料和準備的情況下,被死者捅了一刀,情急之下在死者肩膀部位由上往下劃了一下。黃的家屬認為,該案與備受關注的昆山“反殺案”有相似之處。

  二審開庭時,公訴人則認為,被告人奪刀後,現場多人拉架,力量對比,被害人已不具備侵害能力。

  案發後,被告人共賠償被害方各種損失40萬元,富錦市公安局賠償被害方80萬元。獲賠後,被害人家屬出具了一份刑事諒解書,認為死者亦有過錯,黃海龍具備防衛情節。

  二審開庭將滿4個月,宋小莉8日對澎湃新聞稱,她有點擔心黃海龍的身體狀況,也期待法院能儘快做出公正的判決。

  交警隊走廊裏發生命案

  命案發生於2017年4月6日傍晚,證人證言稱,去交警隊之前,黃海龍和馮思鋮均有飲酒,馮思鋮身上有酒味,走路時有點晃,黃海龍吃飯時喝了點酒,頭腦還算清醒。

  兩人均是因一起交通事故來幫忙的,分屬不同的兩方。根據公訴機關向富錦市法院提供的證據、事發當時的監控視頻及該案一審採納的證據,案件大體過程如下:

  到交警隊後,黃海龍看見對方來幫忙的于海和馮思鋮他認識,便和二人商談賠償問題。

  于海記得,當時對方要5000塊錢,馮思鋮説給3000元,對方不同意,馮思鋮跟對方説能不能給點面子,對方説:“你是個啥,給你面子。”

  黃海龍的説法是,他和于海正在説事故賠償的事情,馮思鋮過來説:要錢沒有,愛咋地咋地。黃海龍説:那就聽交警的,願意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馮思鋮説:你現在有錢行了唄?黃海龍説:行不行和你沒關係。

  馮思鋮和黃海龍在交警隊走廊的衛生間門口罵起來了,于海去勸他倆:因為別人的事你倆吵吵啥?兩人接著罵,于海就把兩人拉開,站在他倆中間。

  于海面對黃海龍,馮思鋮在於海身後。黃海龍稱,他看見馮思鋮拿了一把黑色刀刃的刀出來説:“我攮死你”,然後馮拿著刀衝過來,用刀扎了他肚子一下。

  黃海龍去搶馮思鋮手裏的刀,用右手握著刀刃,另一隻手拽著馮思鋮胳膊。于海一直在二人中間攔著,二人廝打至衛生間門對面走廊北側,到靠墻位置時,黃海龍把刀從馮思鋮手裏搶了下來。

  黃海龍用右手拿著刀,他回憶稱當時馮思鋮還在用手打他,怕馮思鋮傷害他,便用刀在馮思鋮前胸的位置從上往下比劃了一下,當時刀扎沒扎到他不知道,就被人拉開了。

  于海記得,黃海龍將刀搶過去後,右手拿著刀,把刀舉起來,從上向下朝馮思鋮左側前胸攮了一刀,左腳踹了馮思鋮一腳。

  于海去搶黃海龍的刀,一直到衛生間門口才把刀搶下放在了自己褲兜裏。他到衛生間裏找馮思鋮,馮思鋮臉朝上躺在地上,臉上都是血。

  黃海龍的肚子和手也出血了,同伴陳連新帶他去醫院。出了交警隊,黃海龍撥打了110,沒打通。他告訴另一人撥打120,讓120對馮思鋮急救。

  監控錄影顯示,18時54分44秒,馮思鋮在於海身後拿著刀,通過於海右側,上前捅了黃海龍。54分54秒—57秒,黃海龍從上往下揮舞手臂,馮思鋮倒地。55分00秒,黃海龍被眾人拉開,走回走廊衛生間方向。這個過程約有16秒,從畫面看至少七人拉架。

  案卷材料顯示,當日在場的交警大隊事故科當事輔警,事後接受富錦市公安局詢問時説,當日他看到馮思鋮從身後拿出來一把黑色尖刀衝向黃海龍,回辦公室叫同事來幫忙,等他和同事出來的時候,走廊裏都是血跡,馮思鋮已經倒在一樓洗手池旁邊。

  法醫鑒定結果顯示,被害人馮思鋮符合生前被單面刃銳器刺戳左側上胸部肩關節前下方,造成左側腋動脈、頭靜脈完全斷裂致急性失血而死亡;被告人黃海龍腹部之損傷構成輕傷二級。

  被告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成焦點

  案發後,黃海龍被公訴。富錦市檢察院認為,被告人黃海龍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考慮到被告人主動投案並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公訴機關提出量刑建議,判處被告人十至十二年有期徒刑。

  黃海龍的辯護人則認為,黃海龍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他在毫無預料和準備的情況下,被馮思鋮捅了一刀,情急之下在馮思鋮肩膀部位由上往下劃了一下(而不是捅向或刺向馮思鋮),黃海龍的行為是為了阻止馮思鋮繼續搶奪刀具傷害自己,是防衛意圖而非故意。

  富錦市法院一審採信了25份證據,其中包括富錦市公安局南崗派出所出具的被告人、被害人現實表現,證實被告人黃海龍無前科劣跡,馮思鋮因吸毒于2009年被強制隔離戒毒,因故意傷害罪于2014年8月被判刑。

  2018年4月,富錦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現場監控及證人證言均可證實雙方發生廝打,被告人黃海龍搶過刀後刺向被害人馮思鋮,實施了傷害行為,故對辯護人關於黃海龍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的辯護意見不予採納。

  判決認定,黃海龍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黃海龍在案發後撥打了“110”,視為自動投案,當庭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屬自首。黃持工具傷害他人,應酌情從重處罰,考慮到被害人對矛盾激化負有責任,被告人係自首,賠償被害人損失,得到被害人諒解,對被告人可減輕處罰。

  富錦市法院據此一審判黃海龍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一審判決書中提到,案發後,被告人黃海龍與三附帶民事原告人就民事賠償達成和解協議:被告人共賠償被害方各種損失40萬元,被害人家屬對被告人諒解。

  被害人家屬出具的《刑事諒解書》中寫道:我們認為,本起事件發生,馮思鋮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認為黃海龍具備防衛情節,應當按照正當防衛來對黃海龍確定刑事責任。懇請人民法院對黃海龍給予最輕的處罰,判決黃海龍無罪或者緩刑我們也沒有異議。

  被告人黃海龍妻子宋小莉告訴澎湃新聞,賠償數額幾經法庭調解,她認為丈夫是正當防衛不應賠償,但當時聽説如果拿錢,對方會給諒解書。

  2018年6月11日,該案二審開庭,被告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依然是主要焦點之一。

  庭審筆錄顯示,辯護人賈霆認為黃海龍的行為屬正當防衛,一審認定黃故意傷害罪的證據不足。對於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他認為被告人刺中的部位按照普通人(而非法律人和醫生)的理解不是要害部位,“有誰能知道左肩下方、腋窩上方會有腋動脈、頭靜脈這些致命的血管在該處交叉或重合?”

  法庭辯論部分,公訴人認為,黃奪下刀後,現場多人拉架,力量對比,被害人已不具備侵害能力。私力報復,不能不計後果,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辯護人則稱,本案不存在私力報復,黃海龍不是在其他時間、其他地點對被害人傷害,且只扎一下就停止。

  目前,該案二審尚未判決。

  【普法小站】

  刑事訴訟法關於二審審限等的相關規定

  第二百三十二條 第二審人民法院受理上訴、抗訴案件,應當在二個月以內審結。對於可能判處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帶民事訴訟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條規定情形之一的,經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批准或者決定,可以延長二個月;因特殊情況還需要延長的,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最高人民法院受理上訴、抗訴案件的審理期限,由最高人民法院決定。

  第一百五十六條 下列案件在本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的期限屆滿不能偵查終結的,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可以延長二個月:

  (一)交通十分不便的邊遠地區的重大複雜案件;

  (二)重大的犯罪集團案件;

  (三)流竄作案的重大複雜案件;

  (四)犯罪涉及面廣,取證困難的重大複雜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