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貴州“兩歲幼兒染艾滋”復核結果向家屬通報:仍未找到感染源

2018-8-10 21:47:28

來源:成都商報 選稿:朱燕亮

原標題:貴州“兩歲幼兒染艾滋”復核結果向家屬通報:仍未找到感染源

  8月9日上午,在貴州省貴陽市第五人民醫院的一間病房裏,兩歲的偉偉(化名)躺在一張白色的床上,身上蓋著卡通棉被,頭上身上插著管子,藥水正一滴一滴流入他的體內。

  自2017年10月28日,因誤食蘋果入院至今,偉偉先後轉了多家醫院,做了兩次手術。但遠比手術致命的,是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為免疫力下降,偉偉手術後留下的傷口恢復比較緩慢。

  躺在病床上的偉偉(化名) 本文圖均為 紅星新聞微信公眾號 圖偉偉為何會染上艾滋病?父親趙豪(化名)説,兒子確證(專業術語)感染艾滋病毒以後,他和妻子以及直系親屬,包括保姆都抽血做了檢測,均沒有問題,因此他懷疑孩子是在貴陽市兒童醫院住院治療期間感染的。

  7月7月27日,貴陽市衛生計生委官網就“貴州省貴陽市兩歲嬰兒患艾滋”一事進行了情況通報,通報中説,經對血液安全及醫務人員、科室、使用器械等調查,均未發現異常情況。之後,貴州省衛生計生委成立了復核組,在四名國家專家的指導下開展復核工作。

  8月9日下午,貴州省衛計委就偉偉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況,對家屬進行通報。

  通報説,受核查組職能和流行病學調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兒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時間較久,核查組無法從相關當事人和醫護人員中獲得更有價值的線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貴陽市衛計委繼續全力搜尋感染源。

  偉偉家屬並不接受這個結果,認為過於草率,當場拒絕簽收。

  貴州省衛計委給孩子家長的最新核查通報1入院:誤食蘋果,病情加重

  偉偉是通過試管嬰兒,來到這個人間的。

  2015年,46歲的趙豪和34歲的妻子唐艷(化名),選擇到貴陽市婦幼保健院(貴陽市兒童醫院與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兩塊牌子,實屬一家醫院)做試管嬰兒。

  一年後的2016年6月初,唐艷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順利産下兒子偉偉。偉偉的到來,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限歡樂,趙豪考慮到自己和妻子要上班,擔心孩子的外婆一人帶孩子照顧不過來,就在外面請了一個保姆幫忙照料。

  趙豪説,偉偉自出生後一直很健康,到一歲零四個月前,偉偉會叫爸爸媽媽,並開始練習走路,一家人其樂融融。

  偉偉有個習慣,喜歡在睡覺前喝牛奶。2017年10月28日中午,偉偉吃過午飯,誤食蘋果。到了午睡時間,外婆準備給偉偉喂奶,發現偉偉嘴裏有蘋果,就讓他吐出來,沒想到,偉偉出現窒息,隨後被緊急送到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搶救。

  偉偉當時入院的病歷本載明,偉偉入院時神清,精神稍軟,反應可,咽充血,扁桃體腫大,未見膿點及皰疹,面色及口唇發紺,雙肺呼吸音粗,未聞及乾濕啰音,心腹及神經系統查體無特殊,雙足及雙手未見皮疹,醫生診斷偉偉的病情為支氣管炎、支氣管異物?腦損傷?

  孩子的門診病歷和最初入院時的病情診斷從單位趕到醫院的趙豪,以為孩子神態清醒,應該問題不會太嚴重。可偉偉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治療,病情突然加重,被送進貴陽市兒童醫院重症監護室。

  進入重症監護室後,偉偉第一次離開家人的視線,每天家屬只能通過醫生轉述,了解孩子的病情。趙豪記得醫生當時説,偉偉肺出血,這個病死亡率非常高,達到95%以上,“你家娃娃命大,肺出血死亡率這麼高都沒走。”

  孩子最初入院檢查是艾滋病抗體陰性2017年11月21日,醫生同意偉偉出院。回到家以後,家屬發現偉偉的精神特別不好,而且呼吸不正常。11月23日,偉偉再次被送到貴陽市兒童醫院重症監護室救治。

  2轉院:查出疑似感染艾滋病毒

  這次住院,偉偉一直住到2017年12月7日。期間,偉偉先後經歷過纖維支氣管鏡、氣管插管等有創治療,而且還有過一次輸血史。

  在前後一個多月的住院治療時間,偉偉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反而有加重的跡象。

  12月7日上午,偉偉被轉到重慶醫科大附屬兒童醫院。入院檢查時,醫生發現偉偉的血樣檢測結果為陽性,疑似感染HIV(艾滋病病毒),醫生把這一結果及時告知貴陽市兒童醫院,同時上報當地疾控部門。

  貴陽市兒童醫院把偉偉入院前抽的血樣再次檢測,結果還是陰性,疾控部門通過血檢,也只是疑似,所以並沒有確證偉偉感染艾滋病毒。

  趙豪説,雖然孩子沒有確證,但他們夫妻還是去醫院做了檢查,但兩人均沒有問題。

  而偉偉的病情急劇加重,因上呼吸道梗阻,一口痰堵塞都會要了孩子的命。

  為了救偉偉,重慶醫科大附屬兒童醫院為偉偉做了喉氣管成形術,醫生從偉偉的肋骨處取出一根軟骨,植入喉管,將梗阻處撐大,保證喉管通暢。10天后,偉偉突然出現呼吸衰竭,醫生連夜為偉偉做氣管切開術。

  為方便照顧偉偉,父親趙豪在醫院旁邊租了一間每天80元的小屋。春節,一家人陪著孩子在醫院過。

  今年3月15日,沒有拔管的偉偉被家人接回貴陽。趙豪賣掉了母親的房子,用於還醫治兒子欠下的債務。

  偉偉的恢復情況並不理想,家屬當時以為是孩子年齡小,可兩個月後孩子出現了持續低燒的狀況。6月1日,偉偉被送到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通過血檢,偉偉的HIV抗體依舊呈陽性。

  趙豪説,之前在重慶他們不是很重視,一是沒有確證,另外他們夫妻倆檢測都沒有問題,但孩子這次檢測還是陽性,就引起了家屬的高度警覺,“是不是因為感染這個病,加上又沒有及時對症下藥,導致孩子免疫力低下,病情恢復才會這麼慢?”

  3確證:孩子是親生,發文為討説法

  7月2日,貴陽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將偉偉的血樣送往貴州省臨床檢驗中心艾滋病確證實驗室檢測。7月5日,偉偉的HIV抗體確證檢測報告單結論為陽性,報告單同時要求“按規定上報”。

  孩子的HIV抗體確證檢測報告單結論為陽性確證偉偉感染艾滋病毒後,唐艷暈倒在兒子的病床前,趙豪嚎啕大哭,對著偉偉説:“兒子啊,不管你得什麼病,做父親的都會想方設法,傾其所有為你醫治。”

  偉偉染上艾滋病病毒,讓這個原本和睦的家庭不再有歡樂,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趙豪説,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一切都變了。”這名年近五十的父親,日夜焦慮,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他更搞不明白,孩子的這個病是怎麼來的,兒子在進入貴陽市兒童醫院前,做的檢查都是陰性,住院期間孩子一直住在ICU,全封閉治療,家屬根本接觸不到孩子,兒子為什麼會感染上艾滋病毒?

  艾滋病感染途徑只有三個:母嬰、血液、性。偉偉今年才兩歲,最後一個傳播途徑可以排除,父母以及平時與偉偉有接觸的外婆和保姆,也都抽血檢查,都不是艾滋病病毒攜帶者,那麼剩下的只剩血液傳播,趙豪認為,問題極有可能出在貴陽市兒童醫院。

  雪上加霜的是,他把這件事發到網上,很多不明真相的網友質疑他們的動機,甚至還有人認為孩子不是他們親生的。

  8月5日,面對網友質疑,他接受紅星新聞採訪,希望向網友澄清:經DNA鑒定,偉偉是他們的親生孩子,在網上發佈消息,目的是要求相關部門搜尋感染源,給兒子討一個説法。

  4復核結果:未找到感染源,家長拒簽收

  6月28日、7月13日,偉偉的家屬把情況先後投訴到貴陽市衛計委和貴州省衛計委。7月27日,貴陽市衛生計生委官網就“貴州省貴陽市兩歲嬰兒患艾滋”一事進行了情況通報,通報中説,經對血液安全及醫務人員、科室、使用器械等調查,均未發現異常情況。

  此前貴陽市衛計委官網發佈的情況通報 貴陽市衛計委將初步調查情況上報貴州省衛生計生委。貴州省衛生計生委成立了復核組,在四名國家專家的指導下開展復核工作。

  8月3日,就偉偉感染艾滋病病毒一事,紅星新聞來到貴陽市兒童醫院(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和貴州省血液中心聯繫採訪,均被以“衛計委正在復核調查,不接受採訪”為由拒絕,記者將採訪函及採訪提綱提交到貴州省衛計委指定郵箱,但直到記者發稿,一個星期的時間,仍未收到回應。

  8月9日上午,貴州省衛計委就偉偉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況,對家屬進行了通報。

  貴陽市兒童醫院通報説,供血者不是HIV病毒攜帶者,輸入患兒體內的血液來自獻血者本人于2017年10月18日自願獻出的血液,貴州省血液中心整個採血供血環節全程可追溯,未發現血液和血液製品存在可能被污染、漏檢、錯檢、貼錯標簽及混淆等情況,患兒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輸血當天的輸血申請、配血、登記、發放、取血、輸注等過程記錄,均符合《醫療機構臨床用血管理辦法》、《臨床輸血技術規範》等有關規定,全程可追溯,未發現血液錯發、混淆、誤拿、誤輸等情況,同時對與患兒接觸過的醫護人員以及醫療器械進行核查,均未發現問題。復核結果只針對核查當時情況真實有效,無法判斷患兒治療時情況。

  根據核查結果,得出階段性結論:受核查組職能和流行病學調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兒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時間較久,核查組無法從相關當事人和醫護人員中獲得更有價值的線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貴陽市衛計委繼續全力搜尋感染源。

  核查組判斷患兒最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時間為2017年9月30日~2017年12月6日期間。

  貴州省衛計委最新的通報內容(部分)對於這個結果,偉偉家屬一致不同意,認為過於草率,當場拒絕簽收。偉偉的父親趙豪説,他們不了解醫療,但是知道艾滋病有感染源和感染途徑,“總不能説突然吹來一陣風,孩子就感染了吧。”家屬們説,希望得到一個結果,安頓好患兒。

  通報會結束後,偉偉的家屬跟院方主要領導及相關科室人員進行了溝通。院方説,如果上面認定醫院有責任,他們絕不推卸責任。

  復核組的專家探望患兒(原題為《“嬰兒患艾滋”復核結果仍未找到感染源 家長拒簽收》)

上一篇稿件

貴州“兩歲幼兒染艾滋”復核結果向家屬通報:仍未找到感染源

2018年8月10日 21:47 來源:成都商報

原標題:貴州“兩歲幼兒染艾滋”復核結果向家屬通報:仍未找到感染源

  8月9日上午,在貴州省貴陽市第五人民醫院的一間病房裏,兩歲的偉偉(化名)躺在一張白色的床上,身上蓋著卡通棉被,頭上身上插著管子,藥水正一滴一滴流入他的體內。

  自2017年10月28日,因誤食蘋果入院至今,偉偉先後轉了多家醫院,做了兩次手術。但遠比手術致命的,是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為免疫力下降,偉偉手術後留下的傷口恢復比較緩慢。

  躺在病床上的偉偉(化名) 本文圖均為 紅星新聞微信公眾號 圖偉偉為何會染上艾滋病?父親趙豪(化名)説,兒子確證(專業術語)感染艾滋病毒以後,他和妻子以及直系親屬,包括保姆都抽血做了檢測,均沒有問題,因此他懷疑孩子是在貴陽市兒童醫院住院治療期間感染的。

  7月7月27日,貴陽市衛生計生委官網就“貴州省貴陽市兩歲嬰兒患艾滋”一事進行了情況通報,通報中説,經對血液安全及醫務人員、科室、使用器械等調查,均未發現異常情況。之後,貴州省衛生計生委成立了復核組,在四名國家專家的指導下開展復核工作。

  8月9日下午,貴州省衛計委就偉偉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況,對家屬進行通報。

  通報説,受核查組職能和流行病學調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兒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時間較久,核查組無法從相關當事人和醫護人員中獲得更有價值的線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貴陽市衛計委繼續全力搜尋感染源。

  偉偉家屬並不接受這個結果,認為過於草率,當場拒絕簽收。

  貴州省衛計委給孩子家長的最新核查通報1入院:誤食蘋果,病情加重

  偉偉是通過試管嬰兒,來到這個人間的。

  2015年,46歲的趙豪和34歲的妻子唐艷(化名),選擇到貴陽市婦幼保健院(貴陽市兒童醫院與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兩塊牌子,實屬一家醫院)做試管嬰兒。

  一年後的2016年6月初,唐艷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順利産下兒子偉偉。偉偉的到來,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限歡樂,趙豪考慮到自己和妻子要上班,擔心孩子的外婆一人帶孩子照顧不過來,就在外面請了一個保姆幫忙照料。

  趙豪説,偉偉自出生後一直很健康,到一歲零四個月前,偉偉會叫爸爸媽媽,並開始練習走路,一家人其樂融融。

  偉偉有個習慣,喜歡在睡覺前喝牛奶。2017年10月28日中午,偉偉吃過午飯,誤食蘋果。到了午睡時間,外婆準備給偉偉喂奶,發現偉偉嘴裏有蘋果,就讓他吐出來,沒想到,偉偉出現窒息,隨後被緊急送到貴陽市婦幼保健院搶救。

  偉偉當時入院的病歷本載明,偉偉入院時神清,精神稍軟,反應可,咽充血,扁桃體腫大,未見膿點及皰疹,面色及口唇發紺,雙肺呼吸音粗,未聞及乾濕啰音,心腹及神經系統查體無特殊,雙足及雙手未見皮疹,醫生診斷偉偉的病情為支氣管炎、支氣管異物?腦損傷?

  孩子的門診病歷和最初入院時的病情診斷從單位趕到醫院的趙豪,以為孩子神態清醒,應該問題不會太嚴重。可偉偉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治療,病情突然加重,被送進貴陽市兒童醫院重症監護室。

  進入重症監護室後,偉偉第一次離開家人的視線,每天家屬只能通過醫生轉述,了解孩子的病情。趙豪記得醫生當時説,偉偉肺出血,這個病死亡率非常高,達到95%以上,“你家娃娃命大,肺出血死亡率這麼高都沒走。”

  孩子最初入院檢查是艾滋病抗體陰性2017年11月21日,醫生同意偉偉出院。回到家以後,家屬發現偉偉的精神特別不好,而且呼吸不正常。11月23日,偉偉再次被送到貴陽市兒童醫院重症監護室救治。

  2轉院:查出疑似感染艾滋病毒

  這次住院,偉偉一直住到2017年12月7日。期間,偉偉先後經歷過纖維支氣管鏡、氣管插管等有創治療,而且還有過一次輸血史。

  在前後一個多月的住院治療時間,偉偉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反而有加重的跡象。

  12月7日上午,偉偉被轉到重慶醫科大附屬兒童醫院。入院檢查時,醫生發現偉偉的血樣檢測結果為陽性,疑似感染HIV(艾滋病病毒),醫生把這一結果及時告知貴陽市兒童醫院,同時上報當地疾控部門。

  貴陽市兒童醫院把偉偉入院前抽的血樣再次檢測,結果還是陰性,疾控部門通過血檢,也只是疑似,所以並沒有確證偉偉感染艾滋病毒。

  趙豪説,雖然孩子沒有確證,但他們夫妻還是去醫院做了檢查,但兩人均沒有問題。

  而偉偉的病情急劇加重,因上呼吸道梗阻,一口痰堵塞都會要了孩子的命。

  為了救偉偉,重慶醫科大附屬兒童醫院為偉偉做了喉氣管成形術,醫生從偉偉的肋骨處取出一根軟骨,植入喉管,將梗阻處撐大,保證喉管通暢。10天后,偉偉突然出現呼吸衰竭,醫生連夜為偉偉做氣管切開術。

  為方便照顧偉偉,父親趙豪在醫院旁邊租了一間每天80元的小屋。春節,一家人陪著孩子在醫院過。

  今年3月15日,沒有拔管的偉偉被家人接回貴陽。趙豪賣掉了母親的房子,用於還醫治兒子欠下的債務。

  偉偉的恢復情況並不理想,家屬當時以為是孩子年齡小,可兩個月後孩子出現了持續低燒的狀況。6月1日,偉偉被送到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通過血檢,偉偉的HIV抗體依舊呈陽性。

  趙豪説,之前在重慶他們不是很重視,一是沒有確證,另外他們夫妻倆檢測都沒有問題,但孩子這次檢測還是陽性,就引起了家屬的高度警覺,“是不是因為感染這個病,加上又沒有及時對症下藥,導致孩子免疫力低下,病情恢復才會這麼慢?”

  3確證:孩子是親生,發文為討説法

  7月2日,貴陽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將偉偉的血樣送往貴州省臨床檢驗中心艾滋病確證實驗室檢測。7月5日,偉偉的HIV抗體確證檢測報告單結論為陽性,報告單同時要求“按規定上報”。

  孩子的HIV抗體確證檢測報告單結論為陽性確證偉偉感染艾滋病毒後,唐艷暈倒在兒子的病床前,趙豪嚎啕大哭,對著偉偉説:“兒子啊,不管你得什麼病,做父親的都會想方設法,傾其所有為你醫治。”

  偉偉染上艾滋病病毒,讓這個原本和睦的家庭不再有歡樂,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趙豪説,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一切都變了。”這名年近五十的父親,日夜焦慮,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他更搞不明白,孩子的這個病是怎麼來的,兒子在進入貴陽市兒童醫院前,做的檢查都是陰性,住院期間孩子一直住在ICU,全封閉治療,家屬根本接觸不到孩子,兒子為什麼會感染上艾滋病毒?

  艾滋病感染途徑只有三個:母嬰、血液、性。偉偉今年才兩歲,最後一個傳播途徑可以排除,父母以及平時與偉偉有接觸的外婆和保姆,也都抽血檢查,都不是艾滋病病毒攜帶者,那麼剩下的只剩血液傳播,趙豪認為,問題極有可能出在貴陽市兒童醫院。

  雪上加霜的是,他把這件事發到網上,很多不明真相的網友質疑他們的動機,甚至還有人認為孩子不是他們親生的。

  8月5日,面對網友質疑,他接受紅星新聞採訪,希望向網友澄清:經DNA鑒定,偉偉是他們的親生孩子,在網上發佈消息,目的是要求相關部門搜尋感染源,給兒子討一個説法。

  4復核結果:未找到感染源,家長拒簽收

  6月28日、7月13日,偉偉的家屬把情況先後投訴到貴陽市衛計委和貴州省衛計委。7月27日,貴陽市衛生計生委官網就“貴州省貴陽市兩歲嬰兒患艾滋”一事進行了情況通報,通報中説,經對血液安全及醫務人員、科室、使用器械等調查,均未發現異常情況。

  此前貴陽市衛計委官網發佈的情況通報 貴陽市衛計委將初步調查情況上報貴州省衛生計生委。貴州省衛生計生委成立了復核組,在四名國家專家的指導下開展復核工作。

  8月3日,就偉偉感染艾滋病病毒一事,紅星新聞來到貴陽市兒童醫院(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和貴州省血液中心聯繫採訪,均被以“衛計委正在復核調查,不接受採訪”為由拒絕,記者將採訪函及採訪提綱提交到貴州省衛計委指定郵箱,但直到記者發稿,一個星期的時間,仍未收到回應。

  8月9日上午,貴州省衛計委就偉偉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況,對家屬進行了通報。

  貴陽市兒童醫院通報説,供血者不是HIV病毒攜帶者,輸入患兒體內的血液來自獻血者本人于2017年10月18日自願獻出的血液,貴州省血液中心整個採血供血環節全程可追溯,未發現血液和血液製品存在可能被污染、漏檢、錯檢、貼錯標簽及混淆等情況,患兒在貴陽市婦幼保健院輸血當天的輸血申請、配血、登記、發放、取血、輸注等過程記錄,均符合《醫療機構臨床用血管理辦法》、《臨床輸血技術規範》等有關規定,全程可追溯,未發現血液錯發、混淆、誤拿、誤輸等情況,同時對與患兒接觸過的醫護人員以及醫療器械進行核查,均未發現問題。復核結果只針對核查當時情況真實有效,無法判斷患兒治療時情況。

  根據核查結果,得出階段性結論:受核查組職能和流行病學調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兒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時間較久,核查組無法從相關當事人和醫護人員中獲得更有價值的線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貴陽市衛計委繼續全力搜尋感染源。

  核查組判斷患兒最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時間為2017年9月30日~2017年12月6日期間。

  貴州省衛計委最新的通報內容(部分)對於這個結果,偉偉家屬一致不同意,認為過於草率,當場拒絕簽收。偉偉的父親趙豪説,他們不了解醫療,但是知道艾滋病有感染源和感染途徑,“總不能説突然吹來一陣風,孩子就感染了吧。”家屬們説,希望得到一個結果,安頓好患兒。

  通報會結束後,偉偉的家屬跟院方主要領導及相關科室人員進行了溝通。院方説,如果上面認定醫院有責任,他們絕不推卸責任。

  復核組的專家探望患兒(原題為《“嬰兒患艾滋”復核結果仍未找到感染源 家長拒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