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世界盃賭球調查:有人因此離婚 輸掉幾百萬元的不在少數

2018-7-12 18:52:24

來源:新華社 作者:王成、魯暢、方列 選稿:曾炟

原標題:賭客投一千元代理提成300元,有團夥世界盃7天牟利數百萬

  世界盃足球賽接近尾聲。據公安部消息,世界盃開賽以來,各地偵破賭球刑事案件300余起、打掉賭球團夥100多個,涉案金額逾10億元。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當前賭球行為更加隱蔽,賭球團夥多利用境外賭博網站,通過代理商在境內組織賭球,組織架構嚴密,盈利模式各有門道。賭客輸掉幾百萬元的不在少數,組織賭球的團夥有的7天就牟利數百萬元。

  多地打掉賭球團夥,有人因賭球離婚、變賣房産

  日前,北京警方經縝密偵查打掉一特大網路賭球犯罪團夥,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46名。據初步統計,自本屆世界盃開賽至7月5日八強賽結束,該團夥涉賭資金流水高達3.2億余元。

  浙江杭州市公安機關近日同步在浙江杭州、紹興、嘉興、桐廬和廣東東莞等地,抓捕一批賭球團夥,已刑拘48人、上網追逃1人、治安拘留34人,凍結扣押涉案金額754萬餘元。台州溫嶺市公安機關破獲一起網路賭球案,涉案金額達400余萬元。

  記者發現,為“一夜暴富”,賭客們下注瘋狂,也輸得很慘。據了解,杭州查獲的案件中,參賭人員近期每日下注金額近200萬元,其中1名紹興籍賭客每場下注金額達百萬元。北京查獲的案件中,賭客下注金額最低為500元,不設上限。被抓獲的參賭人員中,在世界盃期間輸掉幾百萬元的不在少數。其中一名女性參賭人員曾有自己生意和良好收入來源,卻因賭球離婚、變賣房産。

  這些賭球團夥多利用境外賭博網站在境內組織賭球。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總隊五支隊支隊長田永峰介紹,犯罪嫌疑人張某某為一境外賭博網站在中國的總代理,由其發展起三級代理作為“小莊家”,再由代理髮展賭客,“代理髮展的下線是身邊的朋友、有賭博前科的、有一定的經濟實力和活動能力的人員。”

  義烏警方查獲的一起案件中,張某等人從境外賭博網站代理了一個300萬元的世界盃賭球盤口,並在義烏大量發展下線進行投注。杭州警方介紹,以邊某為首的團夥也是從境外上家獲得賭盤後,組織、聯繫參賭人員在杭州多處棋牌室或者KTV包廂內,進行看球、押注活動。

  記者調查發現,還有些賭客自己利用海外關係,遠端下注賭球。福州市民卓先生請遠在丹麥的朋友代買當地的彩票,世界盃至今,他幾乎場場參賭,已經輸掉10余萬元,僅阿根廷對克羅埃西亞單場比賽就輸掉兩萬餘元。

  賭客投1000元代理提成300元,有團夥7天牟利數百萬元

  記者發現,不管賽事輸贏,賭球團夥是最大的“贏家”。多位辦案民警告訴記者,賭球團夥盈利模式各有門道,主要有“殺成”“抽水”“反水”等,有的是平臺及各級代理商按比例分配賭客所輸的賭資,有的逐級抽取下線向上線交納的賭資。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有人參賭,團夥就有錢賺。

  據記者調查,為牟取暴利,不少代理商在微博、貼吧等網路社區充當“掮客”,吸引賭客“入夥”。記者在網路上搜索“世界盃賭球”等關鍵詞,出現多個詞條顯示“俄羅斯世界盃賭球APP”,隨機點開一個網頁,看到名為“世界盃交流群”的微信二維碼。記者添加好友後發現,這只是賭球平臺“彩寶寶”的一個代理商。記者按照代理商發來的網址下載APP,輸入給定的邀請碼註冊成為新用戶,代理商很快發來“首充100元送5元、首充1000元送48元”等優惠吸引記者充值。

  在取得代理商信任後,記者被拉入名為“備戰世界盃交流圈”的微信群,之後群內立即有人添加記者的微信,強力推薦綽號為“六哥”的“賭球大神”。經詢問,“六哥”是另一賭球平臺“九州”的代理商。短短一天時間裏,就有三位“九州”代理商與記者加為微信好友,並分別發來各自的邀請碼請記者“入夥”。

  “亞博體育”平臺一位代理商稱,代理商拉的賭客越多,賭客充值金額越高,其收入就越高。“拉來的每個用戶充值到1000元才有提成,每1000元可以提成300元。”這名代理商説,“如果你給我拉來10個客戶註冊充值,我給你發500元現金紅包;要是能介紹10個充值1000元以上的客戶,我立馬給你1000元佣金。”記者“潛伏”的群裏,有的代理商一天加數百個微信好友介紹業務。

  田永峰介紹,查獲的案件中,總代理逐步發展一級代理、二級代理和會員進行網路賭球。各級代理獲得的賭客下線投注額算作業績,此後從中進行抽水,境外賭博網站返還總代理的抽水比例為5%,再由總代理交割給其他代理。

  在福建晉江市公安局近日破獲的一起世界盃賭球案件中,賭球團夥7天內接受投注金額達3000余萬元,從中牟利數百萬元。

  賭球行為更加隱蔽,需多方合作加強監管

  不少辦案民警表示,世界盃期間賭球猖獗,為逃避打擊,賭球團夥行為更加隱蔽,公安機關獲得線索及調查取證難度較大。

  記者“潛伏”的一個微信群規定,禁止群成員發言,只能看到群主發佈盤口,所有交易私下進行。福州賭客翁先生稱,微信聊天中涉及下注金額等“敏感資訊”,雙方會使用心照不宣的暗語,或直接打電話投注,避免留下蛛絲馬跡。

  賭局的資金流動也更為隱蔽。“在偵破的案件中,為避免在資金流動上留下痕跡,有賭客與代理選擇現金交割的形式。移動支付便捷後,很多賭資以移動支付方式進行結算。”田永峰説。

  記者調查發現,第三方支付平臺的漏洞被不法分子利用。有賭客告訴記者,自己使用支付寶在“亞博體育”平臺充值時發現,收款方最開始是昵稱為“*燕子”的個人賬戶,後來又變為四川的一個“圓雪小吃店”。代理商解釋稱,支付寶一天收款有限制,平臺需要很多賬戶中轉資金,不然很多人無法充值。

  福州市一位民警説,網路賭球證據主要為電子證據,容易被篡改、破壞,有的團夥反偵查意識強,定期刪除賭球網站會員數、網路賭博投注額、下注報表統計、利潤分配等資訊,收集和固定證據的難度較大。

  “網路賭球僅僅依靠公安機關打擊、刑事制裁手段是遠遠不夠的,需要對網路服務商、運營商、第三方支付平臺等相關各方加強監督和審查。”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表示。

  多地公安機關表示,將與有關部門一起繼續保持對網路賭球違法犯罪的高壓態勢,同時強化對可能成為賭球活動鏈條的第三方支付平臺和網路服務商、網站租賃服務商等的監管,堅決打擊賭球行為。辦案民警同時提醒,賭球屬於違法犯罪活動,賭球中,莊家根據參賭人員投注的比例調整控制賠率,最終少數贏錢,多數賠錢,莊家獲取差價穩賺不賠。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世界盃賭球調查:有人因此離婚 輸掉幾百萬元的不在少數

2018年7月12日 18:52 來源:新華社

原標題:賭客投一千元代理提成300元,有團夥世界盃7天牟利數百萬

  世界盃足球賽接近尾聲。據公安部消息,世界盃開賽以來,各地偵破賭球刑事案件300余起、打掉賭球團夥100多個,涉案金額逾10億元。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當前賭球行為更加隱蔽,賭球團夥多利用境外賭博網站,通過代理商在境內組織賭球,組織架構嚴密,盈利模式各有門道。賭客輸掉幾百萬元的不在少數,組織賭球的團夥有的7天就牟利數百萬元。

  多地打掉賭球團夥,有人因賭球離婚、變賣房産

  日前,北京警方經縝密偵查打掉一特大網路賭球犯罪團夥,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46名。據初步統計,自本屆世界盃開賽至7月5日八強賽結束,該團夥涉賭資金流水高達3.2億余元。

  浙江杭州市公安機關近日同步在浙江杭州、紹興、嘉興、桐廬和廣東東莞等地,抓捕一批賭球團夥,已刑拘48人、上網追逃1人、治安拘留34人,凍結扣押涉案金額754萬餘元。台州溫嶺市公安機關破獲一起網路賭球案,涉案金額達400余萬元。

  記者發現,為“一夜暴富”,賭客們下注瘋狂,也輸得很慘。據了解,杭州查獲的案件中,參賭人員近期每日下注金額近200萬元,其中1名紹興籍賭客每場下注金額達百萬元。北京查獲的案件中,賭客下注金額最低為500元,不設上限。被抓獲的參賭人員中,在世界盃期間輸掉幾百萬元的不在少數。其中一名女性參賭人員曾有自己生意和良好收入來源,卻因賭球離婚、變賣房産。

  這些賭球團夥多利用境外賭博網站在境內組織賭球。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總隊五支隊支隊長田永峰介紹,犯罪嫌疑人張某某為一境外賭博網站在中國的總代理,由其發展起三級代理作為“小莊家”,再由代理髮展賭客,“代理髮展的下線是身邊的朋友、有賭博前科的、有一定的經濟實力和活動能力的人員。”

  義烏警方查獲的一起案件中,張某等人從境外賭博網站代理了一個300萬元的世界盃賭球盤口,並在義烏大量發展下線進行投注。杭州警方介紹,以邊某為首的團夥也是從境外上家獲得賭盤後,組織、聯繫參賭人員在杭州多處棋牌室或者KTV包廂內,進行看球、押注活動。

  記者調查發現,還有些賭客自己利用海外關係,遠端下注賭球。福州市民卓先生請遠在丹麥的朋友代買當地的彩票,世界盃至今,他幾乎場場參賭,已經輸掉10余萬元,僅阿根廷對克羅埃西亞單場比賽就輸掉兩萬餘元。

  賭客投1000元代理提成300元,有團夥7天牟利數百萬元

  記者發現,不管賽事輸贏,賭球團夥是最大的“贏家”。多位辦案民警告訴記者,賭球團夥盈利模式各有門道,主要有“殺成”“抽水”“反水”等,有的是平臺及各級代理商按比例分配賭客所輸的賭資,有的逐級抽取下線向上線交納的賭資。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有人參賭,團夥就有錢賺。

  據記者調查,為牟取暴利,不少代理商在微博、貼吧等網路社區充當“掮客”,吸引賭客“入夥”。記者在網路上搜索“世界盃賭球”等關鍵詞,出現多個詞條顯示“俄羅斯世界盃賭球APP”,隨機點開一個網頁,看到名為“世界盃交流群”的微信二維碼。記者添加好友後發現,這只是賭球平臺“彩寶寶”的一個代理商。記者按照代理商發來的網址下載APP,輸入給定的邀請碼註冊成為新用戶,代理商很快發來“首充100元送5元、首充1000元送48元”等優惠吸引記者充值。

  在取得代理商信任後,記者被拉入名為“備戰世界盃交流圈”的微信群,之後群內立即有人添加記者的微信,強力推薦綽號為“六哥”的“賭球大神”。經詢問,“六哥”是另一賭球平臺“九州”的代理商。短短一天時間裏,就有三位“九州”代理商與記者加為微信好友,並分別發來各自的邀請碼請記者“入夥”。

  “亞博體育”平臺一位代理商稱,代理商拉的賭客越多,賭客充值金額越高,其收入就越高。“拉來的每個用戶充值到1000元才有提成,每1000元可以提成300元。”這名代理商説,“如果你給我拉來10個客戶註冊充值,我給你發500元現金紅包;要是能介紹10個充值1000元以上的客戶,我立馬給你1000元佣金。”記者“潛伏”的群裏,有的代理商一天加數百個微信好友介紹業務。

  田永峰介紹,查獲的案件中,總代理逐步發展一級代理、二級代理和會員進行網路賭球。各級代理獲得的賭客下線投注額算作業績,此後從中進行抽水,境外賭博網站返還總代理的抽水比例為5%,再由總代理交割給其他代理。

  在福建晉江市公安局近日破獲的一起世界盃賭球案件中,賭球團夥7天內接受投注金額達3000余萬元,從中牟利數百萬元。

  賭球行為更加隱蔽,需多方合作加強監管

  不少辦案民警表示,世界盃期間賭球猖獗,為逃避打擊,賭球團夥行為更加隱蔽,公安機關獲得線索及調查取證難度較大。

  記者“潛伏”的一個微信群規定,禁止群成員發言,只能看到群主發佈盤口,所有交易私下進行。福州賭客翁先生稱,微信聊天中涉及下注金額等“敏感資訊”,雙方會使用心照不宣的暗語,或直接打電話投注,避免留下蛛絲馬跡。

  賭局的資金流動也更為隱蔽。“在偵破的案件中,為避免在資金流動上留下痕跡,有賭客與代理選擇現金交割的形式。移動支付便捷後,很多賭資以移動支付方式進行結算。”田永峰説。

  記者調查發現,第三方支付平臺的漏洞被不法分子利用。有賭客告訴記者,自己使用支付寶在“亞博體育”平臺充值時發現,收款方最開始是昵稱為“*燕子”的個人賬戶,後來又變為四川的一個“圓雪小吃店”。代理商解釋稱,支付寶一天收款有限制,平臺需要很多賬戶中轉資金,不然很多人無法充值。

  福州市一位民警説,網路賭球證據主要為電子證據,容易被篡改、破壞,有的團夥反偵查意識強,定期刪除賭球網站會員數、網路賭博投注額、下注報表統計、利潤分配等資訊,收集和固定證據的難度較大。

  “網路賭球僅僅依靠公安機關打擊、刑事制裁手段是遠遠不夠的,需要對網路服務商、運營商、第三方支付平臺等相關各方加強監督和審查。”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表示。

  多地公安機關表示,將與有關部門一起繼續保持對網路賭球違法犯罪的高壓態勢,同時強化對可能成為賭球活動鏈條的第三方支付平臺和網路服務商、網站租賃服務商等的監管,堅決打擊賭球行為。辦案民警同時提醒,賭球屬於違法犯罪活動,賭球中,莊家根據參賭人員投注的比例調整控制賠率,最終少數贏錢,多數賠錢,莊家獲取差價穩賺不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