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親歷川航27分鐘生死線:落地後一口氣抽了2支煙

2018-5-17 05:05:02

來源:北青網 作者:佟曉宇 選稿:田雨霖

原標題:親歷川航27分鐘生死線 | 深度報道

  遇險的川航3U8633,駕駛艙前風擋玻璃破裂脫落

  5月14日早上,川航3U8633飛行過程中前風擋玻璃破裂,驚魂27分鐘後,飛機成功備降成都雙流機場。這是一次史詩級的備降。帶領所有乘客化險為夷的機長劉傳建,被譽為“中國版薩利機長”。

  北青深一度聯繫上這趟航班上的四名乘客,他們講述了親歷的驚心動魄的27分鐘。

  

  川航3U8633原定上午10點12分抵達拉薩。

  按照計劃,從事醫藥行業的樊愛華落地後,將出現在拉薩的某間辦公樓裏與合作夥伴會面。樊愛華經常飛往各地出差,這次選擇川航是個偶然。這一天,重慶的天氣晴好,讓人挑不出一點毛病。起飛前的3U8633看上去是正常的 。

  同一時間,周建強和女友王倩也登上了3U8633,按計劃,飛機到達後,這對熱愛旅行的情侶有大半天的時間在拉薩的大街上逛。

  王倩一直想去納木錯,那裏的星空吸引著她——月亮又大又圓,星星忽明忽暗。兩人提前一個月就訂好來回的機票,周建強認為這是到拉薩最安全的方式。王倩有點恐高,她特意選了不靠窗的座位。

  對周詩鯉來説,這架航班原本不在自己的計劃之內。此前,他定好了週日下午的機票,因為跑錯航站樓,不得不臨時改簽到第二天一早。周詩鯉後來才知道,這次改簽讓他和致命的危險打了個照面。

  24歲,周詩鯉已經在廣州做了3年的電子産品銷售,從前年開始,他負責西藏區域的工作。從廣州飛往拉薩的航班要在重慶中轉,這次可能剛好第10次,也可能更多,他不刻意記這些。

  樊愛華順著走道,來到他位於左邊第六排的位置。座位靠前,視野寬闊,“可以直接看到駕駛艙”。

  早上6點26分,比預定時間延遲了21分鐘,飛機起飛。

  坐下不久,空姐開始發放早餐。位置靠前,樊愛華先拿到早餐。他吃了兩口稀飯,打開餐盒,裏面是新鮮的麵包和水果。

  周詩鯉的座位是12E,恰好可以看到機翼後方。由於前一天剛錯過一次飛機,淩晨4點就起床了。空姐過來詢問是否吃飯,還在補覺的他睡眼朦朧,沒有食欲,馬馬虎虎喝了幾口粥,就打算收起餐盒。

  周詩鯉放在餐盒上的手還未收回,飛機頂部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飛機劇烈顛簸後,過道上落滿了餐盒

  二

  飛機開始劇烈顛簸,緊接著急速下墜,還在過道上分發飛機餐的空姐,跌倒在過道上。地上滿是被打翻的餐盒,食具和小型行李在機艙內開始亂飛。

  右側乘客的粥飛濺起來,灑在王倩的安全帶上。她顧不上清理。周詩鯉沒喝完的粥也灑了身旁的乘客一身。

  空姐側身摔倒在地,在過道旁乘客的幫助下,她慢慢爬起來,找就近的空位坐下,開始安撫大家的情緒。“相信我們,我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我們可以安全地把您送到目的地。”

  周詩鯉一瞬間睡意全無,他擔心自己可能遇到了大麻煩。

  兩三秒後,氧氣面罩從座位上方彈了出來。擔心女友害怕,周建強馬上側過身,單手抱住坐在左邊的王倩,輕聲安慰 “有我在”。

  氧氣面罩一掉下來樊愛華趕緊戴上,轉頭看見自己右手邊的兩個乘客看著掉落的氧氣面罩手足無措。“看見他們沒帶上我就使勁大聲的吼,快把面罩戴上”,樊愛華扯開嗓子,語速極快的吼了三遍,但是巨大的噪音幾乎吞噬掉他的聲音。

  樊愛華拿掉自己的氧氣面罩,又一步步戴上,給旁邊的乘客做了示範。“但還是不會戴,我就親自動手給他戴上了”。

  周詩鯉第一次見到氧氣面罩,機械地按照空姐的指揮把氧氣面罩戴上,面罩的鼻翼部分有兩個吸帶,拉了一下氧氣開始出來。

  快速的下降讓周建強的耳朵開始劇烈疼痛,但周建強的注意力始終在王倩身上。他想了想能聊的話題,想轉移一下王倩的注意力。但一轉身,正對上王倩看過來的眼睛,“很堅定,冷靜”。

  飛機急速下墜,強烈的顛簸和駕駛艙突然失壓,強大的風力使駕駛艙的門自動打開。樊愛華看著機艙門被乘務員關上,駕駛艙的門反覆開關了兩三次。

  隨著駕駛艙門的開關,樊愛華感到有涼風灌進來,陽光透過艙門照進客艙,客艙裏光影交錯,樊愛華能看到灰塵飄在空氣中,他知道飛機的問題出在駕駛艙裏。

  此前,在機艙裏有人發出驚慌的尖叫聲時,樊愛華猜想是鳥撞上了飛機窗戶。

  而據機長劉傳健事後對媒體的描述,事發時沒有任何徵兆,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就突然爆裂,發出“轟”的一聲巨響,裂痕呈一道道的網狀。

   很多乘客第一次見到氧氣面罩

  三

  “我往旁邊看時,發現副駕駛的身體已經飛出去了一半,半邊身體在窗外懸挂,還好他係了安全帶。”劉傳健説。劉傳健試圖抓住他,但由於當時飛行速度已達到時速300公里,無法實現。此時,機身在迅速下降,速度也在增加。

  此時,飛機時速達800多公里,且處於高空。風擋玻璃脫落後,駕駛艙氣溫迅速下降到零下40多攝氏度,大多數儀錶都已失靈。“每一個動作都變得十分艱難。”

  劉傳健只能依靠目視和手動操作,“第一時間非常恐懼,當飛機能在自己操控之下時,就不恐懼了。”

  飛機急速下降,樊愛華的腦海中不停閃齣電影中飛機衝出跑道的場景,他強迫自己儘量往好的方面想,不斷回憶以往乘坐飛機時,飛機平穩的降落,著地時的感受。

  後來,民航局通報稱,根據掌握的調查資訊,脫落的右側風擋玻璃為該機原裝件,投入運營至事發前,未有任何故障記錄,也未進行過任何維修和更換工作。

  劇烈的震動過後,機艙驟然變暗,緊接著是漫長的寂靜。直到備降成功,周建強一直和女友緊扣十指。在他們前四排的周詩鯉,此刻想嚼著檳榔,抽一支煙,寫一封遺書,可反反覆復,他都沒能想好內容。

  飛機還在下落,稍微平穩了,周詩鯉側著頭看向窗外,“我清晰的看到飛機下方不到一公里處的冰山,我能感受到兩旁旅客眼睛裏的絕望,或許他們也能看到我的吧”,直到接近成都,窗外可以看到錯落的房子,周詩鯉才感受到希望迎面撲來。

  背靠著座椅,左手放在面罩上,右手放在輸氧管上,幾乎整個下降過程周詩鯉都保持這個姿勢。

  7點42分,飛機在經過27分鐘驚魂後,成功落地。樊愛華沒有關注大家是否在歡呼,他的眼神再次掠過每一個人,大家的表情如釋重負,透著些欣喜。

  機長劉傳健事後表示有些後怕:“如果當天有降雨,天氣狀況不好,後果將無法預料。”

  川航3U8633飛行軌跡

  

  落地之後,樊愛華沒有第一時間跟家裏聯繫,即便已經安全,他仍怕不了解情況的家裏人擔心,“先穩定下自己,等一切都安排好後,再跟家裏聯繫”。

  從機艙口出來的時候,周詩鯉抬頭就看到站在身旁的空姐,身體有些搖晃,臉上的粧花了,口紅也不再精緻,指引著乘客下飛機。地面上是等候多時的地勤人員和救護人員。

  周詩鯉坐擺渡車到了候機廳,一路小跑進吸煙室,“一口氣抽了兩支煙”。

  父母和朋友的電話不斷打進來,周詩鯉報了平安。隨後,他去買了第二天開獎的10注彩票,“一定會中獎的,畢竟是死裏逃生。”他笑出聲。

  落地43分鐘後,周詩鯉發了一條朋友圈,一共613個字,最後一句是“活著真好!”。

  周詩鯉本打算近一個月都不坐飛機了,計劃著坐高鐵回廣州。他突然想給自己放個假,在成都休息一週。但因為工作的緣故,周詩鯉又不得不定了週三上午11點過飛往拉薩的航班。

  直到坐上擺渡車,周建強和王倩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撿回來一條命”。

  周建強掏出手機拍下周圍,“飛機降落後,很多人都在哭、在抱怨,她提醒我拍視頻記錄下這件事”。他把照片發在朋友圈,上面只寫了一句“能觸摸大地的感覺真棒”。

  “飛機瞬間下降,第一反應抱緊女友”的新聞讓周建強和王倩在網上“火了”,網友們起鬨,“下飛機就去民政局結婚吧。”

  周建強每週都給王倩送一束花,這是他“要照顧好她”的一種方式。在飛機安全落地之前,二人都沒有意識到事故的嚴重性。周建強語氣堅定,“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就想著抱住她,讓她別害怕”。

  周建強和王倩重新登上了改簽的航班。因為氣流原因,飛機仍不時抖動,他們緊緊拉著手。下午兩點,飛機安全到達貢嘎機場,兩人期待著夜晚的星空。

  改簽後,樊愛華在15日下午2點40分到了拉薩。出了機場,走在路上,這個有些靦腆的男人,突然想擁抱每一個人。

  戴著氧氣面罩的周建強和王倩沒有忘記打出V字手勢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親歷川航27分鐘生死線:落地後一口氣抽了2支煙

2018年5月17日 05:05 來源:北青網

原標題:親歷川航27分鐘生死線 | 深度報道

  遇險的川航3U8633,駕駛艙前風擋玻璃破裂脫落

  5月14日早上,川航3U8633飛行過程中前風擋玻璃破裂,驚魂27分鐘後,飛機成功備降成都雙流機場。這是一次史詩級的備降。帶領所有乘客化險為夷的機長劉傳建,被譽為“中國版薩利機長”。

  北青深一度聯繫上這趟航班上的四名乘客,他們講述了親歷的驚心動魄的27分鐘。

  

  川航3U8633原定上午10點12分抵達拉薩。

  按照計劃,從事醫藥行業的樊愛華落地後,將出現在拉薩的某間辦公樓裏與合作夥伴會面。樊愛華經常飛往各地出差,這次選擇川航是個偶然。這一天,重慶的天氣晴好,讓人挑不出一點毛病。起飛前的3U8633看上去是正常的 。

  同一時間,周建強和女友王倩也登上了3U8633,按計劃,飛機到達後,這對熱愛旅行的情侶有大半天的時間在拉薩的大街上逛。

  王倩一直想去納木錯,那裏的星空吸引著她——月亮又大又圓,星星忽明忽暗。兩人提前一個月就訂好來回的機票,周建強認為這是到拉薩最安全的方式。王倩有點恐高,她特意選了不靠窗的座位。

  對周詩鯉來説,這架航班原本不在自己的計劃之內。此前,他定好了週日下午的機票,因為跑錯航站樓,不得不臨時改簽到第二天一早。周詩鯉後來才知道,這次改簽讓他和致命的危險打了個照面。

  24歲,周詩鯉已經在廣州做了3年的電子産品銷售,從前年開始,他負責西藏區域的工作。從廣州飛往拉薩的航班要在重慶中轉,這次可能剛好第10次,也可能更多,他不刻意記這些。

  樊愛華順著走道,來到他位於左邊第六排的位置。座位靠前,視野寬闊,“可以直接看到駕駛艙”。

  早上6點26分,比預定時間延遲了21分鐘,飛機起飛。

  坐下不久,空姐開始發放早餐。位置靠前,樊愛華先拿到早餐。他吃了兩口稀飯,打開餐盒,裏面是新鮮的麵包和水果。

  周詩鯉的座位是12E,恰好可以看到機翼後方。由於前一天剛錯過一次飛機,淩晨4點就起床了。空姐過來詢問是否吃飯,還在補覺的他睡眼朦朧,沒有食欲,馬馬虎虎喝了幾口粥,就打算收起餐盒。

  周詩鯉放在餐盒上的手還未收回,飛機頂部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飛機劇烈顛簸後,過道上落滿了餐盒

  二

  飛機開始劇烈顛簸,緊接著急速下墜,還在過道上分發飛機餐的空姐,跌倒在過道上。地上滿是被打翻的餐盒,食具和小型行李在機艙內開始亂飛。

  右側乘客的粥飛濺起來,灑在王倩的安全帶上。她顧不上清理。周詩鯉沒喝完的粥也灑了身旁的乘客一身。

  空姐側身摔倒在地,在過道旁乘客的幫助下,她慢慢爬起來,找就近的空位坐下,開始安撫大家的情緒。“相信我們,我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我們可以安全地把您送到目的地。”

  周詩鯉一瞬間睡意全無,他擔心自己可能遇到了大麻煩。

  兩三秒後,氧氣面罩從座位上方彈了出來。擔心女友害怕,周建強馬上側過身,單手抱住坐在左邊的王倩,輕聲安慰 “有我在”。

  氧氣面罩一掉下來樊愛華趕緊戴上,轉頭看見自己右手邊的兩個乘客看著掉落的氧氣面罩手足無措。“看見他們沒帶上我就使勁大聲的吼,快把面罩戴上”,樊愛華扯開嗓子,語速極快的吼了三遍,但是巨大的噪音幾乎吞噬掉他的聲音。

  樊愛華拿掉自己的氧氣面罩,又一步步戴上,給旁邊的乘客做了示範。“但還是不會戴,我就親自動手給他戴上了”。

  周詩鯉第一次見到氧氣面罩,機械地按照空姐的指揮把氧氣面罩戴上,面罩的鼻翼部分有兩個吸帶,拉了一下氧氣開始出來。

  快速的下降讓周建強的耳朵開始劇烈疼痛,但周建強的注意力始終在王倩身上。他想了想能聊的話題,想轉移一下王倩的注意力。但一轉身,正對上王倩看過來的眼睛,“很堅定,冷靜”。

  飛機急速下墜,強烈的顛簸和駕駛艙突然失壓,強大的風力使駕駛艙的門自動打開。樊愛華看著機艙門被乘務員關上,駕駛艙的門反覆開關了兩三次。

  隨著駕駛艙門的開關,樊愛華感到有涼風灌進來,陽光透過艙門照進客艙,客艙裏光影交錯,樊愛華能看到灰塵飄在空氣中,他知道飛機的問題出在駕駛艙裏。

  此前,在機艙裏有人發出驚慌的尖叫聲時,樊愛華猜想是鳥撞上了飛機窗戶。

  而據機長劉傳健事後對媒體的描述,事發時沒有任何徵兆,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就突然爆裂,發出“轟”的一聲巨響,裂痕呈一道道的網狀。

   很多乘客第一次見到氧氣面罩

  三

  “我往旁邊看時,發現副駕駛的身體已經飛出去了一半,半邊身體在窗外懸挂,還好他係了安全帶。”劉傳健説。劉傳健試圖抓住他,但由於當時飛行速度已達到時速300公里,無法實現。此時,機身在迅速下降,速度也在增加。

  此時,飛機時速達800多公里,且處於高空。風擋玻璃脫落後,駕駛艙氣溫迅速下降到零下40多攝氏度,大多數儀錶都已失靈。“每一個動作都變得十分艱難。”

  劉傳健只能依靠目視和手動操作,“第一時間非常恐懼,當飛機能在自己操控之下時,就不恐懼了。”

  飛機急速下降,樊愛華的腦海中不停閃齣電影中飛機衝出跑道的場景,他強迫自己儘量往好的方面想,不斷回憶以往乘坐飛機時,飛機平穩的降落,著地時的感受。

  後來,民航局通報稱,根據掌握的調查資訊,脫落的右側風擋玻璃為該機原裝件,投入運營至事發前,未有任何故障記錄,也未進行過任何維修和更換工作。

  劇烈的震動過後,機艙驟然變暗,緊接著是漫長的寂靜。直到備降成功,周建強一直和女友緊扣十指。在他們前四排的周詩鯉,此刻想嚼著檳榔,抽一支煙,寫一封遺書,可反反覆復,他都沒能想好內容。

  飛機還在下落,稍微平穩了,周詩鯉側著頭看向窗外,“我清晰的看到飛機下方不到一公里處的冰山,我能感受到兩旁旅客眼睛裏的絕望,或許他們也能看到我的吧”,直到接近成都,窗外可以看到錯落的房子,周詩鯉才感受到希望迎面撲來。

  背靠著座椅,左手放在面罩上,右手放在輸氧管上,幾乎整個下降過程周詩鯉都保持這個姿勢。

  7點42分,飛機在經過27分鐘驚魂後,成功落地。樊愛華沒有關注大家是否在歡呼,他的眼神再次掠過每一個人,大家的表情如釋重負,透著些欣喜。

  機長劉傳健事後表示有些後怕:“如果當天有降雨,天氣狀況不好,後果將無法預料。”

  川航3U8633飛行軌跡

  

  落地之後,樊愛華沒有第一時間跟家裏聯繫,即便已經安全,他仍怕不了解情況的家裏人擔心,“先穩定下自己,等一切都安排好後,再跟家裏聯繫”。

  從機艙口出來的時候,周詩鯉抬頭就看到站在身旁的空姐,身體有些搖晃,臉上的粧花了,口紅也不再精緻,指引著乘客下飛機。地面上是等候多時的地勤人員和救護人員。

  周詩鯉坐擺渡車到了候機廳,一路小跑進吸煙室,“一口氣抽了兩支煙”。

  父母和朋友的電話不斷打進來,周詩鯉報了平安。隨後,他去買了第二天開獎的10注彩票,“一定會中獎的,畢竟是死裏逃生。”他笑出聲。

  落地43分鐘後,周詩鯉發了一條朋友圈,一共613個字,最後一句是“活著真好!”。

  周詩鯉本打算近一個月都不坐飛機了,計劃著坐高鐵回廣州。他突然想給自己放個假,在成都休息一週。但因為工作的緣故,周詩鯉又不得不定了週三上午11點過飛往拉薩的航班。

  直到坐上擺渡車,周建強和王倩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撿回來一條命”。

  周建強掏出手機拍下周圍,“飛機降落後,很多人都在哭、在抱怨,她提醒我拍視頻記錄下這件事”。他把照片發在朋友圈,上面只寫了一句“能觸摸大地的感覺真棒”。

  “飛機瞬間下降,第一反應抱緊女友”的新聞讓周建強和王倩在網上“火了”,網友們起鬨,“下飛機就去民政局結婚吧。”

  周建強每週都給王倩送一束花,這是他“要照顧好她”的一種方式。在飛機安全落地之前,二人都沒有意識到事故的嚴重性。周建強語氣堅定,“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就想著抱住她,讓她別害怕”。

  周建強和王倩重新登上了改簽的航班。因為氣流原因,飛機仍不時抖動,他們緊緊拉著手。下午兩點,飛機安全到達貢嘎機場,兩人期待著夜晚的星空。

  改簽後,樊愛華在15日下午2點40分到了拉薩。出了機場,走在路上,這個有些靦腆的男人,突然想擁抱每一個人。

  戴著氧氣面罩的周建強和王倩沒有忘記打出V字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