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杭州保姆縱火案被告二審當庭稱:如維持死刑判決將捐全身器官

2018-5-17 20:31:28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澎湃新聞記者 葛熔金 選稿:朱雯

原標題:杭州保姆縱火案被告二審當庭稱:如維持死刑判決將捐全身器官

  5月17日9時,“杭州保姆縱火案”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二審開庭審理,庭審于當天17時20分結束。鋻於本案案情重大,審判長宣佈本案將另定日期宣判。

  澎湃新聞在庭審現場獲悉,該案被告莫煥晶向法庭作最後陳述時稱:“如果法院能對我減刑,我會在監獄內好好改造。如果法院維持原判,我將全身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

  今年2月9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莫煥晶放火、盜竊一案作出一審判決,兩罪並罰判處被告人莫煥晶死刑,並處罰金一萬元。後莫煥晶向浙江高院提起上訴。

  2017年6月22日清晨,杭州“藍色錢江公寓”2幢1單元1802室發生火災,該戶女主人朱小貞及其三個孩子遇難,保姆莫煥晶逃生,男主人林生斌當時不在家。當天,警方調查明確火災為放火案,莫煥晶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5月17日下午的法庭辯論環節,上訴人莫煥晶及其辯護律師、檢察機關人員進行了兩輪辯論。檢辯雙方就莫煥晶的放火罪是否成立自首、物業消防問題是否係本案嚴重後果的介入因素、是否足以減輕莫煥晶的刑事責任、對莫煥晶適用死刑是否適當等焦點展開辯論。

  辯護人對盜竊罪的定罪量刑不持異議,主要圍繞放火罪發表辯護意見。辯護人表示:

  1、莫煥晶在主觀上不追求,甚至反對被害人死亡結果的發生。莫煥晶平時與僱主關係甚好;莫煥晶雖有盜竊行為,但未被僱主發現,案發時燃燒的是客廳一角,貴重物品不在客廳,點火目的不是為了銷毀盜竊證據;莫煥晶選擇將近淩晨5點鐘點火,是因為知道女主人每天5點左右起床。

  2、莫煥晶在客觀上實施了救火行為。在現場發現兩個水桶,與莫煥晶供述曾想拿水桶救火的內容一致;莫煥晶供述救火時摔倒撞頭,與其入所體檢情況吻合;莫煥晶供稱曾試圖持榔頭敲開玻璃,雖未找到相關痕跡,但案發後莫煥晶在走廊等處手持榔頭並事後將榔頭交給被害人親屬,可印證其供述;莫煥晶下樓後沒有停止救援行為,告知在場的物業人員、鄰居等房內有人,並曾打電話報警和按報警裝置,要求和消防人員一起上樓並想把門卡交給消防人員。

  3、借鑒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復核案例,放火罪主觀故意的判斷要結合點火是否故意、對起火後果的態度。本案中,莫煥晶有點火故意,但對火災造成的嚴重後果持反對態度。著火後的救援行為影響量刑。

  4、本案造成如此嚴重後果,必須客觀考慮物業消防設施缺陷的因素,消防水槍壓力不足延誤了滅火時間,這一不常規的缺陷擴大了火災後果。

  5、莫煥晶作案後留在小區現場,並主動供述了放火事實,依法構成自首等情節。

  檢察員認為:

  1、一審判決認定莫煥晶放火、盜竊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量刑適當。

  2、一審判決認定莫煥晶預謀放火、放火動機、放火時間、放火手段、放火點,放火後未及時提醒被害人、未報警、未採取有效施救措施,以及造成四人死亡、重大財産損失的事實清楚,莫煥晶在上訴狀中對一審判決認定的部分事實所提異議不能成立。

  3、上訴人提出量刑畸重,請求改判的理由不能成立。莫煥晶的放火行為和本案四人死亡、重大財産損失的嚴重後果有直接因果關係,應對全部後果承擔刑事責任;莫煥晶不顧被害人及高層住宅內居民的人身財産安全,試圖以放火再滅火的方式騙取被害人朱小貞的感激,以便再次開口借錢用於賭博,犯罪動機卑劣,犯罪後果極其嚴重,對莫煥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符合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莫煥晶的坦白情節與犯罪情節相比,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

  4、莫煥晶的放火罪不構成自首。莫煥晶在警察查看其手機前沒有承認過放火。警察在莫煥晶手機上發現大量和放火犯罪相關的內容,故認為其有放火嫌疑,且莫煥晶在接受第一次訊問時未供認放火事實,因而不能認定自首。綜上,檢察員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澎湃新聞在庭審現場發現,在做最後陳述時,莫煥晶手裏拿了一張紙,但她在陳述過程中並未看紙上的內容。莫煥晶表示認罪、悔罪,並稱不求受害者家人原諒,但懇請接受她的道歉。她再次強調本案所造成的嚴重後果非其所願,如果可以重來絕對不會做這個事情。“如果維持原判,我將全身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可能這會讓家裏的老人更加傷心,但最後我只能對爸媽説一句,女兒不孝。”

上一篇稿件

杭州保姆縱火案被告二審當庭稱:如維持死刑判決將捐全身器官

2018年5月17日 20:31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杭州保姆縱火案被告二審當庭稱:如維持死刑判決將捐全身器官

  5月17日9時,“杭州保姆縱火案”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二審開庭審理,庭審于當天17時20分結束。鋻於本案案情重大,審判長宣佈本案將另定日期宣判。

  澎湃新聞在庭審現場獲悉,該案被告莫煥晶向法庭作最後陳述時稱:“如果法院能對我減刑,我會在監獄內好好改造。如果法院維持原判,我將全身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

  今年2月9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莫煥晶放火、盜竊一案作出一審判決,兩罪並罰判處被告人莫煥晶死刑,並處罰金一萬元。後莫煥晶向浙江高院提起上訴。

  2017年6月22日清晨,杭州“藍色錢江公寓”2幢1單元1802室發生火災,該戶女主人朱小貞及其三個孩子遇難,保姆莫煥晶逃生,男主人林生斌當時不在家。當天,警方調查明確火災為放火案,莫煥晶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5月17日下午的法庭辯論環節,上訴人莫煥晶及其辯護律師、檢察機關人員進行了兩輪辯論。檢辯雙方就莫煥晶的放火罪是否成立自首、物業消防問題是否係本案嚴重後果的介入因素、是否足以減輕莫煥晶的刑事責任、對莫煥晶適用死刑是否適當等焦點展開辯論。

  辯護人對盜竊罪的定罪量刑不持異議,主要圍繞放火罪發表辯護意見。辯護人表示:

  1、莫煥晶在主觀上不追求,甚至反對被害人死亡結果的發生。莫煥晶平時與僱主關係甚好;莫煥晶雖有盜竊行為,但未被僱主發現,案發時燃燒的是客廳一角,貴重物品不在客廳,點火目的不是為了銷毀盜竊證據;莫煥晶選擇將近淩晨5點鐘點火,是因為知道女主人每天5點左右起床。

  2、莫煥晶在客觀上實施了救火行為。在現場發現兩個水桶,與莫煥晶供述曾想拿水桶救火的內容一致;莫煥晶供述救火時摔倒撞頭,與其入所體檢情況吻合;莫煥晶供稱曾試圖持榔頭敲開玻璃,雖未找到相關痕跡,但案發後莫煥晶在走廊等處手持榔頭並事後將榔頭交給被害人親屬,可印證其供述;莫煥晶下樓後沒有停止救援行為,告知在場的物業人員、鄰居等房內有人,並曾打電話報警和按報警裝置,要求和消防人員一起上樓並想把門卡交給消防人員。

  3、借鑒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復核案例,放火罪主觀故意的判斷要結合點火是否故意、對起火後果的態度。本案中,莫煥晶有點火故意,但對火災造成的嚴重後果持反對態度。著火後的救援行為影響量刑。

  4、本案造成如此嚴重後果,必須客觀考慮物業消防設施缺陷的因素,消防水槍壓力不足延誤了滅火時間,這一不常規的缺陷擴大了火災後果。

  5、莫煥晶作案後留在小區現場,並主動供述了放火事實,依法構成自首等情節。

  檢察員認為:

  1、一審判決認定莫煥晶放火、盜竊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量刑適當。

  2、一審判決認定莫煥晶預謀放火、放火動機、放火時間、放火手段、放火點,放火後未及時提醒被害人、未報警、未採取有效施救措施,以及造成四人死亡、重大財産損失的事實清楚,莫煥晶在上訴狀中對一審判決認定的部分事實所提異議不能成立。

  3、上訴人提出量刑畸重,請求改判的理由不能成立。莫煥晶的放火行為和本案四人死亡、重大財産損失的嚴重後果有直接因果關係,應對全部後果承擔刑事責任;莫煥晶不顧被害人及高層住宅內居民的人身財産安全,試圖以放火再滅火的方式騙取被害人朱小貞的感激,以便再次開口借錢用於賭博,犯罪動機卑劣,犯罪後果極其嚴重,對莫煥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符合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莫煥晶的坦白情節與犯罪情節相比,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

  4、莫煥晶的放火罪不構成自首。莫煥晶在警察查看其手機前沒有承認過放火。警察在莫煥晶手機上發現大量和放火犯罪相關的內容,故認為其有放火嫌疑,且莫煥晶在接受第一次訊問時未供認放火事實,因而不能認定自首。綜上,檢察員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澎湃新聞在庭審現場發現,在做最後陳述時,莫煥晶手裏拿了一張紙,但她在陳述過程中並未看紙上的內容。莫煥晶表示認罪、悔罪,並稱不求受害者家人原諒,但懇請接受她的道歉。她再次強調本案所造成的嚴重後果非其所願,如果可以重來絕對不會做這個事情。“如果維持原判,我將全身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可能這會讓家裏的老人更加傷心,但最後我只能對爸媽説一句,女兒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