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罪犯被看守所拒收後又致1死1傷 法官自稱是“替罪羊”

2018-5-17 08:09:26

來源:央廣網 選稿:邱恒元

原標題:罪犯被看守所拒收後又致1死1傷 法官自稱是“替罪羊”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16日,中國之聲曾報道了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一名名叫楊文鵬的罪犯被看守所拒收,脫管後再犯新罪致1死1傷,被問責法官稱“我是替罪羊”的新聞,引起輿論較大關注。中國之聲記者深入調查還發現,看守所拒收罪犯,在不少地方一定程度存在。而在脫管罪犯再犯新罪的現象背後,審判員借減刑假釋的權力,以權謀私的現象也並非個例。

  多位法律界人士認為,這一瀆職案件反映出的問題比較典型,對司法責任制的制度完善有一定積極意義。值得追問的是,目前罪犯楊文鵬下落何處,是否已被收監執行?當地看守所在法官將這名罪犯交付執行時,為何拒收楊文鵬又不出具法律文書?

  背景梳理:楊文鵬判刑後脫離監管8個月再次犯罪

  中國之聲記者調查發現,由於靈寶法院內部管理問題,導致被判12年有期徒刑的罪犯楊文鵬在外脫離監管長達8個月之久,2015年11月30日,楊文鵬參與群毆時持刀導致1人死亡1人受傷。案發後,靈寶法院未就此事涉及的違紀違法問題依法採取措施或者向上級彙報,直到近一年後,才被三門峽市檢察院發現。而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這起瀆職案件中,存在辦案期限嚴重超期等程式違法問題。

  2017年3月29日,三門峽市中院判處楊文鵬死緩,審理期間羈押在陜縣看守所,同年8月30日判決生效。那麼,楊文鵬現狀如何?脫管罪犯再犯新罪的背後,到底有什麼原因?

  罪犯楊文鵬目前下落何處,刑罰執行情況如何?

  對於患有尿毒症被判死緩的罪犯楊文鵬,法院如何執行刑罰?記者向三門峽中院求證。撥打河南省高院官網公佈的三門峽中院新聞發言人電話,手機停機。聯繫三門峽中院宣傳處負責人李英,電話短信均無人回復。三門峽市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昨晚回復中國之聲,將儘快協調相關人員答覆記者問題。

  中國之聲記者還調查發現,脫管罪犯再犯新罪,曾在不少地方一定程度存在。廣東曾有暫予監外執行不確定期限,致使罪犯長期未收監執行的情況。此外,根據浙江台州市黃岩區法院作出的刑事判決書,浙江省溫嶺市法院刑事審判庭審判員朱雲方在2004年至2013年期間,工作嚴重不負責任,共有14名罪犯在判決生效後未被及時交付執行,致使罪犯長期脫離監管。其中,4名罪犯在脫管期間重新犯罪,7名罪犯潛逃,檢察院介入後,溫嶺法院採取了補救措施,對罪犯逮捕及追逃,但至判決作出時,仍有2名罪犯在逃。最終,朱雲方因犯受賄罪、玩忽職守罪被判刑5年6個月。

  看守所拒收罪犯楊文鵬為何不出具法律文書?

  因犯強迫賣淫罪,楊文鵬被靈寶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2年,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庭長張波瑞是主審法官。她在楊文鵬再犯新罪案發後向法院紀檢組稱,2015年8月11日,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書記員、內勤、法警一起將楊文鵬等3名罪犯送交三門峽市看守所執行,三門峽市看守所因楊文鵬病情較重不予收押,但未出具任何手續。曾擔任廣州市檢察院公訴處檢察官多年,現在是一名從業律師的楊斌告訴中國之聲記者:“我知道很多看守所都會挑選,因為不想擔責任,要投入更多的監管精力和承擔風險的就會拒收,但看守所至少要出具相關的法律文書,寫明你拒收的理由。”

  三門峽市看守所拒收罪犯卻不出具法律文書?中國之聲記者需要向三門峽市看守所求證,但昨天記者聯繫了多個部門,未等到正式答覆。不過,一位曾在三門峽市看守所任職的老同志稱,拒收罪犯而不出具手續,這種情況絕對不可能出現:“辦案方手續不齊全,我們不會收,不可能收,辦案方的手續必須齊全。還有犯罪嫌疑人身體條件確實不行,不管什麼人,進看守所之前一定要到我們看守所旁邊的門診,認定符合條件就收。不收也有不收的手續。”

  這位老同志稱,看守所的工作每天都需要戰戰兢兢地對待,2015年8月正是看守所迎接創建的階段:“如履薄冰,成天戰戰兢兢,還敢不出手續?三個罪犯來,我收另外兩個的,不收這一個的,我們瘋了?這不符合邏輯,是不可能的。再説,那個時候正是創建的時候,我們怎麼敢幹這種事?”

  中國之聲記者查詢注意到,三門峽市看守所公開宣稱多年實現監所零事故、隊伍零違紀的“雙零”目標,享有全省先進典範、全國看守所示範單位等多項榮譽。法院的説法和看守所的説法,哪個是真的?三門峽市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16日稱,會儘快安排看守所的同志給出正式答覆。

  法律界人士:看守所拒收罪犯在不少地方存在

  楊斌律師指出,根據她擔任公訴人多年的辦案經歷,司法實踐中,看守所拒絕收押有看管風險的罪犯,在各地都一定程度存在。然而,罪犯長期處於未羈押的狀態,危害社會的風險較大。她表示,罪犯申請暫予監外執行,必須要在先收監的基礎上:“判實刑的話,就在宣讀判決的那一天,罪犯要馬上收監的。這是一個被判了實刑的人,結果他在外面,沒有任何法律手續。”

  此外,多位法律界人士稱,法院已判決的罪犯“送監難”在各地一定程度存在,廣東省韶關市中院曾向媒體介紹,韶關兩級法院在刑事案件審理過程中,屢屢出現看守所、監獄部門以罪犯患有嚴重疾病為由拒絕對病犯收押、收監的情況。一些刑事審判法官指出,目前看守所對罪犯不予收監所依據的是1990年施行的《看守所條例》,該條例中對犯罪嫌疑人、罪犯不予收押的依據較為籠統,沒有細化。看守所對相關條款擴大解釋,導致應當收監執行刑罰的案犯得不到應有的處罰。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宋英輝也告訴中國之聲記者,看守所拒收罪犯的現象已存在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其他地方調研也有這個問題。就是包括看守所包括監獄,有的就不願意收。這個是有問題,其實很久就有這個問題就一直沒有解決現在。”

  爭議核心:被問責法官在楊文鵬故意傷害案中該負多大責任?

  同時,此案更引人關注的是,脫管罪犯楊文鵬再犯新罪,本應監管罪犯刑罰執行的主審法官張波瑞未被問責,因申請材料不齊全拒不受理楊文鵬申請監外執行材料的法官張曉紅,卻成了唯一被問責的責任人。那麼,究竟該如何看待這起瀆職案件中的司法責任?

  楊斌律師和宋英輝教授均認為,張曉紅涉嫌玩忽職守案,目前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階段的法定期限超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應該追責。楊斌律師指出:“審查起訴的期限就是兩次退查,三次延期,就必須對這個案子有一個説法,要麼不起訴,要麼送到法院去審判,這個完全可以追責。”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宋英輝分析指出,此案面臨的局面,檢察機關壓力也比較大:“超期現在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覺得現在檢察院壓力可能也是比較大的。檢察院自己他也是認為這個地方不好處理啊,就拖著。”

  而對於此案涉及的司法責任劃分問題,宋英輝教授認為:“出了這個問題法院肯定是有責任,但是法院裏面的具體有哪些人來承擔,還是要看看法院他自己的分工。我感覺幾個方面可能都有,包括刑庭的審案子的法官,她移送好幾次都是手續不全。另外就是看守所。”

  曾經在檢察院擔任公訴人多年的楊斌律師認為,脫管罪犯楊文鵬再犯新罪,單獨讓張曉紅承擔刑事責任有失公平:“就讓這個審監庭庭長一個人背這個責任,我覺得可能不是很公平,包括少年庭庭長、法院的領導、看守所都有責任。”

  根據中國之聲記者掌握的文件,靈寶法院主管審監庭的院領導張克民,曾被靈寶法院黨組以執行黨組決定不力為由,要求其寫出書面檢查,並對其誡勉談話。

  中國之聲的報道在昨天播出後,引起網友較大關注。值得追問的是,罪犯楊文鵬移送看守所,有著全省先進典型殊榮的三門峽市看守所是否存在拒收而又不出具手續?當時和楊文鵬案一起申請暫予監外執行的其他幾名罪犯,是否真的有病,目前刑罰執行情況如何?權威部門應啟動調查。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罪犯被看守所拒收後又致1死1傷 法官自稱是“替罪羊”

2018年5月17日 08:09 來源:央廣網

原標題:罪犯被看守所拒收後又致1死1傷 法官自稱是“替罪羊”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16日,中國之聲曾報道了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一名名叫楊文鵬的罪犯被看守所拒收,脫管後再犯新罪致1死1傷,被問責法官稱“我是替罪羊”的新聞,引起輿論較大關注。中國之聲記者深入調查還發現,看守所拒收罪犯,在不少地方一定程度存在。而在脫管罪犯再犯新罪的現象背後,審判員借減刑假釋的權力,以權謀私的現象也並非個例。

  多位法律界人士認為,這一瀆職案件反映出的問題比較典型,對司法責任制的制度完善有一定積極意義。值得追問的是,目前罪犯楊文鵬下落何處,是否已被收監執行?當地看守所在法官將這名罪犯交付執行時,為何拒收楊文鵬又不出具法律文書?

  背景梳理:楊文鵬判刑後脫離監管8個月再次犯罪

  中國之聲記者調查發現,由於靈寶法院內部管理問題,導致被判12年有期徒刑的罪犯楊文鵬在外脫離監管長達8個月之久,2015年11月30日,楊文鵬參與群毆時持刀導致1人死亡1人受傷。案發後,靈寶法院未就此事涉及的違紀違法問題依法採取措施或者向上級彙報,直到近一年後,才被三門峽市檢察院發現。而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這起瀆職案件中,存在辦案期限嚴重超期等程式違法問題。

  2017年3月29日,三門峽市中院判處楊文鵬死緩,審理期間羈押在陜縣看守所,同年8月30日判決生效。那麼,楊文鵬現狀如何?脫管罪犯再犯新罪的背後,到底有什麼原因?

  罪犯楊文鵬目前下落何處,刑罰執行情況如何?

  對於患有尿毒症被判死緩的罪犯楊文鵬,法院如何執行刑罰?記者向三門峽中院求證。撥打河南省高院官網公佈的三門峽中院新聞發言人電話,手機停機。聯繫三門峽中院宣傳處負責人李英,電話短信均無人回復。三門峽市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昨晚回復中國之聲,將儘快協調相關人員答覆記者問題。

  中國之聲記者還調查發現,脫管罪犯再犯新罪,曾在不少地方一定程度存在。廣東曾有暫予監外執行不確定期限,致使罪犯長期未收監執行的情況。此外,根據浙江台州市黃岩區法院作出的刑事判決書,浙江省溫嶺市法院刑事審判庭審判員朱雲方在2004年至2013年期間,工作嚴重不負責任,共有14名罪犯在判決生效後未被及時交付執行,致使罪犯長期脫離監管。其中,4名罪犯在脫管期間重新犯罪,7名罪犯潛逃,檢察院介入後,溫嶺法院採取了補救措施,對罪犯逮捕及追逃,但至判決作出時,仍有2名罪犯在逃。最終,朱雲方因犯受賄罪、玩忽職守罪被判刑5年6個月。

  看守所拒收罪犯楊文鵬為何不出具法律文書?

  因犯強迫賣淫罪,楊文鵬被靈寶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2年,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庭長張波瑞是主審法官。她在楊文鵬再犯新罪案發後向法院紀檢組稱,2015年8月11日,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書記員、內勤、法警一起將楊文鵬等3名罪犯送交三門峽市看守所執行,三門峽市看守所因楊文鵬病情較重不予收押,但未出具任何手續。曾擔任廣州市檢察院公訴處檢察官多年,現在是一名從業律師的楊斌告訴中國之聲記者:“我知道很多看守所都會挑選,因為不想擔責任,要投入更多的監管精力和承擔風險的就會拒收,但看守所至少要出具相關的法律文書,寫明你拒收的理由。”

  三門峽市看守所拒收罪犯卻不出具法律文書?中國之聲記者需要向三門峽市看守所求證,但昨天記者聯繫了多個部門,未等到正式答覆。不過,一位曾在三門峽市看守所任職的老同志稱,拒收罪犯而不出具手續,這種情況絕對不可能出現:“辦案方手續不齊全,我們不會收,不可能收,辦案方的手續必須齊全。還有犯罪嫌疑人身體條件確實不行,不管什麼人,進看守所之前一定要到我們看守所旁邊的門診,認定符合條件就收。不收也有不收的手續。”

  這位老同志稱,看守所的工作每天都需要戰戰兢兢地對待,2015年8月正是看守所迎接創建的階段:“如履薄冰,成天戰戰兢兢,還敢不出手續?三個罪犯來,我收另外兩個的,不收這一個的,我們瘋了?這不符合邏輯,是不可能的。再説,那個時候正是創建的時候,我們怎麼敢幹這種事?”

  中國之聲記者查詢注意到,三門峽市看守所公開宣稱多年實現監所零事故、隊伍零違紀的“雙零”目標,享有全省先進典範、全國看守所示範單位等多項榮譽。法院的説法和看守所的説法,哪個是真的?三門峽市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16日稱,會儘快安排看守所的同志給出正式答覆。

  法律界人士:看守所拒收罪犯在不少地方存在

  楊斌律師指出,根據她擔任公訴人多年的辦案經歷,司法實踐中,看守所拒絕收押有看管風險的罪犯,在各地都一定程度存在。然而,罪犯長期處於未羈押的狀態,危害社會的風險較大。她表示,罪犯申請暫予監外執行,必須要在先收監的基礎上:“判實刑的話,就在宣讀判決的那一天,罪犯要馬上收監的。這是一個被判了實刑的人,結果他在外面,沒有任何法律手續。”

  此外,多位法律界人士稱,法院已判決的罪犯“送監難”在各地一定程度存在,廣東省韶關市中院曾向媒體介紹,韶關兩級法院在刑事案件審理過程中,屢屢出現看守所、監獄部門以罪犯患有嚴重疾病為由拒絕對病犯收押、收監的情況。一些刑事審判法官指出,目前看守所對罪犯不予收監所依據的是1990年施行的《看守所條例》,該條例中對犯罪嫌疑人、罪犯不予收押的依據較為籠統,沒有細化。看守所對相關條款擴大解釋,導致應當收監執行刑罰的案犯得不到應有的處罰。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宋英輝也告訴中國之聲記者,看守所拒收罪犯的現象已存在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其他地方調研也有這個問題。就是包括看守所包括監獄,有的就不願意收。這個是有問題,其實很久就有這個問題就一直沒有解決現在。”

  爭議核心:被問責法官在楊文鵬故意傷害案中該負多大責任?

  同時,此案更引人關注的是,脫管罪犯楊文鵬再犯新罪,本應監管罪犯刑罰執行的主審法官張波瑞未被問責,因申請材料不齊全拒不受理楊文鵬申請監外執行材料的法官張曉紅,卻成了唯一被問責的責任人。那麼,究竟該如何看待這起瀆職案件中的司法責任?

  楊斌律師和宋英輝教授均認為,張曉紅涉嫌玩忽職守案,目前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階段的法定期限超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應該追責。楊斌律師指出:“審查起訴的期限就是兩次退查,三次延期,就必須對這個案子有一個説法,要麼不起訴,要麼送到法院去審判,這個完全可以追責。”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宋英輝分析指出,此案面臨的局面,檢察機關壓力也比較大:“超期現在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覺得現在檢察院壓力可能也是比較大的。檢察院自己他也是認為這個地方不好處理啊,就拖著。”

  而對於此案涉及的司法責任劃分問題,宋英輝教授認為:“出了這個問題法院肯定是有責任,但是法院裏面的具體有哪些人來承擔,還是要看看法院他自己的分工。我感覺幾個方面可能都有,包括刑庭的審案子的法官,她移送好幾次都是手續不全。另外就是看守所。”

  曾經在檢察院擔任公訴人多年的楊斌律師認為,脫管罪犯楊文鵬再犯新罪,單獨讓張曉紅承擔刑事責任有失公平:“就讓這個審監庭庭長一個人背這個責任,我覺得可能不是很公平,包括少年庭庭長、法院的領導、看守所都有責任。”

  根據中國之聲記者掌握的文件,靈寶法院主管審監庭的院領導張克民,曾被靈寶法院黨組以執行黨組決定不力為由,要求其寫出書面檢查,並對其誡勉談話。

  中國之聲的報道在昨天播出後,引起網友較大關注。值得追問的是,罪犯楊文鵬移送看守所,有著全省先進典型殊榮的三門峽市看守所是否存在拒收而又不出具手續?當時和楊文鵬案一起申請暫予監外執行的其他幾名罪犯,是否真的有病,目前刑罰執行情況如何?權威部門應啟動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