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汶川十年:672名安康家園地震孤困孩子將再聚首

2018-4-16 08:03:25

來源:封面新聞 作者:杜江茜 殷航 雷遠東 選稿:費一妍

  原標題:“我們長大了” 672名安康家園地震孤困孩子十年後將再聚首

圖片説明:胡園長與孩子們一起唱歌

  成都雙流,安康家園的一方小院裏,花開正盛。世事變遷,對這個為了“5‧12”汶川大地震震區孤困兒童而誕生的家園而言,時間的力量,舉重若輕。

  曾經,這裡聚集672個震區的孩子,入園時,他們最大的19歲,最小的僅4歲。地震前,他們有的是小鎮富裕人家的孩子,有的是光腳奔跑在田埂上的“淘氣蛋”,還有的已經開始分擔家務,照顧弟妹。

  地震後,他們的命運,交匯在安康家園。彼時,對這群失去親人,或本就無依的孩子而言,向前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事。在這個新家,他們有了“安康媽媽”“安康爸爸”,有了肝膽相照的姐妹兄弟。生活歸於平靜,帶著或深或淺的傷痕,他們讀書、升學、離開,成為將命運握在自己手中的“大人”。

  3月驚蟄,春和景明,一封呼喚相聚的邀請函,再次將這672名孩子聯繫在一起。“我們長大了”——在邀請函中,那些被照片定格的瞬間在呼喚:孩子們回家看看吧。

  “爸爸”的呼喚

  “今年5月9日回家,孩子們”

  對於安康家園園長胡源忠而言,從邀請函發出去的那天開始,期盼——就成為他最近生活的關鍵詞,“想娃兒些都回來。”

  這是4月的一個午後,坐在陽光明媚的小院裏,胡源忠聲音洪亮,笑聲爽朗。從部隊轉業前,他曾任武警成都指揮學院擒敵術教練,也曾執教女子特警隊多年。在安康家園的孩子手機裏,他是“胡爸爸”、“胡園長叔叔”,是安康家園的大家長。

  “我是2009年7月來的這裡,一直待到現在。”如今,胡源忠能清楚回憶起這裡的每一個節點和故事。

  十年前,“5‧12”汶川大地震後,在全國婦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的倡議下,由山東日照鋼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捐資,專為四川震區孤困兒童建設的安康家園在日照市誕生。到2008年5月底,安康家園共接收震區孤困兒童712名。第一年,他們大多數在日照安康家園學習生活。

  2009年,雙流新建的安康家園落成,生活在日照安康家園的學生全部被轉移到雙流。到當年7月30日,除高中已畢業或已找到父母的孩子外,雙流安康家園共接收災區餘下孤困兒童672名。

  在這裡,孩子們被分別安置在各個小學、中學讀書,而安康家園,就是他們在成都的家。

圖片説明:目前安康家園還剩48名孤困兒童,部分孩子合影

  時間向前,孩子們在長大。如今的安康家園,大多數時候都是靜默的。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離開,目前只余48名孤困兒童,其中最小的已是初中生,還有20名普高學生和23名職高學生。

  “今年是地震後十年,我們這些安康人,想這些孩子們。”在胡源忠建立的微信群裏,有越來越多的安康家園孩子加入,“今年5月9日回家,孩子們!”這位“胡園長爸爸”,一遍遍邀請著。

  一張大合照

  這是672名地震孤困孩子的家

  初到安康家園的人,如果要為一件事感到觸動的話,那就是笑容。

  在這裡,孩子們的合照被放大到一面墻那麼大,照片中,有換牙的男生俏皮地遮住臉,也有女孩面對著鏡頭大方比“V”,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今年24歲的順歡離開安康家園4年了,她喜歡亮色,笑起來時眼睛會瞇成一條縫。

圖片説明:胡園長髮資訊邀請孩子們回家園

  順歡是當年被送到日照安康家園的孩子之一,“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但完全沒心情關注周圍風景,不想説話。”

  順歡的笑容,是被安康媽媽和小夥伴一起找回來的。

  在日照,她一下飛機便被安康媽媽任玲玲一把抱住,這個性格溫和的媽媽,每天陪著順歡,給她講山東的各種風俗故事。同屋的小夥伴,記憶中的董姐姐,也會在她噩夢驚醒後,一遍遍告訴她“沒事,沒事,要堅強。”

  去日照的孩子中,當時才10歲的張森在安康家園度過了自己的11歲生日,地震中失去母親和繼父後,這個經常貪玩不做作業的“淘氣蛋”一夜長大。照顧他的安康媽媽張濤,個性和他親生媽媽相似,會監督他做作業,也會在他生病時,寸步不離地守在身邊。

圖片説明:放學回家孩子的手受傷了,“劉玉媽媽”給孩子檢查傷情。

  給孩子們一個家——回到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後,這裡有具備教育、心理、護理經驗或文體特長的“安康媽媽”88人,專職負責這些孩子們的學習、生活。順歡記得,回到成都後,自己的安康媽媽吳水仙是個不折不扣的“虎媽”,每天都會坐在孩子們的寢室門口,一邊打毛線,一邊監督他們做作業,“還會時不時過來檢查下,確認我們沒有開小差。”

  在安康孩子心中,最珍貴的遇見還有身邊一起長大的夥伴。相似的經歷和相同的生活環境,讓他們更能理解、體諒對方。和順歡同寢的汪琳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學霸,2014年她考上廈門大學,現在已經被保研。“老汪那時會把她的筆記全部攤開,然後給我們講功課。”

  我們長大了

  孩子們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到今天,園長胡源忠最自豪的事,就是安康家園出去的孩子,沒有一個幹了違法亂紀的事,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胡園長叔叔説的,掙多少錢不重要,當多大官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堅守社會秩序,還有道德底線。”張森記得這些成長過程中一遍遍重復的囑託,其他的孩子,也都銘記於心。

  十年間,安康家園已先後有624名孩子高中畢業,其中282人考上大學、342人職高畢業或就業或參軍,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和社會有用人才。

圖片説明:孩子們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在或淺或深的傷痕上,開出成長的花。”——胡源忠十年來的最大願望,似乎已經實現。

  2012年,北大六院的心理專家再次應邀來到安康家園,第六次對孩子們進行全面的心理狀況評估,評估結果顯示,經歷天災人逝雙重驚駭的災區孤困兒童,在安康家園生活學習2—4年後,他們的心理康復創造了在短時間內心理障礙總檢率、兒童PTSD患病率和兒童重症抑鬱患病率低於國際平均水準的佳績,達到普通人群的百分比,創造了康復的奇跡。

  奇跡創造的背後,是日夜分秒的努力。

  安康媽媽李書曼從開園之初就在這裡工作,對她而言,孩子就是孩子,他們對周圍的環境很敏感。於是,在和其他安康媽媽一起商量後,她們覺得不能把這群孩子當成脆弱的水晶花,而要“一般化”對待。

圖片説明:安康家園孩子們的寢室墻壁上寫滿了各種勵志的話。

  沒有刻意逃避話題,安康家園每年都會對孩子進行地震知識普及、災難逃生教育。在學校,老師們會對安康班的學生更加關心,但在學業和品德教育上,絕不放鬆。

  “在安康家園的幾年,幫我塑造了正確的三觀和強大的內心。”張森沒有主動對別人説起過自己在地震中的經歷,因為他覺得沒必要,“傷疤結疤的地方最堅強,但是也沒必要總是拿出來看。”

  如今,在安康家園的墻上,貼著孩子們十年前和現在的對比照片,那是他們成長的足跡——他們都在結疤的地方,開出了成長的花。

上一篇稿件

汶川十年:672名安康家園地震孤困孩子將再聚首

2018年4月16日 08:03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我們長大了” 672名安康家園地震孤困孩子十年後將再聚首

圖片説明:胡園長與孩子們一起唱歌

  成都雙流,安康家園的一方小院裏,花開正盛。世事變遷,對這個為了“5‧12”汶川大地震震區孤困兒童而誕生的家園而言,時間的力量,舉重若輕。

  曾經,這裡聚集672個震區的孩子,入園時,他們最大的19歲,最小的僅4歲。地震前,他們有的是小鎮富裕人家的孩子,有的是光腳奔跑在田埂上的“淘氣蛋”,還有的已經開始分擔家務,照顧弟妹。

  地震後,他們的命運,交匯在安康家園。彼時,對這群失去親人,或本就無依的孩子而言,向前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事。在這個新家,他們有了“安康媽媽”“安康爸爸”,有了肝膽相照的姐妹兄弟。生活歸於平靜,帶著或深或淺的傷痕,他們讀書、升學、離開,成為將命運握在自己手中的“大人”。

  3月驚蟄,春和景明,一封呼喚相聚的邀請函,再次將這672名孩子聯繫在一起。“我們長大了”——在邀請函中,那些被照片定格的瞬間在呼喚:孩子們回家看看吧。

  “爸爸”的呼喚

  “今年5月9日回家,孩子們”

  對於安康家園園長胡源忠而言,從邀請函發出去的那天開始,期盼——就成為他最近生活的關鍵詞,“想娃兒些都回來。”

  這是4月的一個午後,坐在陽光明媚的小院裏,胡源忠聲音洪亮,笑聲爽朗。從部隊轉業前,他曾任武警成都指揮學院擒敵術教練,也曾執教女子特警隊多年。在安康家園的孩子手機裏,他是“胡爸爸”、“胡園長叔叔”,是安康家園的大家長。

  “我是2009年7月來的這裡,一直待到現在。”如今,胡源忠能清楚回憶起這裡的每一個節點和故事。

  十年前,“5‧12”汶川大地震後,在全國婦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的倡議下,由山東日照鋼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捐資,專為四川震區孤困兒童建設的安康家園在日照市誕生。到2008年5月底,安康家園共接收震區孤困兒童712名。第一年,他們大多數在日照安康家園學習生活。

  2009年,雙流新建的安康家園落成,生活在日照安康家園的學生全部被轉移到雙流。到當年7月30日,除高中已畢業或已找到父母的孩子外,雙流安康家園共接收災區餘下孤困兒童672名。

  在這裡,孩子們被分別安置在各個小學、中學讀書,而安康家園,就是他們在成都的家。

圖片説明:目前安康家園還剩48名孤困兒童,部分孩子合影

  時間向前,孩子們在長大。如今的安康家園,大多數時候都是靜默的。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離開,目前只余48名孤困兒童,其中最小的已是初中生,還有20名普高學生和23名職高學生。

  “今年是地震後十年,我們這些安康人,想這些孩子們。”在胡源忠建立的微信群裏,有越來越多的安康家園孩子加入,“今年5月9日回家,孩子們!”這位“胡園長爸爸”,一遍遍邀請著。

  一張大合照

  這是672名地震孤困孩子的家

  初到安康家園的人,如果要為一件事感到觸動的話,那就是笑容。

  在這裡,孩子們的合照被放大到一面墻那麼大,照片中,有換牙的男生俏皮地遮住臉,也有女孩面對著鏡頭大方比“V”,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今年24歲的順歡離開安康家園4年了,她喜歡亮色,笑起來時眼睛會瞇成一條縫。

圖片説明:胡園長髮資訊邀請孩子們回家園

  順歡是當年被送到日照安康家園的孩子之一,“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但完全沒心情關注周圍風景,不想説話。”

  順歡的笑容,是被安康媽媽和小夥伴一起找回來的。

  在日照,她一下飛機便被安康媽媽任玲玲一把抱住,這個性格溫和的媽媽,每天陪著順歡,給她講山東的各種風俗故事。同屋的小夥伴,記憶中的董姐姐,也會在她噩夢驚醒後,一遍遍告訴她“沒事,沒事,要堅強。”

  去日照的孩子中,當時才10歲的張森在安康家園度過了自己的11歲生日,地震中失去母親和繼父後,這個經常貪玩不做作業的“淘氣蛋”一夜長大。照顧他的安康媽媽張濤,個性和他親生媽媽相似,會監督他做作業,也會在他生病時,寸步不離地守在身邊。

圖片説明:放學回家孩子的手受傷了,“劉玉媽媽”給孩子檢查傷情。

  給孩子們一個家——回到成都雙流安康家園後,這裡有具備教育、心理、護理經驗或文體特長的“安康媽媽”88人,專職負責這些孩子們的學習、生活。順歡記得,回到成都後,自己的安康媽媽吳水仙是個不折不扣的“虎媽”,每天都會坐在孩子們的寢室門口,一邊打毛線,一邊監督他們做作業,“還會時不時過來檢查下,確認我們沒有開小差。”

  在安康孩子心中,最珍貴的遇見還有身邊一起長大的夥伴。相似的經歷和相同的生活環境,讓他們更能理解、體諒對方。和順歡同寢的汪琳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學霸,2014年她考上廈門大學,現在已經被保研。“老汪那時會把她的筆記全部攤開,然後給我們講功課。”

  我們長大了

  孩子們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到今天,園長胡源忠最自豪的事,就是安康家園出去的孩子,沒有一個幹了違法亂紀的事,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胡園長叔叔説的,掙多少錢不重要,當多大官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堅守社會秩序,還有道德底線。”張森記得這些成長過程中一遍遍重復的囑託,其他的孩子,也都銘記於心。

  十年間,安康家園已先後有624名孩子高中畢業,其中282人考上大學、342人職高畢業或就業或參軍,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和社會有用人才。

圖片説明:孩子們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在或淺或深的傷痕上,開出成長的花。”——胡源忠十年來的最大願望,似乎已經實現。

  2012年,北大六院的心理專家再次應邀來到安康家園,第六次對孩子們進行全面的心理狀況評估,評估結果顯示,經歷天災人逝雙重驚駭的災區孤困兒童,在安康家園生活學習2—4年後,他們的心理康復創造了在短時間內心理障礙總檢率、兒童PTSD患病率和兒童重症抑鬱患病率低於國際平均水準的佳績,達到普通人群的百分比,創造了康復的奇跡。

  奇跡創造的背後,是日夜分秒的努力。

  安康媽媽李書曼從開園之初就在這裡工作,對她而言,孩子就是孩子,他們對周圍的環境很敏感。於是,在和其他安康媽媽一起商量後,她們覺得不能把這群孩子當成脆弱的水晶花,而要“一般化”對待。

圖片説明:安康家園孩子們的寢室墻壁上寫滿了各種勵志的話。

  沒有刻意逃避話題,安康家園每年都會對孩子進行地震知識普及、災難逃生教育。在學校,老師們會對安康班的學生更加關心,但在學業和品德教育上,絕不放鬆。

  “在安康家園的幾年,幫我塑造了正確的三觀和強大的內心。”張森沒有主動對別人説起過自己在地震中的經歷,因為他覺得沒必要,“傷疤結疤的地方最堅強,但是也沒必要總是拿出來看。”

  如今,在安康家園的墻上,貼著孩子們十年前和現在的對比照片,那是他們成長的足跡——他們都在結疤的地方,開出了成長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