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海口再現大規模違法放生 涉二級國保動物當地正調查

2018-2-14 16:20:02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刁凡超 選稿:成昭遠

原標題:海口再現大規模違法放生 涉二級國保動物當地正調查

  東方網2月14日消息:2月13日,據海口市當地誌願者爆料,近日海口市出現大規模違法放生活動,涉及水生、陸生野生動物種數眾多,其中不乏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玳瑁和各種海龜。

  志願者武先生告訴澎湃新聞,放生地點一般在海口美蘭區新埠島附近海岸,海口秀英區美安鎮,海口瓊山區白石溪三處,“基本每天都放生,每天換不同的地方。有的時候到海南省萬寧市興隆植物園。”

  據武先生介紹,2月8日下午的放生,放生人員大概有20人,共有船隻兩艘,船上並印有南海福慧字樣,邊防武警勒令他們停船接受調查,但並未阻止他們的放生活動,“大多數生物基本就近倒入了海中,其中也包含部分死去的水生生物。”

  而在武警走後,又一批放生人員駕駛船隻開船出海放生,從組織者當日發佈的明細可見,當日共放生水生生物1000余只,其中備註的海龜即是玳瑁,屬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共放生3隻。

  2月13日下午,海口市林業局行政執法支隊韓姓隊長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説,這些被放生的野生動物有些是養殖的,有些不是本地的,“此類動物都不能隨意放生,這種放生活動對野生動物造成極大傷害,惡性迴圈,有了市場,會捉捕更多的野生動物,要堅決取締此類放生活動。”

  而在2017年1月1日起實施的新版《野生動物保護法》也對隨意放生有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對此,該韓姓隊長表示,水生動物歸海洋與漁業部門管,對於陸生野生動物將根據線索派員進行查處。

  自稱每日放生所獲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

  在海口市,這些放生活動早已不是新聞,據央視新聞2017年1月8日報道,由於大規模放生,海口海灘曾出現成群活蛇、死海鰻,這些放生動物難以存活,也給當地生態環境帶來隱患,導致外來物種入侵,而放生熱背後是一本萬利的放生“産業鏈”。

  以此次組織放生活動的“南海福慧放生供僧群”為例,該組織已在當地組織放生十餘年。

  “南海福慧放生供僧群”官方簡介稱,該群2011年成立,每日放生小組2007年8年前成立,“以海南長夏無冬的氣候優勢,尤其為寒冷冬季不方便放生的善友們提供各種方便。所有的成員以涓涓細流的方式,每天堅持放生海、陸、空各類物命……放生群每天都有小放生,週末有中型放生,大放生群裏會提前反覆通知。”

  2016年12月23日至2017年1月28日春節期間,“南海福慧放生供僧群”甚至組織了海陸空大放生、供奉龍王壇城新年祈福活動。

  而根據該組織公開的部分放生明細顯示,放生一隻中海龜單價可達3500元,每日因放生所獲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

  新《野生動物保護法》禁亂放生

  從放生名單可見,很多物種是野外抓來的,因為部分物種並不具備人工繁殖的條件。而南海熱帶海洋生物及病害研究所的專家則表示,在三亞鳳凰島海面這幾年忽然出現許多胖胖的海龜,“一看就知道是經人工養殖而放生的,産業鏈很長。”

  2017年1月1日起實施的新版《野生動物保護法》對放生活動明確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將野生動物放生至野外環境,應當選擇適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當地物種,不得干擾當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産,避免對生態系統造成危害。

  “隨意放生野生動物,造成他人人身、財産損害或者危害生態系統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國家林業局相關負責人在對該規定進行解釋時説,“對於‘放生’也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在市場上買的外來物種的放生,如巴西龜和一些魚類,這種放生是禁止的,而且還設定了罰責,對隨意放生外來物種構成刑事犯罪的,還要給予刑罰處理。當地物種同樣不得隨意放生,而且不能對當地生産、生活造成影響,否則也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海口再現大規模違法放生 涉二級國保動物當地正調查

2018年2月14日 16:20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海口再現大規模違法放生 涉二級國保動物當地正調查

  東方網2月14日消息:2月13日,據海口市當地誌願者爆料,近日海口市出現大規模違法放生活動,涉及水生、陸生野生動物種數眾多,其中不乏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玳瑁和各種海龜。

  志願者武先生告訴澎湃新聞,放生地點一般在海口美蘭區新埠島附近海岸,海口秀英區美安鎮,海口瓊山區白石溪三處,“基本每天都放生,每天換不同的地方。有的時候到海南省萬寧市興隆植物園。”

  據武先生介紹,2月8日下午的放生,放生人員大概有20人,共有船隻兩艘,船上並印有南海福慧字樣,邊防武警勒令他們停船接受調查,但並未阻止他們的放生活動,“大多數生物基本就近倒入了海中,其中也包含部分死去的水生生物。”

  而在武警走後,又一批放生人員駕駛船隻開船出海放生,從組織者當日發佈的明細可見,當日共放生水生生物1000余只,其中備註的海龜即是玳瑁,屬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共放生3隻。

  2月13日下午,海口市林業局行政執法支隊韓姓隊長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説,這些被放生的野生動物有些是養殖的,有些不是本地的,“此類動物都不能隨意放生,這種放生活動對野生動物造成極大傷害,惡性迴圈,有了市場,會捉捕更多的野生動物,要堅決取締此類放生活動。”

  而在2017年1月1日起實施的新版《野生動物保護法》也對隨意放生有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對此,該韓姓隊長表示,水生動物歸海洋與漁業部門管,對於陸生野生動物將根據線索派員進行查處。

  自稱每日放生所獲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

  在海口市,這些放生活動早已不是新聞,據央視新聞2017年1月8日報道,由於大規模放生,海口海灘曾出現成群活蛇、死海鰻,這些放生動物難以存活,也給當地生態環境帶來隱患,導致外來物種入侵,而放生熱背後是一本萬利的放生“産業鏈”。

  以此次組織放生活動的“南海福慧放生供僧群”為例,該組織已在當地組織放生十餘年。

  “南海福慧放生供僧群”官方簡介稱,該群2011年成立,每日放生小組2007年8年前成立,“以海南長夏無冬的氣候優勢,尤其為寒冷冬季不方便放生的善友們提供各種方便。所有的成員以涓涓細流的方式,每天堅持放生海、陸、空各類物命……放生群每天都有小放生,週末有中型放生,大放生群裏會提前反覆通知。”

  2016年12月23日至2017年1月28日春節期間,“南海福慧放生供僧群”甚至組織了海陸空大放生、供奉龍王壇城新年祈福活動。

  而根據該組織公開的部分放生明細顯示,放生一隻中海龜單價可達3500元,每日因放生所獲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

  新《野生動物保護法》禁亂放生

  從放生名單可見,很多物種是野外抓來的,因為部分物種並不具備人工繁殖的條件。而南海熱帶海洋生物及病害研究所的專家則表示,在三亞鳳凰島海面這幾年忽然出現許多胖胖的海龜,“一看就知道是經人工養殖而放生的,産業鏈很長。”

  2017年1月1日起實施的新版《野生動物保護法》對放生活動明確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將野生動物放生至野外環境,應當選擇適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當地物種,不得干擾當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産,避免對生態系統造成危害。

  “隨意放生野生動物,造成他人人身、財産損害或者危害生態系統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國家林業局相關負責人在對該規定進行解釋時説,“對於‘放生’也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在市場上買的外來物種的放生,如巴西龜和一些魚類,這種放生是禁止的,而且還設定了罰責,對隨意放生外來物種構成刑事犯罪的,還要給予刑罰處理。當地物種同樣不得隨意放生,而且不能對當地生産、生活造成影響,否則也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